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五十章——信徒(四)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酒?”

“對!那時候我已經對這裡的氛圍感到有些懼怕,我怕我哪裡做的不好,周圍的無數雙眼睛就會緊緊盯著我,然後把我撕碎,所以我也喝下了那杯酒,但我當時留了一個心眼,並冇有全部喝下去,大部分的酒都順著我的嘴角流了下去,很快,人還是一批批的昏倒!”

難道溫娜他們也喝了這種東西所以沉睡過去失去了意識?

“然後呢?”我急切的問著眼前的靈體。

“他在高台之上得意的大笑,我看到他揪起地上一個人衣服,從他的頭頂拽出來什麼東西,就開始大口啃食起來!我當時想大叫,我想趕緊逃跑,可自己的身體也從腳底開始麻木了,半點都動彈不得...我想他那時抽出來的東西,應該就是魂魄...”

“因為我冇有將他分發的酒喝完,所以我的意識還算是很清醒的,這對於我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而是加倍的痛苦,因為我當時也清楚的感受到了他將我的魂魄抽離時那種抽筋拔骨的痛,還有他在我頭頂啃食我的魂魄時,發出的駭人的咯吱聲...後麵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你能告訴我,如今是什麼年份了啊?”

“現在是2200年了。”

“居然已經...過去了五年了嗎...這五年...我這五年到底怎麼了...?”在悲哀裡度過的時間似乎是格外長的,顯然靈體經曆的這傀儡生活的五年對他而言遠遠超過了悲傷的分量...

“謝謝你...讓我能在生命的最後做了一回人..而不是...彆人的...傀儡...”

靈體的聲音隨著他靈體顏色的變淡也越來越縹緲,最後再傍晚的夕陽下,被一陣清風攜卷這幾片樹葉就這樣吹走了...

悲迴風之搖蕙兮,心冤結而內傷。我要麵對的黑夜到底還有多漫長...這一幕幕慘劇不斷的在我的麵前發生著,我卻隻能抑壓著這長留在內心的悲涼。眼前所存在的一切是仿彷彿佛,讓我什麼也看不清爽,我的心卻像是沸騰的水,不住的跳躍動盪。

我用雙手搓了搓臉,我需要消化一下,靈體說的內容,那些關於‘他’的計劃太可怕,也許靈體也隻是告訴了我其中之一二,這冰山一角下隱藏的,我真的有把握對抗嗎?

他的目的僅僅是要這些傀儡嗎?僅僅是把這些人的器官取出來為自己所用嗎?還是像他告訴眾人的那樣,他要做新時紀的神?

我握緊了拳頭,雖然我不明白對於眼前的黑暗,我到底能否劈開...但我必須儘力一試!

“走!”

“去哪裡?”溜溜問我。

“你們是能感知靈體的,對吧?”

溜溜點點頭。

“我想知道,我現在打開肉眼和追眼之後看到的東西,和你看到的世界一樣嗎?”

“主人,你是不是有點...”溜溜在組織語言。

“有點啥?”

“對,就是有點傻。”

“?溜溜?你說我傻?”

“那可不?我眼睛比你出那麼多個,看到的東西肯定和你不一樣啊...而且我不是告訴過你嗎,我們所有蜘蛛所看到的東西都是相通的,哪怕有我冇親眼見過的東西,有其他蜘蛛看見過,那對我們來說都是一樣的,我們共享視角。不過我能看到主人,而且看得很清楚!你長的是一副很有活力的樣子!”

........

長的有活力?我真冇聽過這樣誇人的...

溜溜吩咐那些人頭蜘蛛,在這高牆之內仔細尋找,我守在溫娜旁邊,靜靜的看著她。

也許她曾經也是這樣一次次,守在睡得跟死豬一樣的我旁邊,這樣靜靜的看著我,守著我...

我的鼻子有點酸...

我把手放在溫娜的眉心,想試試能不能再用追眼感覺到什麼...

我努力集中精神,在一片黑暗中,集中出一個光亮,然後就往這這光亮中鑽。終於畫麵被打開了——

我看到,溫娜正躺在一張床上,嘴裡插著管子,旁邊有人在來來回回的走著,溫娜的兩隻手臂上,都插著針管,那些人應該是在為她輸血...

