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七章——逃出地窖(上)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溫娜是如何穿過之前那道鐵絲網的呢?我還冇來得及掌握靈體的使用,溫娜就不見了...事到如今無人可依,唯有自己生出勇氣,才能真正克服眼前的難關!

我試著再次摸上那一根根好像柵欄一樣的蜘蛛的觸肢,上麵的纖毛紮的我生疼,如果我不去看這些柵欄,那它還能對我的靈體造成障礙嗎?

我緊咬牙關,向後退了兩步,閉上雙眼,反正靈體能免疫大部分的傷害,我又何須懼怕!

我想象前麵無障無礙,隻是一條走廊,然後加速助跑!我感覺有東西從我的身體裡穿過...就像一陣寒風攜卷而過...

我轉過身,看著身後的柵欄有點不可置信。

我真的做到了。

那人頭蜘蛛顯然也感覺到了有什麼東西穿過它來到了背後,它可怕的步足悉悉索索的探索著。

走到背後我纔看清,這人頭蜘蛛原來是被一些特殊的有手臂粗的釘子,釘死在這牆壁裡了。

避難所到底是個什麼地方,這裡真的是避難的嗎?他們從哪找到這樣的生物,又為什麼要找來?在這呆的越久看的越多,我的疑惑反而更加深重。這個地方現在看起來也更加撲朔迷離...

我不禁有些同情起這人頭蜘蛛來,和可怕的怪物相比,人纔是最凶殘的啊。

此時又是一陣眩暈,我知道是我離開軀殼的時間太長了...

我收起那點悲憫心,自己的處境並冇有比這人頭蜘蛛好到哪兒去,不也是還在這黑牢之中...

人頭蜘蛛感應到我在它身後,發出淒厲的尖叫,幾乎要刺穿我的耳膜。

隨後就是“tatatata”一陣類似於骨骼斷裂的聲音,那顆人頭居然180度的轉了過來,兩個黑洞洞的眼睛,又對上了我的。

它能看見!

我一直以為它的眼睛隻是裝飾,真正感知到我靈體的是他步足上的那些纖毛...冇想到他居然能如此精準的對上我的視線...

眩暈再次襲來,我想跑卻邁不開腿,這蜘蛛已經把它兩根長達兩米的觸肢伸向了我!

隨後我的肋骨就好像被一雙鉗子夾住,我疼得倒吸一口氣,如果這要是我的實體,估計肋骨早已被這觸肢夾斷了。

我再次將意念集中在我感到疼痛的肋骨部位,肋下一瞬的涼意後,鉗著我的那鼓勁兒一下就鬆了,我往前一個趔趄,撲到前麵的地上。

靈體居然還有如此妙用!虛實轉化好不神奇!

我抓緊繼續往前跑,前麵再也冇有鐵絲網,也冇有柵欄了,是一扇鐵門,就像我之前在岩洞裡關著的時候的那種堅固的鐵門。

管它門後有什麼,都走到這兒了,我是不可能回去的。

我神隨意動,就這樣穿過了鐵門。

門外是久違的光,雖然黯淡,但對於在黑暗中呆了很久的我來說,就好像電焊發出的光一樣刺眼,我不停的眨巴眼睛,適應著這種光線。

我看清了這裡的環境,這是一間圓形的屋子,中間有一處石台,周圍還有五六扇同樣的鐵門,挨個分佈著。

溫娜說的果然冇錯,他們抓了不止我一個人在這裡實驗...

那種眩暈感越來越強烈,我知道我必須馬上回到軀殼裡...

我在自己出來的鐵門外尋找,發現了兩塊凸出的石頭,我也懶得去想它們是乾嘛的了,眩暈讓我有種嘔吐感...我把兩塊凸起來的石頭全都按了下去,麵前的鐵門應聲而開了...

我再也支撐不住,倒在地上,我感受自己的心跳如擂鼓,有一種強大的吸力將我吸入一道狹小的孔洞中。

我回到了軀殼,感覺有東西從臉上滑落,我用手一抹,原來是流鼻血了...

這樣一比較,我靈體分離的時間不算長,已經這麼難受,不知道溫娜靈體分離這麼久,回去以後會有什麼反應和症狀。

我真的很擔心她....

我爬起身,鐵絲網早已升了上去,看來那兩個按鈕果然是有用的。

我檢查了溫娜給我匕首,將它纏緊,整理了身上穿著的帶著腥氣的蛇皮背心,,將一管蛇毒放在口袋,慢慢走出了鐵門。

穿過鐵門,就是那成堆的玄鐵蛇,之前溫娜已經處理了不少,可是它們基數太龐大了,來不及全部處理溫娜就消失了...可我現在要用軀殼經過這裡,這些蛇毒的關我必須得過...

我靈機一動,我靈體經過這裡的時候,這些蛇主要攻擊纏繞的是我的腿,我把蛇皮背心脫下,細細在腿上纏繞了好幾圈,然後又取出匕首,乾脆就賭他一賭!

我做了兩個深呼吸,學著武功大師的動作紮著馬步把手上下襬動,然後看著蛇堆另一頭。

“啊~~~~~~~~~~~”

大吼一聲,我用我平生最快的速度衝進了蛇堆之中...

腳下那種感覺...就像踩在退潮的沙地中一般,中間我踩到了好多條玄鐵蛇,他們的鱗片堅硬,差點冇把我滑倒...

這些玄鐵蛇視力差,全靠信子分辨資訊,我腿部纏著的那些蛇皮就派上了大用處了,他們疑惑的空檔,我早就奔逃而飛!

而且,這些玄鐵蛇都以同類為食,生存下來那些體型龐大的王者,都讓其他蛇畏懼不敢主動攻擊,那像我這麼大體格的,在這堆蛇裡堪當蛇王了!

經過這些時間的冥想,還有靈肉分離,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感覺我的體質都比之前好了許多,每次回到軀殼之後,會有短暫疲憊,但是神清氣爽,我呼吸的每一口空氣,我都能感覺到它在我身體裡的運轉。

來到柵欄前,那人頭蜘蛛還在淒厲的叫著,大概是它認為自己之前放走了看守的犯人,所以心有不甘,那叫聲著實讓人毛骨悚然。

我看著中間最大的一道縫隙,其實這道縫隙,我擠一擠是能擠過去的,可是人頭蜘蛛的纖毛像一根根針,紮到我的靈體時都感覺到刺痛,還有它的觸肢...如果夾住我,我的骨頭是絕對承受不住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