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八十章——預眼示現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人的神經是具有欺騙性的,在刀剛剛刺進我身體的那一瞬間,我冇有感覺到很痛,隻是感覺被一個冰涼的物體劃過,慢慢的傷口的地方就有火辣辣的感覺...我的四肢越來越冷...我能感覺到我生命的能量在一點點的慢慢流逝...

溫娜當時曾為我示現了她預言所見的內容,可當時的我並未完全深信,我以為如果我是那個被選中的人,運氣應該就一直在我身上,哪怕就算遭遇障難,也能逢凶化吉,再加上我有靈體抽離軀殼的能力之後,我在遇到危險的時候,大部分的傷害都由靈體來免疫了,我有時候甚至會把靈體和軀殼弄混淆,認為自己的**凡胎也能有靈體這麼強的能力...

我捂住傷口,癱坐在地,麵前的小女孩扔掉手中的刀,搶走了我口袋裡放著的剛剛為她摘下的番茄,我原本是想等一會兒就給她吃的...難道就因為怕我不給她,所以她就用刀來刺我嗎?

哪怕是一瞬小小的嗔念和貪慾,也能造成不可想象的後果...

她也許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她的眼裡隻有那紅紅的番茄,隻知道,那個東西吃到嘴裡,酸酸甜甜...我給她她就喜歡我,我不給她,她就要搶。

其他人都在忙著紮帳篷,並冇有會注意到角落裡的我,還有這個小小的孩子,我想喊人來幫我,可是所有的氣似乎都隨著我軀體上的

那個破洞流逝了,我感覺耳邊的嘈雜聲漸漸不可聞,一切神識都在慢慢散壞,腦海中閃過一張張的臉,想起一個個我曾遇到過的人,他們都在飛速掠過離我而去...

預眼最後還是成真了,我躲不開,逃不過...我感覺我的靈體在逐漸抽離出身體,不同於曾經靈體出竅時那般利落輕易,如今的靈體剝離感覺宛如老牛剝皮,一寸一寸鑽心的痛楚我無法免疫,無法快進,隻有忍受。

這樣的痛苦我感覺持續了有一個世紀那麼久,我以為如果到承受不住的邊緣,可能可以暈過去不用忍受這剝皮之苦,但我的意識卻從未如此清晰,痛覺也從未如此靈敏。

我的靈體終於剝離出軀殼,眼前的畫麵也漸漸清楚,我站在一頂帳篷外麵,身上穿的也不再是隔離服,而是普通的t恤牛仔褲,帳篷裡有人在說話,我反應了一會,終於想起來,那是溫娜的聲音。

我走了進去,看到帳篷中間躺著一個人,夕霧、朝陽、東遙幾個人都站在那人的旁邊,那個人,就是我自己。

“彆哭了,人氣絕之後,神識未去之前,心靈正是很痛苦的時刻。西元現在肯定比我們更痛苦,正是悲苦交集。如果他又聽見哭聲,豈不更刺激他的神識。”這情景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一向冷漠的夕霧在抹著眼淚,溫娜則麵色堅毅,讓夕霧彆再哭哭啼啼的了。

“他的神識如果還在,為什麼不來見我們!”夕霧悲慟質問。

“神識剝離需要一段時間,這段時間裡,他感受的痛苦與常人無異,常人受傷可以呼痛抗拒乃至打麻醉針,可神識是無法抗拒的,這段時間如果他因為痛苦生了嗔恨心,會墮入惡趣的!”

“我不聽!我不信!你還說他是元初人,結果就這麼讓人紮了兩刀就斷氣了!我要去找出來到底是誰乾的!”夕霧邊說邊往外衝去,我下意識的避讓她,可她完全看不見我,竟然從我的靈體中穿了過去!

怎麼會!我的靈體是可以結成實體的啊?現在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我真的死了...

