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九十五章——重逢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走出了約麼一裡地,我轉入靈體中,開始召回溜溜。

“溜溜你在嗎?”我等待著答覆,現在能幫助我的可能就隻有溜溜了。

“主人我們在這”,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從遠處傳來,溜溜和其他五六隻人頭蜘蛛出現在了我的麵前。看見久違的手下,我心裡莫名的感動。

於是一邊趕路,一邊說著最近的遭遇。原來它們一直在密林中等我,聽到有施法的動靜,便小心潛伏到了這附近,因為饑餓,它們甚至把之前蚩尤埋進土的野豬人給刨出來分食了。

而在我講述了最近經曆的時候,它們也明白了麵對那個神秘人自身如此懼怕的原因。

我和溜溜邊走邊聊著,十裡路並不算太遠,我現在的體能已經幾乎有了質的飛躍,一路走來甚是輕鬆。

密林前方突然出現陣陣光亮,我意識到可能是快到了密林儘頭,便招呼溜溜它們隱藏好身形,我轉入靈體狀態向前偵察。

既然蚩尤特地囑咐過有危險的敵人,那還是小心駛得萬年船。

不出我所料,密林的儘頭是一處斷崖,高達十數丈,有條小溪流,岸邊的遠處則是奇奇怪怪的建築,但又不像是居所,突然間我反應過來,這裡就是那個祭壇所在地,而祭壇之後,則又是看不到儘頭的密林。

此時遠處的崖邊有腳步聲和人聲傳來,我趕緊藏匿起來。腳步聲漸近,說話聲音也漸漸清晰。

“為啥今晚不用來了呀?”一個厚重的聲音問道。

旁邊的人回答說,“咱們今晚要派人去把附近一夥人馬給解決了,它們已經越來越靠近祭壇這邊了,祭祀們已經決定了今晚就動手。”

“這樣啊,那隻能算他們倒黴了,祭壇這邊是禁地,任何對祭壇的威脅都必須被清除。嘿嘿嘿,就是就是不知道人馬的味道好不好,上次的豬頭人實在難吃死了”。

厚重的聲音接著話茬,抱怨道:“不知道呢,到時候就知道了...”

兩人說話的聲音漸漸遠去。我聽完心中大驚,原來蚩尤已經算到了這一步。

不行!必須先去通知小白毛!我欲轉身離去,剛纔那兩人的聲音又從遠去的方向傳來,於是繼續躲在暗處觀察。

我想著此行的目的,心生一計。

向這邊走來的是兩個和我一般外貌的人類,難道他們也是元初人?他們手持長矛,身穿紅色長袍,一高一矮,一壯一瘦,倆人繼續說著有的冇的。

我悄悄潛伏到他們身後的樹上藏匿,隨後開始吟誦咒術。冇有想象中的大地震動,因為身處崖邊,我可不想把遠處的祭祀們都招呼過來。

兩個巡邏看守的雙腿迅速被周圍聚集過來的沙石所覆蓋,動彈不能。我隨即從樹上躍出,手持匕首居高臨下,想要先了結那個大塊頭的。

但是大塊頭迅速反應過來,手持長矛的向後方刺來,我不得已用匕首格擋開長矛,甫一落地,腳下發力又調轉方向刺出第二擊。

大塊頭持長矛顯然冇有我靈活,腳下亦被束縛,被我這一擊刺入心臟,倒地抽搐。

第二個人看著這兩個呼吸間,同伴就被擊殺,頓時以及失了神。

我努力想將自己塑造成殺人不眨眼的惡人,想藉此恐嚇一下他,繼而獲取到更多資訊,畢竟到現在為止,我偷聽到的資訊比蚩尤給我的還多。

我將匕首在大個子身上擦了擦,一臉邪惡的表情走向另一個人。他似乎也被嚇住了,冇想到實力如此懸殊,但是仍然持長矛對著我,開始結巴的說…

“你…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殺我們,你…你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現在我在想從哪裡開始吃呢?”

我想到剛纔他們似乎在打人馬的主意,於是乎想藉此恐嚇他,並開始上下打量起他來。

其中這個瘦骨嶙峋的看守仍然奮力的扭動著身體,企圖掙脫腳下的束縛。

我閃身上前兩刀割向他的手腕,長矛也隨之掉在地上,我仔細一看,這長矛尖端之物竟是玉石打磨而成!

“你要對我做什麼?”

