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九十八——變異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當時在密林外,我是見識過這兩個祭祀聯手施法的合擊威力,那時候幾乎力竭的我靠著傷口的痛感刺激著自己的身體和神經,才能夠勉強突出重圍。

現在在這密林中,一旦祭祀出手施法,無論是人馬射手、人頭蜘蛛們包括現在疲憊的我,恐怕都冇法應付這個情形。

躲在樹後的看守們想要投擲長矛來擺脫女射手的壓製,但是剛一露頭便中了一箭,其他幾個看守見狀也不敢造次,隻能繼續藏著,他們都在寄希望於祭祀能夠打破這個僵局。

現在的我們牢牢占據優勢,如果一旦祭祀對周圍埋伏的人馬們出手,形勢可以很快就會被逆轉。

我用靈體召溜溜他們過來堵住他們的退路,並幫我一起對付這最難纏的對手。

突然間,大地又開始震動,我棲身的這棵樹也開始搖搖晃晃,祭祀們已經在施法。

我居高臨下的搜尋著祭祀的蹤跡,而隨著震動,遠處也傳來了人馬們的驚呼。人馬射手們驚慌失措,冇法保持平衡,自然也冇法瞄準。

趁此機會,僅剩的幾個看守向著射手的幾個方向衝過去,然而大地的震動也影響著他們,隻能一邊閃避一邊前行。

而此時正是我和小白毛他們說好的,一旦有這類異動,立刻抽身後撤,不能跟這些人正麵交鋒。

看守們在震動崩裂的地上靈活的閃避著,而似乎是第一次見這種情形的人馬們十分慌張,四隻蹄子需要更多空間來保持平衡,現在是已經有些站立不穩了,搖搖晃晃的轉身後撤。

僅剩的幾個看守見此情況,覺得這是的大好機會,朝著各自的方向的人馬追了出去,僅留下一個高大的看守在這。

我用靈體與溜溜溝通,試圖通過他們的襲擾,找到祭祀的身形,現在我隻知道祭祀一定在密林入口與我之間的某個樹下藏匿著。

“主人,我們四個衝進來了“,話音剛落,從密林外方向竄出四隻人頭蜘蛛,朝著各自的前方區域的大樹盲目的噴塗著蛛絲和毒液,幾乎地毯式的搜尋幾乎就要讓兩個祭祀無處遁形。

似乎倆個祭祀也並不是有著無限施放法術的能力,在此之前他們從密林到小溪河畔,再到這裡,他們也無力再施放法術了,這時大地的震動也漸漸停止了。

而此時留守此地的那個高大看守悄悄摸了過來,看著前方四隻人頭蜘蛛,也不敢硬上,於是躲在遠處的一棵樹後等待時機。

祭祀很清楚了自己的處境,繼續龜縮著遲早會被蛛絲纏住,或是被毒液做個毀容手術。

他們於是準備放手一搏,但專精法術的他們麵對龐然大物的人頭蜘蛛時並冇有太多能力反抗。

人頭蜘蛛們漸漸接近了祭祀藏身的大樹,噴射的毒液在樹乾上流過,發出嗞嗞的聲音。

這兩個祭祀再也冇法忍耐,兩人分彆朝著不同的方向逃開,其中一人往我這個方向跑來,另一個則是跑向剛纔看守藏匿的位置。

人頭蜘蛛發現了兩人的身影,立刻分成兩隊追擊,並不斷噴出蛛絲和毒液。我潛伏在樹上已經休息了片刻,體力恢複了少許,於是在祭祀從樹下跑過時,趁他不備從樹上躍下,將匕首插進了他的身體。

人頭蜘蛛們反應過來,轉頭奔向另一個祭祀。而此時的祭祀已經隻剩下半幅身子,不停的抽動著。

他被噴塗的蛛網纏住後,一口毒液結結實實落在他的身上。旁邊的這個壯碩的看守本已經衝出來救援,但是已經為時已晚,眼看著祭祀倒在前麵。

眼前隻剩下這個看守孤軍奮戰。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看守目光如炬的盯著我,手中的長矛牢牢握在手裡。

“狡詐惡毒,這些都是你們的圈套!”說完,看守的直直的向我衝了過來!

周圍的蜘蛛衝上去想要截住他,竟被他左閃右避躲了過去,甚至還用長矛卸下了幾條蜘蛛腿。

意識到跟他的戰鬥避無可避,我反手握緊匕首集中精神防備著,從剛纔了表現來看,這個看守的身手和其他幾個完全不一樣。

或許這個就是看守隊長,連祭祀都誇讚的人。

長矛直取我麵門,我敏捷的閃身避過,冇想到他竟能收力,將長矛橫掃,頓時一股大力拍在我的肋骨之上,也不知道斷了幾根骨頭。

我嘴裡有甜絲絲的血腥之氣。

見我被打飛出去,溜溜和其他三個人頭蜘蛛圍了上來,蛛網,蜘蛛毒液朝著看守射去。

看守竟然緊靠著敏捷的身手,將這一波攻擊全數閃避。

人頭蜘蛛似乎也是第一次看見這種猛人,頓時有些慌張,第二波攻擊又招呼上去。

麵對被更加密集的蛛網和毒液,這次的看守冇有那麼幸運了。雙腿被蛛網鎖住動彈不得,身上紅袍也沾上些毒液,千瘡百孔。

我見此情形放下心來,此時他已經是甕中之鱉,隻能任由宰割了。

我企圖站起身,但是此時鑽心的劇痛令我再一次倒了下去!

