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九十三章——彆有洞天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這些花香若有若無,聞著實在是沁人心脾。

我忍不住多吸了幾口,感覺渾身的經脈都活絡了許多,這些天痠疼的肌肉都感覺有些緩解,實在是神奇!

黑暗中有響聲,是薑大叔走了過來,手裡拿了兩個果子。

“這個洞裡好香啊,冇想到薑大叔生活得還挺精緻。”我對著他說道,心裡暗想道,“就是這身看起來臟兮兮的袍子有點格格不入”。

他並冇有回答我,一邊伸手遞給我一個果子,一邊將另一個果子塞進嘴裡。果子其實並不小,但是在薑大叔碩大的手裡卻顯得不夠塞牙縫。

我接過這個果子,看到大叔兩三口就將果子解決,果汁還殘留在他淩亂的鬍鬚上,心裡的擔心也消除了。

我確實又餓又渴,抓過果子大口的吃了起來。

這果子也不是凡物,赤紅的顏色看上去讓人很有食慾。我咬了一大口,汁水順著嘴角流了下來。口感很綿密,甜絲絲的,我也兩三口就吃完了。

但饑腸轆轆的我,顯然這一個果子是不夠的,但是我不好意思再繼續要東西,隻好意猶未儘的擦擦嘴。

“十。”

“九”

“八”

麵前的黑袍男人開始莫名其妙的倒計時起來。

“你乾嘛?”

我不解,想到之前溜溜的異常表現,我有些驚恐。

“七”

“六”

“五”

他不回答我,隻是繼續倒計時著。我緊張的環視四周,想著是不是會有什麼猛獸突然從洞口撲過來。

“四”

“三”

“二”

“一”

倒計時結束,什麼都冇發生。

我站著一動都不敢動,生怕會引發什麼機關之類的。

大概又過了10秒左右,我的腹部傳來劇烈的疼痛!那感覺就像是有人狠狠在我肚子上打了一拳,接下來就像我身體裡的腸子被人揪著打了一個結一樣。

我吃痛,重心不穩,倒在地上弓著身子,在地上扭動著。

“啊!!”我痛苦的嚎叫著,在地上打著滾。他慢慢蹲下身子,低頭看著我,我看清了他的眼睛,大如銅鈴!根本不似人類的眼睛!

“你對我做了什麼!!”我大聲質問著他。

“元初人的體質還是不一般,我足足下了數十倍的量,你竟然還能動。”

他的語氣冷冰冰的,不帶有一絲感情。

我怎麼這麼蠢...為什麼直到現在還這麼輕易的去相信彆人...結果搞成現在這個樣子...

腹部的疼痛讓我無法呼吸,我也冇法再去想到底是哪一步出了問題。

“是這果子...果子有毒...“我痛苦的擠出這幾個字...

“當然不是果子有毒,這果子可是上上等的靈藥,隻是藥過量,就成了猛烈的毒。”

我扣著嗓子眼,想把剛吃進去不久的那些果子催吐出來。

“你這是白費功夫。”

“你究竟想要什麼?你要想殺我,就來個痛快點的,彆整這齷齪下作的手段!”我緊咬牙關,狠狠的盯著他。

“我要你的命做什麼?哈哈哈哈,你太天真了。”

他站起身子在原地走了兩步。

“我想要什麼?我想要公平,我想要曆史真的從我開始改寫,我想扒他們的皮抽他們的筋和他們的血,我想要他們的子孫世代為奴!”

他的聲音很激動,洪亮的聲音在這溶洞中迴響...

“我在這已經孤獨存在了太久太久.....他們曾經告訴我一切都已經過去很久了,我早就萬人敬仰,我的後輩也繁榮昌盛,可是我怎麼能放的下!!”

他背過手,撕碎了身上的黑袍。我看到他的骨骼發出擱楞擱楞的聲音,然後身子被一寸寸的拔高,直到他再次展起身子,我看到他雄壯的,傷橫累累的後背肌肉上,展出了一雙翅膀!

他展開了這雙翅膀,這雙翅膀顏色灰黑,也是傷痕累累,羽毛掉了很多,可是巨大無比,這小小的溶洞根本無法容下!

他垂下雙翅,轉過身來,我終於看清了他的樣子。

他怒目圓睜,眼睛占據臉上的二分之一麵積,可又鼻梁塌陷,下麵還有著一張四方的嘴,這...這完全是...

他的頭頂還有一對造型獨特的彎曲的尖角!這....這...我在腹部的劇痛中恍然大悟,他有著一顆牛頭!

“你...你...你是蚩尤...”

我想起我曾經旅遊時見過的蚩尤雕像,外形與這十分相似,但氣勢遠不如麵前的人雄偉!

那雙眼睛幾乎要瞪出來,讓我無法直視!

“蚩尤...哼”“我就知道他們在騙我...““我的名,我的姓,全部被抹去,就給我冠以一個蚩尤的名號嗎?!”

他捶胸頓足,一雙銅鈴般的眼睛因憤怒充血而變得更加可怖。

儘管蚩尤聲如洪鐘,振聾發聵,但我身體的疼痛已經遠遠超出了極限,以致汗流浹背,意識不清,眼前的景象也漸漸模糊...

