-

忽然捱了四槍的馬逵,因為兩隻腳踝已然化作爛泥、整個人轟然倒地。

而他下意識還想用雙手去支撐倒下的身體,可是他卻忘了,此時他哪裡還有雙手,不過就是兩根血肉模糊的骨頭架子罷了。

所以,當他用斷了的手腕創口,去支撐自己轟然倒下的身體時,巨大的重力,給他兩條手腕帶來了巨大的衝擊與疼痛,疼得他如同一隻剛被釣上來的金槍魚,整個人在地麵上拚了命的胡亂撲騰,慘叫不止。

大量的鮮血,隨著他的劇烈掙紮,噴灑得到處都是。

旁邊的阿亮因為離得太近,而被馬逵的血濺了一臉一身,整個人頓時嚇得雙腿發軟,控製不住的跪在地上。

馬逵雖然劇痛難忍,但還是掙紮著向葉辰哀求道:“葉先生,您看我現在已經是個廢人了,我求您看在我今年已經六十多歲的份上,饒我一條狗命……”

葉辰皺了皺眉,反問道:“這麼長時間以來被你坑害的那些同胞,有冇有跪下來求你饒他們一命?如果有的話,那你又是怎麼做的呢?”

馬逵一下子不知如何回答。

這些年來,死在他們手裡的同胞數不勝數。

幾乎每一個被害人都會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自己能夠高抬貴手。

可是自己從來冇有為任何一個人心軟過。

一想到自己一直以來的一貫殘忍,馬逵似乎已經能夠預見自己的未來。

他心裡明白,自己今日,恐怕必死無疑。

就在這個時候,葉辰開口說道:“如果我隻是殺了你,想來那些被你殘害無辜同胞泉下有知,一定會覺得不夠解恨,所以你放心,在你死之後,我還會繼續讓你血債血償。”

馬逵整個人聽得有些目瞪口呆,因為他實在想不明白,若是自己死了,葉辰還怎麼繼續讓自己血債血償的,他總不能將自己碎屍萬段吧?

就在他內心,不得其解的時候,葉辰開口對一旁的萬破軍說道:“破軍,調查一下他所有的資料背景,把他所有的直係親屬全部都翻出來,然後再調查一下他的那些直係親屬,這些年與他之間的財務賬目往來,隻要他直係親屬中的任何一個成年人花過他賺來的黑心錢,就把那個人給我綁到敘利亞去,十八到七十歲之前,不分男女、一視同仁!我要讓其在敘利亞勞作一輩子,以此來替他償還這筆血債!”

萬破軍不假思索的恭敬說道:“好的葉先生,屬下這就安排人著手調查!”

馬逵一聽這話,頓時崩潰的嚎啕大哭。

他與梅玉珍、徐見喜幾乎一樣,都是一個人在外賺錢,養活家中一大家人。

不過他比梅玉珍、徐見喜強的是,他早就已經賺到錢把家人接到了北美,並且順利拿到了加拿大的國籍。

他有三個兒子,老大已經三十多歲,目前正在多倫多一家跨國公司工作,已經成家立業,他的二兒子年初纔剛剛結婚,至於他的三兒子,今年夏天就要從大學畢業、步入社會。

這幾個兒子,雖然都算不上什麼傑出人才,但得益於西方國家更高的人均教育資源,以及馬逵的鈔能力,他們每個人都順利讀完了大學。

若是按照葉辰剛纔所說的方案,馬逵這三個兒子,往後餘生就隻能在敘利亞勞作,以此來為馬逵償還血債。

馬逵怎忍心拖累三個兒子,哭著哀求葉辰:“葉先生……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俗話說禍不及家人,哪怕您現在殺了我,我都冇有半點怨言,隻求您放過我的家人一馬,求求您了……”

葉辰冷笑一聲,問他道:“你聽說梅玉珍和徐見喜的事兒了嗎?”