不!他們不是在輸血!是在抽血!

血袋裡的血液並冇有被輸送進溫娜的身體,反而越來越多...溫娜隻有眼皮微微顫抖,慘白乾涸的嘴唇蠕動著,什麼都冇有說出來...

溫娜這到底是在哪兒啊?難道是在這高牆之內?是我被‘他’囚禁的時候發生的事情嗎?可我之前檢查溫娜的身上並冇有看到可疑的針眼,也許這是更早之前發生的事...

我急的要發瘋,可是在她的記憶片段中,我隻是一個旁觀者...所有人都聽不見我的怒吼...

我在溫娜的身邊,想伸手去抱她,卻撲了個空,這是她的記憶,我並不存在,也不能改變...她微弱的聲音,最後在我耳邊響起...

“想...多陪陪..你...”

我看向旁邊有一個床號,寫著19,這是一間醫院,所以會有編號!

我的意識無法繼續集中,清醒了過來,滿臉都是淚痕...

我看著溫娜慘白的唇色,不管不顧的用那把匕首劃開了自己的手心。

不管那些人是在哪兒抽了你的血,現在我就把我的血給你!

我將匕首深深刺入手心,讓傷口的創麵更大一些...

血液隨著溫娜的嘴角流了一部分進去,但更多的是溢位她的唇角。

我知道,我這是徒勞...血液隻有通過血管才能輸入...可我偏要這樣試!

“溫娜!你不是說我是元人嗎!為什麼我這麼冇有用!“

我仰天怒吼!

“呸...好腥...”

“溫娜!”

溫娜真的醒了過來!

我欣喜若狂!

雖然她的臉色還是慘白,身上也冰涼...

“我說了,想多陪陪你...但是你也看到了...我冇有時間了...”

“到底怎麼了?我剛剛看到的畫麵是什麼時候的事情?為什麼又說冇時間了...”

“你們這是乾嘛了?”夕霧和朝陽也揉著眼睛坐起身來,“怎麼到處都是血啊?你不會以為我們死了準備跟著殉情吧?”朝陽看著我滿手的鮮問到。

“殉情個鬼啊!你個小毛孩懂不懂殉情是啥意思就亂用詞啊...”

“你不會還把你的血滴到我們嘴裡了吧?呸呸呸!”夕霧看到溫娜唇角的鮮血,以為我給他們也餵了我的血。

“你想多了,還冇輪到你呢!”

溫娜心疼的捧著我的手,一邊輕輕的吹著我的傷口,一邊為我包紮...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你們三個人怎麼都昏倒了,嚇死我了!”

看到他們三人冇事,我的心終於放下了,語氣也快活了不少。

“不是你讓我去找醫生嗎?我找了一圈冇見到人,回來就看到溫娜摔在地上,我就和朝陽兩個人把溫娜抬到了床上,冇一會兒,那個小孩的爸爸就過來了,還帶著醫生,說懷疑溫娜是不是感染了外麵的什麼病毒,要給我們三個人都檢查身體,還要抽血化驗,我見他們說的跟真的一樣,而且溫娜當時確實燒的嚇人,我也擔心啊..就讓他們抽血了唄...抽完就暈了...”

夕霧連珠炮一樣的說著...這一段時間,這個冷冰冰的女孩好像也有不少的改變,從前她從不會一口氣說這麼多話...

“那根本不是小男孩的爸爸,是他老婆!”

“啊?”夕霧和朝陽麵麵相覷。

“主人...我們冇找到...可能他已經跑了...”溜溜順著樓房的外牆爬到視窗,把腦袋伸進來報告,“哎?他們醒了啊。”

我點點頭。接著向夕霧他們講了我被打暈後發生的事情,包括那個小男孩的皮囊之下的怪物,八字鬍鬚男人身體裡的兩個影子...還有那些人頭頂的鐵釘,靈體給我的敘述...

我一股腦兒的向他們講完,天已經完全黑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