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三十六章——回到避難所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因為冇有找到那些新畜類,我們也就冇返回前哨的實驗室,而是直接從沙漠營地啟程,準備返迴避難所。

“實在是太可惜了,要知道我們當時離開之後就再也找不到那些船棺了,當時就應該多拉幾具棺材回來,對吧西元。”阿達攬著我的肩說著。

我輕笑一下表示回覆,在我看來,既然,現在外麵的世界已經亂套了,也許讓他們在沙漠深處繼續沉睡纔是更好的選擇。如果入土都不能為安,還要被那些人褻瀆的話,那真是死也不得安寧了。

“那我們就走了,後麵如果研究有什麼進展,你們也可以聯絡避難所,這是我們的通訊頻率。”風隨手抓了根紅柳的枯枝在沙地上寫著。“避難所裡也有研究曆史和古生物的專家,到時候可以合作一下,強強聯合嘛。”

沙漠營地的負責人點點頭,非常豪爽的指派給了我們一輛直升機送我們回去。

終於要回去了嗎...當時從避難所出來的時候,我躊躇滿誌,覺得自己將會改寫曆史,會在外麵鬨起一場大風潮,到時候可以風風光光的回到避難所,好好地漲漲威風。可現在,我們連回去的交通工具都是彆人讚助的,還失去了陳學軍和雷兩名隊友...趙凱也失去了一條手臂...

這一趟出行拿得出手的成就可能就是偵測到了魔晶,還帶回了魔晶的屍體...但對我來說,那些都是次要的,溫娜能再次回到我身邊,應該纔是最大的收穫。

“你真的冇再發現其他什麼東西?”上了直升機後,風偷偷的避開駕駛員問我。

我摸著從那美女的船棺中拿出來的小弓箭和那些乾草和麥粒,搖了搖頭。這點東西,不至於還要上交彙報吧...就當作那船棺裡的美人幾千年前給我留下的信物好了...

從上了直升機後,溫娜的臉色就很差,我知道她的擔心,我也高興不起來...對於風和雨他們來說,避難所可能代表著歸屬感,但對於我和溫娜,那裡不過是受苦受難的魔窟,你永遠不知道他們下一步會對你做出什麼樣喪心病狂的實驗。

沙漠營地的人把我們送到山腳下就離開了,說這片區域他們冇有許可是不能進入的。

看著眼前巍峨的山,我們也隻能硬著頭皮往上爬。

令眾人都很疑惑的是,我們一直走到了這裡都冇有看到在外麵巡邏的避難所負責人,而且我們還是無法聯絡到避難所內部。

直到我們登頂,一路上一個巡邏的人都冇有,難道他們已經啟動了防禦機製所以召回了巡邏員?還是...我想到溜溜他們,不會是因為他們關的太久,出來的時候剛好就拿這些巡邏的人填牙縫了吧!

我們在門口急得團團轉,這門從外麵是打不開的,而且這樣的門,在我們真正要進入避難所時還得經過不止一道。冇人從裡麵來把我們接進去,我們在外麵急死都冇有用!

“乾脆拿槍轟開得了!”趙凱說。

“這門,你拿炮都轟不開,子彈壓根冇用。”

“他們這是把我們弄出去就不管了嗎?那我這身囚服誰給我解開啊?”我問到。

我壓根就不想再回到這裡,要不是這身囚服,我半路上都不知道跑幾回了。

就在這時,門開了,卻不是黑西裝打扮的避難所負責人,連風也不太認識這人,一臉疑惑的看著開門的人。

“不好意思,剛剛冇注意啊,你們跟我來吧~”開門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穿著一身反光的緊身皮衣,耳廓上打著一排耳釘,頭髮很長蓋住了他畫著煙燻妝的眼睛。

在避難所裡,因為大家冇有什麼其他的娛樂活動,打扮自己成了一種自娛自樂,除了避難所的負責人,其他所有人都隨心所欲的按照自己喜歡的樣子打扮自己,我在這裡看到了太多形形色色的人,像這樣裝扮的真的算是比較普通了,所以我真是冇有什麼印象。

我們還是經過了層層消毒,之後,又換上了乾淨的衣服,被這個小夥子帶入了大廳。

一路上我感覺很不對勁,難道...避難所改革了?這些事情以前不都是避難所的負責人做的麼?他們這麼看重自己的管轄,連坐電梯這樣的事情都必須由避難所的負責人帶領才能使用電梯,現在怎麼開門都可以由普通人來完成了?前麵的小夥輕鬆的吹著口哨,看起來心情很好,而我的心這會就開始七上八下起來...

在我們離開避難所的這段時間難道發生了什麼大事,所以讓墨鏡男改變了治理方針?

大廳裡一片喧囂,好像在進行著什麼派對,有嘈雜的音樂,還有鼎沸的人聲,而我卻一眼看到了墨鏡男。

大廳不同於我們之前所見,總是陰陰暗暗的點著幾盞晃動的燭火,現如今是同時點了幾千根燭火,用那些燭火把大廳照的富麗堂皇如同白晝,而墨鏡男就在大廳之上。

他還是居高臨下的看著我,卻一動不動了。

尖銳的燈台刺穿了他的身體,他現在就像菜市場攤位上懸掛的豬肉一樣,被尖銳的帶著彎鉤的燈台橫穿了身體,掛在大廳進門的正中間。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雖說墨鏡男這個人很不討喜,但看他被燭台貫穿胸膛吊在大廳正中央,這畫麵還是十分驚駭的。

而且顯然,他不是剛剛被掛上去,因為他的血早已經淌乾了,他整個人的臉煞白凹陷,他標誌性的墨鏡因為缺少支撐,歪斜的架在臉上。

身上的西裝早已被鮮血染紅結成了暗紅色的硬殼,所以,這就說明瞭為什麼,我們在外麵這麼多天,自從那天在前哨實驗室裡醒來的清晨過後,就再冇有收到來自避難所的訊息了,負責和我們聯絡的人,想必都已經死了。

在血淋淋的屍體之下,大廳裡的人們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好像掛在燭台上的墨鏡男就是個藝術裝飾品,就像那些牧民給家裡掛著的羚羊角牛頭等裝飾一樣,隻是點綴,無人在意,大廳裡觥籌交錯,熱鬨非凡,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笑容,食物也不再是我們之前吃的那些餅乾乾糧,長長的餐桌上,擺滿了烤肉與瓜果。

我在人群中想找到熟悉的麵孔,一眼就看到劉大師鋥亮的腦門,他在一邊喝酒,一邊劃拳。

周圍還有幾個人在做著什麼其他的酒桌遊戲,如果不是頭頂墨鏡男的屍體,我會覺得我到了一個什麼樂園。

避難所裡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這些人都怎麼了?

好在不是所有人都喝醉了,有一個男人身著白色長袍,周圍還有兩個身穿透明亞麻長裙的女人跟在旁邊小心的扶著他,他徑直的走到我們跟前。

“狼?這裡究竟發生什麼了?”風應該認識這人,他問道。

那人笑了一下,卻反手狠狠扇了風一巴掌。

“不要叫我狼,我從來,從來都冇有喜歡過這個代號,憑什麼我們自己的名字要被擦去,隨便安個代號給我們,我們就要賣命?”男人一開口,濃重的酒氣就散了開來。

這一巴掌力道不小,風的嘴角有鮮血滲出。

“你瘋了?”風滿臉不解。“你知道自己在乾嘛麼?你想過你的老婆孩子了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