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六百一十二章——天有異象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10-05 01:45:25 源網站:siluke

-

熟悉的小禪院,熟悉的禪室。

中年和尚上前敲了敲門說道,“師兄,你說的貴人來了。”

“你先去吧,今夜讓弟子不要來打擾,我要個貴人商量要事。”禪師裡傳來方丈熟悉的聲音,比之卻多了些蒼老之意。

我推開了禪室的門,裡麵依然是一盞昏暗的孤燈,照映著端坐在坐榻上的方丈。“久違了,我聽方丈近來時間似乎有些勞碌。”我關上了房門,隨後也在方丈對麵端坐了下來。

“貴人所托之事,不敢怠慢,我已經在之前找到附近知名寺廟的方丈們,以佛教研討會的名義向他們傳達了這個危機,不過應者寥寥,隻有兩間寺廟因為是故交的關係,選擇相信於我,最後大家不歡而散。”方丈歎了一口氣,身影在印在牆上甚至有些佝僂。

看來他為了這件事情也十分憂愁,事情進展得也冇有想象中那麼順利。但是隻有三家是遠遠不夠的,響應的寺廟越少,能夠出的人力就更少,最後能拯救的倖存者也可能重蹈我那個時空的覆轍。

“既然想說動其他寺廟的方丈不行,那我們隻能兵行險招了。”我原本的計劃是讓方丈們能夠將這樣的危機感擴散出去,讓那些寺廟更多的信徒們相信這樣一場隨時可能會降臨的災難,再由我背後統籌整個計劃,看來這樣還是頗有些理想化了。

“貴人的意思是?”方丈聽到還有彆的辦法,頓時身子也挺直

了仔細聽。

“此乃非常之法,也起非常之效,不過於佛門來說,卻未必正大光明,所以方丈不必多問,幾日之後自見分曉。”我心裡想的這個旁門左道辦法自然是拿不出手來的,索性也不和這個老和尚說了。剩下的便是避難所之事。

方丈便開始說著眼下的進展和謀劃。

眼下寺廟還可以建設的名義來做這些事情,至於說挖地道,便是以雕鑿佛像為掩護,將整個避難所工程包裝成地下的佛雕觀賞,當然,最後這些佛像自然是不會有的,有的隻會是供給人們生活的基礎設施。至於後續的建造,就要依靠著方丈在本市裡的人際關係來做了,俗話說佛門廣結善緣,不少生意人都對這事深信不疑,自然操作起來就方便多了...

聊天一直持續到半夜時分,我便走出了禪室,沿著山路一路走到了山頂上,一覽眾山小。萬家燈火通明,整個城市都被燈光渲染成了壯麗的炫彩,而這芸芸眾生不知道一場浩劫正在向他們逼近,或許享受當下僅存的美好時光纔是正確的選擇吧。

清晨的露水都被哈裡亞隔絕在了三尺之外,我在這山頂上一直等到了山頂的第一縷陽光照耀在我身上。遠看整個城市此刻也甦醒了過來,路上行人車輛,車水馬龍絡繹不絕,這都是生活的模樣。

可我的生活呢....

腦海裡想起了溫娜,想起了夕霧和朝陽,還有一起在避

難所裡出生入死的幾個人,他們也隻是這千千萬萬人的一個縮影...我所行之事,將是拯救他們的大道。

一念及此,心裡油然升起一股捨我其誰的感覺,或許這纔是我的使命所在。

“哈裡亞,我們要玩個有意思的東西。”

“元初人上,這邊山上可冇有雲給咱們玩,要不咱們飛遠一些看看?”哈裡亞不解其中真意,還以為我想玩之前在雲層裡玩的遊戲。

“這次咱們玩點大的,還記得山下那條河嗎?咱們今天要用這條河嚇一嚇這些人,隻有讓他們相信天有異象,禍事降至,纔會有更多人都投入到避難所的事情中來。”我開始慢慢踱步往山下走去,穿過了幾個走廊小巷,又來到了刻著“大雄寶殿”的大殿前。

雖然是清早,但是此刻大殿裡虔誠叩拜的人已經絡繹不絕,許多人都選擇在早晨上山來上第一炷香,以示誠心,但是真有佛祖降下慈悲,卻也不是按上香的先後順序來的。早上下山的路況與昨日上山的一樣,人們都往與我相背的方向而去,迎麵走來的人艱難跋涉著,嘴裡也不忘念幾聲“阿彌陀佛”。

來到山下之後,我徑直便往不遠處的護城河而去了,這裡是哈裡亞最大的主場。

“哈裡亞,你下去弄出點動靜來吧。”我指著腳下的緩慢流淌的河流。

“元初人上,我不太明白,是像咱們之前那樣嗎?”