溜溜趕緊過來檢視我的情況,“主人你傷到哪了?還能說話嗎?”

突然看守那邊異變陡生,他咆哮著撕掉破爛的紅袍,露出了自己的真身,而隨著這聲淒厲咆哮,他的身體也在變異。

健碩的身體裡竟然長出樹枝,從後背脊柱逐漸蔓延到全身,形成了一個甲冑,隻留下雙眼露在外麵,兩根樹藤從兩臂手腕破體而出,宛如長鞭,束縛著他雙腳的蛛絲也被他輕易扯斷,擺脫了束縛。

見此情形,兩個人頭蜘蛛往前衝了過去,想要阻擋片刻,我五臟六腑都感覺擰到一起了,無力再奔跑。

溜溜和另一個人頭蜘蛛搭成蜘蛛板車將我拖走。變異的看守揮舞著兩條樹藤,一個橫掃便將一隻人頭蜘蛛拍到一棵大樹上,連帶著大樹也連根翻倒,一個猛砸揮向另一隻,竟硬生生劈成兩半!

解決了兩隻人頭蜘蛛之後,變異看守看了一眼我逃離的方向,然後半屈膝猛地躍起,竟然直接穿過層層樹木的枝葉,跳到了密林上空,緊接著又穿過密集的樹乾,轟的一聲重重的落在地上。

被他蠻力一擊的斷枝殘葉也紛紛落了下來。此時他離我們已經不到30米。隨著嘣的一聲,變異看守再一次躍上高空,我知道落地的時候,離我們就近在咫尺了。

“元初人上!!”我似乎聽到了小白毛的聲音,目光開始快速在林中搜尋,但是下一秒,一聲巨響在我們身後炸開。

變異的看守轟然落地,竟然將兩個人頭蜘蛛震的人仰馬翻,我也摔得在地上打了好幾個滾,我覺得剛纔的傷更重了。

此時的每一秒都令人絕望...

看守一步步走向我,每一步都帶著死亡的氣息。

溜溜和另一個人頭蜘蛛拚命的朝著變異看守噴吐著蛛絲和毒液。

此刻的看守巨大的身軀冇法閃避,隻不過毒液噴在樹枝的甲冑上並冇有將其腐蝕,粘在腳下的蛛絲竟也冇能阻擋他片刻便被扯斷。

他走到我身前,用著嘶啞的聲音說道:“任何威脅祭壇的東西都要被毀掉!你們去死吧!”

說著他變異後碩大的腳踩向我的脖子。

從剛纔他躍起能飛出密林的腳力來看,這一踩的結果必然是身首異處,而我經過剛纔的折騰,已經全然冇法動彈,隻是閉眼等死。

“溫娜,對不起...”

眼看我就要葬身此地,忽然兩聲嗖嗖的聲音傳來,緊接著就是嘶啞的咆哮聲。我睜開眼睛,發現此時的變異看守的眼睛位置插著兩支箭矢。

小白毛!!

我大喜過望,眼前又重新出現了生機。我艱難的蠕動著身體,試圖遠離現在這個發狂了的看守。

溜溜見狀,也衝過來扒拉著我遠離這個威脅。而此時,看守聲音漸漸小了下來,動作也慢慢停下,身體上的樹枝甲冑開始解

體,露出原來的身體模樣,而身上樹枝卻化為一根根利箭一般,由近而遠,激射四周。

危險臨近,溜溜顧不上扒拉了,後足勾著我的袍子就開始拖行。

我已經開始意識恍惚,模糊之間,一根樹枝刺中我的小腿,又是一陣劇痛之下,我一歪頭暈了過去。

恍惚之間,我依然身處在這密林中,周圍都是巨大的樹木,地上和樹乾上都佈滿了大樹的根鬚,就像人體血管一樣密密麻麻,青筋爆起,而樹枝上下垂著長條藤曼,在樹與樹之間交織。

這些樹要經過多少年才能長到如此規模!!我不禁感歎,於是走在佈滿根鬚的地上,用手輕撫感受著樹枝藤條。

突然藤條上的一根根鬚緊緊纏住我的手腕,力道之大,幾乎就要見血,我奮力抽出匕首費力的砍斷這根根鬚。

緊接著腳下的巨大的樹根竟開始如活物一般扭動,樹根的根鬚也爬上我的雙腿緊緊鎖住,頭頂上的藤曼如同一張巨網向我撲來。

腳下斑駁的樹根將我漸漸往地下拉扯,頭上鋪天蓋地的藤曼如同毒蛇般將我纏住,又如利劍般刺入我的身體。

感覺到體內有什麼東西正在被快速的吸食著,我整個身體如同枯萎一般蔫了下去。

體內的藤曼穿透虛弱的身體,從另一端穿出時,竟如同開枝散葉一般,變成了樹枝,樹枝之上又分出更小的樹枝,長出樹葉,且長在快速生長著。

我看著正在擴大的傷口,鮮血還冇流出就被樹枝吸收而去,不一會兒就被形成的一棵小樹壓在身下,身體被地上盤踞的樹跟拖入更深的地底。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