馬逵一臉迷茫的搖了搖頭。

自從馬嵐出事,這兩人就人間蒸發了,馬逵也根本聯絡不上。

不過馬逵心裡也很清楚,這肯定是梅玉珍主動斷掉了與外界的聯絡,與梅玉珍合作多年,馬奎對她還是很瞭解的。

所以,馬逵對梅玉珍和徐見喜家中發生的事情,並冇有任何耳聞。葉辰見他一臉迷茫,便淡淡說道:“他們的家人都因為洗錢罪被警方抓獲,而他們的非法所得,也基本上都被依法查封了,也就是說他們兩個為非作歹這麼多年,賺到的那點黑心錢,基本上都煙消雲散了,你看,二十年努力化為泡影不說,還把親人連累進了監獄,值得嗎?”

馬逵心裡惶恐至極,而葉辰頓了頓,繼續說道:“不過他們的家人不會被監獄判刑太久,所以我會在他們出獄之後,把他們也弄到敘利亞去,到時候你們三個人的家人還可以在那邊碰麵。”

馬逵聽的瞠目結舌,冇想到葉辰竟然還能乾出如此斷子絕孫的事情,如此的話,這兩家人豈不就徹底完蛋、永無翻身之日了?!

就在他驚恐無比的時候,葉辰笑著說道:“挺好啊,你們三個人姑且也能算作是一種同事關係,而你們這種同事關係,在你們死後也會傳承給你們的後人們,說不定將來你兒子在敘利亞挖防空洞的時候就會遇到一個新來的小子,那小子就是梅玉珍的兒子,到時候他們兩個人一起在敘利亞挖防空洞,好不容易每天工作最少十二個小時,好不容易休息了,就可以在一起聊一聊他們父母親的光輝事蹟,想來也確實有點兒意思。”

馬逵整個人已然崩潰,他哭著說道:“葉先生……千錯萬錯都是我一個人的錯……我求求你,不要讓我的妻兒老小為我的錯誤買單,我大孫子纔剛上小學,你不能連孩子也不放過啊!”

說著,葉辰一臉善意的提醒道:“哦,對了,你放心,如果你的直係親屬還未成年,我是肯定不會對他動手的,我會給他一個正常長大成人的機會。”

說到這兒,葉辰話鋒一轉,又道:“不過我要把醜話說在前麵,一旦他成年了,我雖然不會再秋後算賬、把他抓回敘利亞,但我會將你的所作所為,告知他身邊接觸到的每一個人!”

“包括但不限於他的同學、朋友、老師以及未來的另一半!”

“我要讓他們都知道,他擁有一個怎樣的長輩,這樣一來,他很可能因為你的所作所為一輩子都在人前抬不起頭,從而使他一輩子都在心裡對你恨之入骨!”

“我還會讓我的手下告訴他,隻要他還選擇姓馬,無論他的人生躲藏到哪裡,我都讓他逃不開你的陰霾,除非他願意徹底改姓,從此隱姓埋名!”

“到那個時候,你的孫子,會以隨了你的姓為恥,他會改姓,他的孩子也一樣會和他一樣改姓,到時候,你這一脈就斷了!你死之後,隻會有人恨你,不會有人惦記你,你馬家一脈將徹底斷掉,隻留下你的一世罵名!”

馬逵聽的頭皮發麻,他整個人歇斯底裡的脫口吼道:“你不能這麼做!你不能這麼對一個孩子!這麼做是不人道的!現在已經是21世紀了,不是古代那種抄家連坐的年代了!你這麼做,跟野蠻人有什麼區彆?!”

葉辰哼笑一聲,淡淡道:“不好意思,我葉辰行事一貫如此!文明的手段,隻會讓你懊惱自己的不小心,但不會讓你反思和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而我,就是要讓你真真正正為你的所作所為感到後悔,但我偏偏不會給你重來,或者改過的機會!我要讓你死前的每一秒,都充滿無儘的痛苦!”-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葉辰蕭初然小說大結局,葉辰蕭初然小說大結局最新章節,葉辰蕭初然小說大結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