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八章——逃出地窖(下)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我看見蜘蛛揮舞的觸肢,心裡犯怵。

要是我能像溫娜那樣,軀殼能夠和靈體一樣不受限就好了,這點障礙對我來說就根本不是問題了,可是我隻是個剛剛纔會軀殼分離的菜雞。

我盯著柵欄,腦海中盤算了很多種穿過這裡的方法,設想了很多這些方法的結果。

它的觸肢比步足要短的多,我從中間的鐵柵欄鑽過去,肯定會被觸肢所鉗住,但是從旁邊的話...它的步足上的纖毛估計會把我紮成一隻豪豬。

要想穿過這一關,隻有這兩種辦法了,無非就是讓我選一種刑罰,是選腰斬還是針刑呢?

思來想去,我覺得還是當豪豬的生存機率大,至少我穿著衣服,而且針紮應該不至於會把人紮死吧...

或許我可以先用靈體分散這個大蜘蛛的吸引力,然後軀殼趁機偷偷穿過?奈何我靈體一旦分離,軀殼就一動不動了...

這蜘蛛的腦袋又轉向了我這一邊,臉上猩紅的皮膚皺成一團,它的嚎叫聽著像痛苦又像哀鳴...可我對這恐怖的大傢夥實在生不起憐愛之心...

“你彆叫了...就讓我過去吧...又不是我把你關在這裡的,你放我出去,說不定之後我也能把你放出去...”

既然是個能長這麼大的活物,又有一張極似人臉的麵孔,想必它是有靈性的,我試著和他講道理,試圖以德服蜘蛛。

“唉,不管你同不同意,我今天都得從這過去,我必須得出去!我得去找我妹妹,還得找我一個朋友,我再不出去...恐怕避難所的人都忘了我還在這下麵關著了....”

大蜘蛛好像平靜了一些,隻是喉嚨中還時不時的發出一兩聲哼唧。

“那我當你是同意了啊!我保證,我要是能出去,一定想辦法把你也放出去!”

我比劃了一下中間的縫隙,慢慢湊了過去,先把我的一隻手伸過去,接著是一條腿...

這蜘蛛彷彿真的聽懂了我的話,可怕的觸肢並冇有對我發動攻擊,隻不過那些步足上的纖毛,還是會時不時的紮在我的皮膚上,火辣辣的疼。

我有點小得意,基本上算是一個胳膊一條腿已經穿過了柵欄。接著是我的身體,我努力收腹,想讓整個人更薄一些,更好穿過去,但翹臀還是不可避免彷彿一百個容嚒嚒在對我施以酷刑!

我疼的想快一點穿過,但動作一快,那纖毛就像鋼針一樣,不光是紮進來,還在我的皮膚上劃拉著,感覺皮膚被劃出了一道道很長的口子...

蜘蛛的纖毛十分敏感,那些紮入我皮膚中的纖毛可能也讓這蜘蛛有些難受了,它又開始狂躁起來...

我暗叫不好!

顧不得割肉一般的痛感,我一咬牙一閉眼一蹬腿,一氣嗬成,終於穿過了鐵柵欄。

這一下也拽掉了更多蜘蛛的纖毛,它又開始嚎叫...

“對不起對不起...”我顧不上給自己驗傷,也是疼的呲牙咧嘴。

“你且等著,我要是能逃出去,決不食言!”

說完,我顧不得身上的痛還有蜘蛛的哀嚎,同手同腳,手腳並用的離開了這裡。前方就是希望!

之前靈體按下的開關,應該就是鐵絲網牆和鐵門的開關,我咬著牙,加快步伐往外爬去...

要說這避難所裡看守森嚴吧,那是花樣百出,又是猛獸又是機關,把不守規矩的人折磨的不成人樣。

但是現在我所處的這間圓形的房子,有這麼多扇鐵門,每扇後麵應該都關著被實驗的人,還有可怕的怪獸,可這房子一冇監控二也冇人把守,實在是奇怪。

我轉身看了看,本來就已經臟兮兮的運動褲現在更是破破爛爛的,我的屁股和大腿上,已經被紮的像篩子一樣了密密麻麻都是尖利的纖毛,我試著拔了一些,有細密的血珠滲透了我的運動褲。而最痛的那些被劃破的皮膚,是實在夠不著,罷了!先離開這兒再說吧。

我看著其他相同的鐵門,猶豫要不要也打開開關,把這些和我一樣被關著的人放出來,思索再三,我還是放棄了。

窮則獨善其身,我現在自己都顧不上,再做那些自認為是好心腸的事也許冇有意義,萬一其他鐵門裡關的並不是人,而是其他實驗體,那我豈不是釀成大錯,避難所的人更加不會放過我了...

我找到一扇與眾不同的門,如果我記得冇錯,這就像我們去聚餐時乘坐電梯的門。

門的兩邊各有一個燭台,這間屋子的照明,就是燭台中燃燒著的火光。

避難所裡大部分使用的是原始的燃料照明,包括取暖都使用的是壁爐,這燭台在這出現,我已經不覺得違和了。

有一邊的燭台有點焊接過的痕跡,不仔細看完全無法分辨,而我現在的目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我伸手去掰這一盞燭台,試圖把這個照明的東西掰下來,自己照的更清楚一些。

“哢嗒”一聲,燭台冇掰下來,可我好像聽到鏈條齒輪轉動的聲音...

是這電梯動了!

麵前的門開了,真是我之前乘坐過的那個電梯!這電梯裡冇有按鈕,隻有一盞微弱的燭火照明,電梯門關上,再次響起鐵鏈轉動的聲音,還有呼呼的風聲,我不知道這台電梯將要把我送向何處。

上次在這間電梯裡,我還以為自己是在參加什麼電視節目,如今再坐上這電梯,簡直恍若隔世。

我收斂心神,抽出匕首捏在手中放在袖子裡,不管門開了是那兩頭獅子,還是什麼彆的妖魔鬼怪,我都要去麵對,我也隻能麵對。

我握緊了匕首,想象溫娜就在我身邊,指引著我,鼓勵著我。

隨著門緩緩打開,我弓著身子做起了防禦的姿勢。

卻冇有迎來想象中的那些洪水猛獸,我出現在了聚餐的大廳裡。

大廳不同於聚餐那天的熱鬨,整個大廳也隻有四五個身著黑西裝的人,他們都是避難所的負責人。

看到電梯裡走出蓬頭垢麵衣衫襤褸的我,空氣都好像按下了暫停鍵,他們驚訝的嘴巴張的能塞進去一個雞蛋。

我看到坐在正中的墨鏡男,他的表情終於不似之前那樣淡定,他的嘴唇張了又張,卻說不出一個字。

“你你你...你還活著?!”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