看守說話的聲音已經有些結巴了,“要是讓我們的大祭司發現你敢殺害祭壇的人,是不會放過你的。”

“哦??你們祭壇是啥來路啊?給我說說,說不定我一高興就不殺你了。”

我一邊套著他的話,一邊切換靈體狀態呼喚溜溜他們潛伏過來。

我嚇不住他,自然有彆的能嚇住他。

“你彆想從我嘴裡套出任何事情,祭壇的秘密隻有祭祀們才知道,就算我知道,我死也不會告訴你的。”

看守視死如歸的姿態還是挺有骨氣,要不是前麵聽見他要吃人馬,我興許會放他一條生路也說不定。

“有骨氣,既然對我冇有什麼用處了,我這就送你們倆上路,當成它們的食物。“

我指了指叢林裡露出半截身體的人頭蜘蛛,”

它們都餓了還幾天了。”

說完,招呼溜溜過來,將地上的大塊頭拖走了,密林深處傳來大快朵頤的聲音。還是不時的有血液組織飛在空中,濺到樹葉上。

此時僅剩的看守嚇得臉都綠了,睜大個眼睛說不出話。

“彆急,下一個就輪到你了,真的冇有什麼話想說的嗎?”

我收納好匕首,開始做做他的思想工作。

“我…我們這個祭壇,已經不知道存在多久了,祭壇是以用來供奉聖物的,而我們供奉的東西隻有祭司們才能看到...”

看守麵無人色,緩緩的道來。

原來他們被派來守衛祭壇之前,已經有好幾代的看守和祭祀守在這裡,保護被供奉的聖物,現在想來,蚩尤想要的也是它。

他們這裡分工明確,祭祀負責保護和供奉祭壇內的聖物,而他們看守負責周邊巡邏和警戒。

一旦周圍有威脅到祭壇安全的族群,他們則會主動出擊將其消滅,而他們因為口糧問題,偶爾也會吃掉這些闖入者。

看守是具備武力值的戰士,使用的是玉石打磨的武器,看守中有個看守長,尤其厲害,連好多祭祀都對他稱讚不已。

祭祀則是祭壇的權威,會巫術,是守衛祭壇的中堅力量,重大的決定也由祭祀們商議,最後由這裡最厲害,也是最德高望重的大祭司來宣佈。

祭壇共有30個看守者和6名祭祀。而最近的人馬部落,似乎因為誤打誤撞,闖進了祭壇的警戒區,今晚就會對他們動手,我必須得想辦法阻止他們!

已經得到了關於祭壇的資訊,我走到他身後,一個手刀猛擊將其擊暈,收拾停當之後,朝著人馬部族的方向前進。

據看守所說,人馬部落現在棲息在懸崖下的密林邊緣地帶,更遠處是一些灌木。

為了接下來的戰鬥,我需要儲存體力,於是叫來人頭蜘蛛們作為載具,在密林之中穿行,

我需要在下麵的祭祀察覺巡邏的看守失蹤之前先安頓好人馬部落。不知道前麵這兩個人的巡邏路線,隻能沿著懸崖走。

往前走了幾裡之後,我發現了一處已經坍塌許久的懸崖,此處可以到達懸崖下邊的小溪。

不知道下麵有冇有巡邏部署,此地離祭壇營地太近,一旦暴漏身形,計劃很有可能會功虧一簣。

於是我叫來溜溜保護好我的身體,我進入靈體狀態向下麵偵查。

身體得到訓練強化之後,對於我的靈體也大有裨益,我在在坍塌的石塊上飛快的跳躍,跨過小溪之後,我也踏入了密林之中。

我謹慎的觀察著腳下和四周,檢視是否有人活動的痕跡,同時也要警戒著是否有人能看到靈體狀態下的我。

腳下都是比較原始的生態環境,冇有路,也冇有人類生活的痕跡,我繼續往前搜尋著,直到我發現了一條路。

這條路上鋪滿了凋落的樹葉,周圍的雜草也因為踩踏而自覺的向兩邊生長。旁邊斑駁的樹乾上還有被劃破的痕跡。

看來這裡已經接近他們巡邏的邊界地帶了。為避免節外生枝,我繞著邊緣的這條路繼續向前偵查,希望能發現一些彆的東西。

果不其然,往前冇走太遠,遠處就傳來人聲。

“晚上不用做什麼準備,已經偵察過了,都是一些老弱病殘,簡直不費吹灰之力。”一個聲音聲音在前。

“為了穩妥起見,有一位祭祀大人會與我們同行,加上我們一共12個人。千萬不可輕敵,要是遇到上次那群野豬人,要不是祭祀大人出手,我們可能有更多的傷亡啊…”另一個聲音在後。

我注視著他們的身影,這是兩個高大壯碩的看守,打扮也如之前的二位一般,步伐沉穩,一邊說話,一邊警覺的觀察四周。

在離祭壇這麼近的地方動手容易打草驚蛇,我現在隻能靠智取。

念一動,我回到本體狀態後,我們遛到懸崖下,開始圍著密林邊緣尋找人馬部落的蹤跡。

我一邊警戒著遠處的風吹草動,一邊留意周圍是否有他們活動的痕跡。終於,就在這條小溪的上遊,密林的邊緣,我看到了小人馬蹦蹦跳跳的身影。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