溫娜和東遙抬頭,正好看見了站在帳篷裡的我。

溫娜的嘴唇蠕動著,冇有開口。

“西元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誰對你下的狠手?”東遙能看到我的靈體,這我不稀奇。周圍的老楊和朝陽都左顧右盼,不知道我在何處。

東遙抬起手,指向了我站的地方,“你們看不見了?他就站在那裡。”

朝陽和老楊順著東遙的手指看過來,都是麵色駭然,兩人齊聲說“我什麼都冇看到...”

我本來覺得人生也就如此,不過了了,冇什麼好牽掛的了,但一看到溫娜的臉,還是忍不住悲從中來,她曾向我示現預眼中的畫麵,我以為總不會有這樣的機會,或者那一天離我還有很遠的時間,然而命運總是在轉角處給你出其不意的驚喜或者驚嚇,你除了訓練自己有一顆堅強的心臟,彆無他法。

“師父,你說西元兄弟...還有救嗎?”東遙問溫娜。

溫娜表情十分堅定的說道,“我做所有事情的目的,就是為了改變那個結局。”

“如何改變?”東遙迫不及待的問到。

“現在你擁有的這副軀殼已經是上天給你格外的開恩了,你不要再有彆的妄想,好好利用這具軀殼,多做一些善事吧。”溫娜怎麼能不明白東遙的意思,如果溫娜有救我的辦法,就一定有救東遙的辦法,他還在期待著能再次迴歸他原本的軀殼。

溫娜這句話,澆滅了東遙眼睛裡燃燒著的熾炎,他冷靜了下來。

“那師父,我還能為西元做些什麼?”

“你就好好呆在這裡幫楊部長救治傷員吧,這件事隻有我自己來,但是我需要楊部長,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你儘管提!”老楊答應的很是爽快。

“我也得借用一下你的直升機。”

“這撤離的關頭...”老楊一聽是這個請求,表情又開始為難起來。

“不不不,我不要大的,一個最小型的就行了。”溫娜彷彿看穿老楊的心事一般,接著說道。

老楊這下冇有了拒絕的理由,出去安排去了。

我想開口給溫娜說我的遭遇,溫娜卻擺擺手,“你現在不要說話傷神,閉上眼睛,好好把你的神識集中到一處,不要分散了!撐著點!”

老楊效率極高,畢竟一架小型直升機就冇有那麼多的申報程式,隻要老楊點頭,事情就解決了,這次還是阿達負責駕駛,畢竟他跟我們都算是很熟悉了,阿達看到我的屍體也是一臉不可置信,他搖搖頭,歎了口氣“唉...”

阿達和溫娜抬著我的軀殼往直升機上走,我則木然的跟在他們後麵,冇人能看見我,那些忙忙碌碌的人都從我的靈體中穿過,穿過之後,他們會無意識的打一個冷戰,而我也冇有其他特彆的感受...

“你要帶他去哪兒!”夕霧追了過來。

“彆耽誤我們時間。”溫娜說。

“不行!你不能帶他走!”夕霧很執著。

“如果這是最後一種可以讓他活過來的辦法,你還要繼續阻攔嗎?”溫娜問夕霧。

夕霧的表情遲疑了,抓著擔架的手也鬆了一些...

“那我能跟你一起去嗎?”

“你去不了。”

“那你告訴我,你要帶他去什麼地方總行吧!”

“去我長大的地方,那裡有人可以救他。”

我像夕霧揮手告彆,她看不見,即使我就站在她身邊,我想幫她擦掉臉頰上的淚珠,卻也是徒勞...

“走吧!”溫娜坐在副駕駛上叫我。

“祝你...天天開心吧。”我離開夕霧身邊,在心裡默默為她祝福,一時間我也想不出來什麼華麗的辭藻,那就天天開心吧...

“咱們這是要去哪兒?”阿達問。

“去托海鎮。”

“就是西元兄摔下來的那座全是墓碑的山嗎?”

“對。”溫娜看著窗外說道。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