“不,恰恰相反,你

這次要弄出點大動靜,隻要不傷害到河邊無辜的人,你可以自由發揮。”我給哈裡亞隻限製了一個要求,希望既能讓它這個水精靈肆意的玩一下子,也能達到我的目的。

“明白!”哈裡亞一溜煙從我身上竄進了河裡,在水裡像魚一樣穿來穿去。

“這個地方雖然比不了之前的大海,但是好在河流水域很長,你要切記不要傷了岸邊的人!”我想起了之前和哈裡亞在無邊的海底世界的日子,說起來已經很久了。

護城河上由我腳下開始,兩朵浪花分彆往上下遊盪漾開去,所經之處,護城河裡的水彷彿變成了一體,就像一塊巨大的果凍一般。

我知道這是哈裡亞正通過兩個方向的浪花來確認河邊沿途是否有無辜的路人,既然這整條河都將會被哈裡亞所控製,即便是有意外,相信它也能夠應付得過來。

“元初人上,你可看好吧!”哈裡亞向我傳聲道。

隻見原本平靜的河邊上,河水突然就停止了流動,連帶著河麵上的水葫蘆也不再向著下遊飄去。

“哈裡亞,這還不夠。”

“當然不夠,接下來纔是重頭戲。”哈裡亞信誓旦旦的說道。

平靜的河麵上還是開始有了一些波瀾,河水開始緩緩的向著上遊流動,眼前的水葫蘆也反方向的漂流著。接著水中泛起了巨大的波紋,像是河底有一條巨大的魚在擺尾一般。哦不,這並不像魚,整條河就像是一

條被困住的巨蟒一般,河水像是巨蟒身體似的扭動著,濺起的浪花撲打在河堤上。

“元初人上,這樣子如何?”哈裡亞有些得意洋洋,似乎正在等待著誇讚。

“這個正合我意,要是再加點聲音就更能唬住人了!”

“這有何難!”

哈裡亞操控著河水凝聚的圓型身軀開始翻騰,水麵的浪花也變得更大了,這些異樣同樣也吸引來了周圍人的目光,紛紛走到河邊來看這一奇景。

突然間,哈裡亞操控水裡的身軀快速的往上遊去了,水流也全都被帶去。岸邊的人都在驚呼著,這一景象,相信他們這輩子都會銘記於心。

“水裡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河水倒流,這是不祥之兆啊!!”

“該不會是有人作惡,引來這樣的怪事吧...”

“可能是有冤屈吧,就像六月飛雪一樣的...”

岸邊的人議論紛紛,都拿出自己的手機拍攝著這等怪相,有的膽子大,湊到岸邊上去拍,而更多的人則是遠遠的看著。不過相信現在的傳媒速度,今天所發生之事必然肯快就會被人們所熟知。

河水開始劇烈的翻騰起來,河中的魚也被驚得躍出水麵,但是落下之後又被往上遊去的水流帶走。上遊遠處傳來幾聲像是龍吟般的聲音,將我身邊一眾的圍觀群眾嚇得不輕,有的人手機也被嚇得掉地上,趕緊撿起來藉著錄視頻。

“元初人上,最後這幾聲還可以吧?”

“有

那個味兒!今天咱們就到這兒吧,相信就憑藉這個,咱們已經能達到目的了,讓河水恢複正常吧。”我看著眼前這些人正在激情討論著,相信要不了多久就會傳到之前方丈所說的幾個寺廟方丈的耳朵裡。

河水在最後一聲龍吟聲之後,翻騰倒流的現象便戛然而止,恢複到了平時的樣子,隻是流速變得快了一些。

哈裡亞變成一道水流從腳邊回到了我的身上,熟悉的冰涼之感又回來了。

“今天哈裡亞算是立了大功,現在咱們隻需要等今天這個事情發酵一下,就能著手實施咱們的計劃了。”

“元初人上,叫發酵?”哈裡亞呆呆問道。

遠處一輛黑色的車停了下來,車上下來了幾個扛著攝影機的人,隨後又下來了兩個拿著話筒的記者,正在對剛纔目睹了這一異象的市民們進行采訪。七嘴八舌的聲音和各個視角下的視頻讓記者們心花怒放,這可是鐵定的大新聞頭版,臉上激動喜悅的表情讓他們好像完全忘記了這件事兒帶來的影響。

“哈裡亞,趁現在他們眼睛都在河裡,你找個地方將我送到山頂禪苑裡去。”我開始刻意走向了人煙稀少的地方,找到了一個角落裡。

哈裡亞將我包裹起來,隨後如同之前一樣藉著水流的力量將我從山的背陽麵,送到了山頂上,我們觀日出的地方。

落地之後,我沿著山路來到了方丈的禪室之外,輕輕釦門。

方丈,是我。”我自報家門。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