在洞口影影綽綽的光影之下,我好像看到了...溫娜的臉...

我做了一個夢,夢見那天溫娜帶我來到這個世界,帶著我認識這片大地,一起拯救弱小被欺淩的人馬,一起欣賞這個空間裡的星空,帶我認識她在這邊的朋友,教會我許多的厲害技能和法術...

忽然間,剛纔端坐在眼前溫娜突然身上泛起白光,耳旁的聲音也漸漸不可聞,我大聲呼喊,溫娜卻隻對我微笑,我伸手試圖拉住溫娜,白光卻化為點點星光散去...

“溫娜!”我從夢中驚醒,猛地想起身,但是胸腹的疼痛感卻讓我如遭重擊,一下翻到在地上,原來之前一直躺在石塊上。

我踉踉蹌蹌的站起身,檢查著自己的身體,之前中毒的症狀直到現在依然痛徹心扉,不過已經遠遠好過中毒時五臟六腑好似翻騰的攪在一起,又被大力分開的感覺。

四肢勉強能動,但是想要快步走都很困難,更彆說逃出這片密林。靈體因為身體糟糕的情況,現在也是勉強能夠行動,無法傳聲給外麵的溜溜。

不過現在倒是想明白了,溜溜和其他人頭蜘蛛們見到蚩尤時的那般模樣...這是上古魔神的血脈壓製。

我環顧一週,這裡應該就是山洞的更深層,向外的光亮處應該就是入口大廳,也是我上當的地方,向裡則是蚩尤回來後直奔的去處,但是光線太暗,看不明瞭,萬一進去打擾了蚩尤睡覺,一個起床氣我可能就冇了。

一瘸一拐的走到大廳裡,我已經是喘著粗氣了,連忙到石凳上坐著休息。

突然我轉頭看向旁邊牆上的奇異花朵,咬了咬牙,把屁股挪到了牆邊躺了下來。

好香啊~~伴隨著花的芬芳和身體的疼痛,我又緩緩的睡去了。

“咚!”

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將我從安眠裡驚醒,嚇得猛的坐了起來,下意識的用手壓住胸腹來緩解疼痛,但是這次的起身卻完全冇有上次那般的煎熬,即使仍有痛感,手腳卻已經能夠活動開了。

“你小子還算是機靈,知道用這芸鈴花來緩解疼痛”。

說話的正是蚩尤,此時他已經變回了常人大小,依舊身披件袍子,臉也藏在兜帽裡。

“不過,你要想徹底解毒,除了我之外不會有第二個人”。

“彆拐彎抹角了,說吧,你引我來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從蚩尤之前的瘋言瘋語中,我似乎知道了他並不想殺我,而是有彆的企圖。

我作為元初人,似乎對他還有利用價值。

“小子,你很弱“,蚩尤彷彿看穿了我的心事,他單手提起地上一個黑乎乎的東西,“我要殺你並不比殺它難。”我定睛一看,原來是隻野豬。

蚩尤將野豬扔到我跟前說道:“既然你是從另一個世界來的,就由你來弄這個傢夥,用你那個世界的方式。我睡醒之後,希望你已經弄好了。”

說完蚩尤轉身走進了洞穴深處,留我一個人在原地驚掉下巴。

我使用匕首輕鬆的料理了這個大野味,這種事情,對於早已獨立生活的我來說是小菜一碟。

我心裡信誓旦旦的這麼想,腦海裡浮現的是網上看的那些直播視頻。

高階的食材往往隻需要最簡單的烹飪方式。

我撿來一些乾樹枝,簡單的搭好框架之後,又撿了著枯草,開始了摩擦生火。

這事兒看著簡單,我幾乎把手都擦爛了,終於見著點火星,我趕緊用手護著,用嘴輕輕的吹著。終於,搭建了一個小火堆,有模有樣的燒烤著這隻可憐的野豬。

隨著火苗漸漸熄滅,烤豬的肉香味也讓我嚥了好幾次口水,現在隻需要等表麵稍微冷卻就可以敞開吃了,要是有點辣椒孜然就好了...

正想著,身邊忽然出現了蚩尤的身影。竟然我在毫無察覺的情況下瞬間到我身前!!

“嗯...不錯”蚩尤的話雖然冷冰冰的,但是還是能察覺到價值五毛錢的誇獎,說著,他一把拿起叉著野豬的樹枝,拔下一些後腿遞到我手裡,肉裡還未冷卻的熱油也隨之濺到我臉上。

“嘶.”我不敢發作,悶聲接了過來,跟著他一起走進洞內,找了個樹樁坐下。

蚩尤似乎胃口極好,也不懼怕剛烤完熾熱的豬油,撕下另一隻後腿也開始吃。令我有些詫異的是蚩尤的吃相十分的規矩,甚至有些斯文,和我想象中的大快朵頤完全不同。

似乎變成人形之後,行為和性格也跟著收斂了,全然不似那尊魔神。

兩個人填飽肚子休息了一會兒之後,蚩尤慢悠悠的走到洞口,沉聲說了一句,“是時候了,跟我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