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六十八章——守護神蹟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都結束了嗎?您諸位要全部離開這兒了嗎?您諸位現在已經完全失望了嗎?要放棄這裡了嗎...唉...我們祖祖輩輩的守著這座山...也世世代代的蒙受了您諸位賢聖的福廕...就讓我在最後為您開一次路吧。”

說著,老人從牆邊取來一根棍子,毅然決然的走在了前麵。

我的好奇心簡直讓我抓心撓肺了!!

“額,老伯你好,我有個問題啊...這個山上的這些墓碑都是真的嗎?”

老頭看了我一眼,估計在想我是哪根蔥,但畢竟我是溫娜帶來的人,他還是畢恭畢敬的回答了我。

“這墓碑當然是真的啊,每一座下麵都埋著我的家人,喏,這是我的二叔,十年前剛埋的。”

老人拿著另一隻手上的砍柴刀給我指著地下的一座墓碑,我看到上麵寫著“康新”。

“最頂上的那座墓碑,”他繼續用砍柴刀給我指,我看到山頂上,就是最頂上有一座墓碑,竟然是和山體呈90度直角,這不可思議的夾角,就彷彿一人張開雙臂,在禦風飛翔一般!

“那座墓碑,就是我們家族的先人,就是我們家的老祖宗,是我們家最早一輩的守墓人。”

“守墓人?你們是為自己守墓?”夕霧開口問到。

老人聽到這個問題,並冇有脫口作答,而是看看溫娜,好像是在詢問,我們到底是什麼人,到底能不能告訴我們這些事情。

溫娜朝他笑笑,老頭心領神會,知道我和溫娜關係不一般,乾脆打開了話匣子給我講了他們家的曆史。

原來,這山下所有的房屋,住的都是他們同宗同族的人,他們這一家族,追溯最早的祖宗,名叫康察禮,就是這座墓碑山上上處,最頂上墓碑下躺著的先人,他是當時有名的風水占卜大師,雲遊四方,最後他在這裡尋覓,得獲了一塊寶地,他原本想在這裡修建祖墳,開枝散葉,卻冇想到,歪打正著的在這一座山裡發現了一個孔洞!

“孔洞?你是說這裡有溫泉嗎?”

老人笑著搖搖頭,“那可比溫泉眼稀有多了。”

他們的先人康察禮在那個神奇的孔洞周圍占察羅盤的時候,第一次遇見了一個元初人,那時候,他們並冇有元初人這個概念,而是用神仙來稱呼元初人。在見識過元人不可思議的力量之後,他誠心信服,元初人於是提出讓他看守來這一處神蹟,同時給予他的回報是,他們家族世世代代都有靈視的能力,並且每一代康家人,都會有人出人頭地,但是,他們必須要一直派出家族中的一人,繼承這個秘密,守護這個神蹟,並保護這個秘密不被髮現。

到了老人這一輩,科技日新月異的發展,電線接了進來,公路修到了鎮子的門口,他的秘密還冇有告訴下一個守墓人,他的子子孫孫就已經飛向這大山之外更廣闊的世界了,所以他孤身一人一人,在這裡苦苦守了44年。

在十年前,他的二叔偶爾也會上山來看望他,直到他二叔去世後,他就徹底一個人了,又在這裡守了十年,他不知道山外的動盪,隻覺得山上的動物越來越多了,偶爾從山外吹進來一陣風,也都攜帶著腐爛和發臭的味道,他也就不再嚮往和好奇外麵的世界了。

我聽了老人的敘述後,對這個身材佝僂頭髮花白的老者多出了幾分敬佩,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他獨自一人生活了44年...他守住的可能不是那個神蹟,也不是他祖宗的墳群,而是守住了他自己的內心吧...

這是怎麼樣的孤獨寂寞...

老人在前邊,一邊說著,一邊用砍柴刀,為我們劈去上山路上的雜草和樹枝,上山的路上草木茂盛,全憑藉老人分辨著樹木和草叢的走勢來尋找上山的路,可能這麼多年,他在這山路中穿梭著,可以和他在這山中對話的人,隻有自己還有山風、草木了...

“您說的孔洞到底是什麼意思啊?”夕霧繼續追問著。

“年輕人,很快就到了,到了你自然就明白了,不用心急。”

我們順著山的陽麵一直攀爬著,山勢時緩時陡,終於我們來到了頂峰,這座山不算高,站在山頂並冇有那種霧湧雲蒸的景象,但高處向下看,心緒和在山下還是有所不同的,比如——腿軟...

我們在山頂稍作休息,爬山的時候不覺得累,但停下來休息一會兒,就鬥誌全無了...

“走吧,翻過去就到了。”

我們跟在老人身後悶頭走著,山頂的樹長得很粗壯,這裡豎立的墓碑也很多,上麵都清清楚楚的篆刻著,誰誰誰什麼宗什麼族排行多少,在此長眠,這些墓碑上麵幾乎都一塵不染,墓碑旁邊的雜草也能看出被清理過的痕跡,應該是有人時時來這裡打理,而這個人,應該就是為我們帶路的老人。

“老伯,你說的靈眼究竟是什麼意思啊?”我對老人之前說的,元初人賦予他們家族的這種能力十分好奇,難道是指像我這樣的追眼,或者像溫娜那樣的預眼這類的能力嗎?

“記得我跟你說過,我們家老祖宗是乾嘛的了吧?”

“我記得你說過...是風水先生?那這個靈眼和風水有什麼特彆關聯之處呢?”

“普通人看這山,就是山,那些視力好的頂多可以看清這山上樹的種類,靈眼呢...”老人突然停下,沉吟了一會,“靈眼看到的多了一些,對看風水多有助益,其他冇什麼特彆的。”

我知道老人的話冇說完,不知道是顧忌什麼,我也冇有再追問。

我們翻過山頂,就來到了山的陰麵,這裡的樹木要稀疏的多,此時日頭輪轉,可以稍稍分一些陽光給陰麵,下山的路更加的陡,有些地方幾乎是直上直下,但好在有之前的守墓人,在下山路上打下了一些石樁,我們走著方便多了。

很快,我們到了那個老人口中的孔洞。

是山背處一個十分不起眼的凹洞。

“就是這兒了。我隻能送你們到這裡了。後麵的地方,不是我能進去的...我的任務,算完成了嗎?”

老人小心翼翼的問著溫娜。

溫娜笑著點頭,“你做的很好了,可以休息了...”

老人朝著溫娜,拱手作揖,一臉落寞“休息...我已經這樣守了一輩子...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我還會繼續守下去的...”

接著,他就轉身回去,身影隱冇在了蜿蜒的山路儘頭。

他可能還是會回到那個小屋,煮著土豆和玉米,繼續跟這山風對話吧...

我們研究著岩體上那個凹洞,不知道有什麼玄機,就像一個小小的盤子,嵌在岩壁裡一樣了。

“這就是那個孔洞?”我完全冇有發現什麼變化啊,

更彆提神蹟了...

“這不是真身,隻是一個標記。”

接著,溫娜就用步子丈量著距離,她往前走了5步,又後退了一步,然後就往山下跳去!

“溫娜!”

我追過去一看,溫娜正穩穩落在岩壁下的一個平台上。周圍就是幾十米高的懸崖,隻有溫娜跳下去的那塊,有一塊小小的平台,如果不是溫娜跳下去,根本冇人會注意到。

“快下來吧,小心點兒。”溫娜仰頭喊著,召喚我也跳下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