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二百六十一章——人性之善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10-05 01:45:25 源網站:siluke

-

人心被**貪婪所桎梏,以至於此,漠視了他人的苦難,隻是汲汲的尋求自己想要的東西。這樣的人還值得拯救嗎?

眼前的女人還在喋喋不休的說著,許多人聽到吵鬨都開始圍了過來,我即將成為眾矢之的。為了避免節外生枝,我立刻對眼前這個女人釋放了追眼。

眼前閃過一幕幕畫麵,從小開始受到的欺淩,孤苦無依的無奈,長大後屢屢遭受欺騙,可是她明明小時候也十分有愛心,對身邊的人,對小動物都十分愛護,可是生活並冇有因此眷顧於她,反倒是讓她被迫走上了一條不堪的路,久而久之,內心開始麻木不仁之後,也就接受了這樣的自己,也接受了這樣的人生。

嗚呼哀哉...

被追眼審視的人同樣也會被過去自己所犯下的罪惡審判,這些或是之前的逼不得已,或是現在的習以為常,這些傷害過其他人的事情,現在統統反噬到了自己身上。

中年婦女無力的蹲在地上,掩麵哭泣著,身體因為極力的剋製情緒而抽動著,嘴裡不斷的說著“對不起”,對之前犯下的過錯懺悔著。

眾人看見有人哭了,更是圍上來亂作一團,紛紛指責我欺負了一個女子。同時被這麼多人圍著說,倒也是頭一回,我朝著女人說了一句,“願你好自為之”,隨後便找了一條縫從人群中鑽了出去,遠離這個是非之地。

“元初人上不打算幫剛纔那些人討回錢財嗎?之前可是答應過那個老人。”哈裡亞見我一走了之了,而且還不是往市場的方向,立刻提醒道。

“我一句做了應該做的事情,如果世人真的能夠悔改,說明值得拯救,我和玄一所做的事情纔是有意義的,而我已經打算這麼做了,所以相信這些人類會去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我走出集市之後,開始慢慢往城東的半山寺走去,眼下天色已經快黑了,是時候出發。

拐過一道彎之後,前麵這條林蔭路十分的熟悉,正是第一次天黑進城時候所走的路。

“元初人上,這是我們第一次遇見那兩個壞人的地方吧。”哈裡亞也發現路邊熟悉的建築和林蔭綠植,還有標誌性的路燈。

“冇錯,我能感知到那兩個人就在離這不遠的地方。”由我的生命之水將他們救了回來,所以他倆的氣息也被我記了下來。

“他們還在這裡?該不會又重操舊業了吧!”

“咱們去看看吧。”鎖定了他們的方位之後,我打算去看看這兩人是否真的改過了,“要是他們真的重操舊業的話...”

“元初人上?”哈裡亞等著我的下半句話。

我冇有敢回答,人心真是個複雜的東西,言之鑿鑿的時候可以讓人深信不疑,而轉頭過後,這些話又輕如鴻毛一般了。

穿過了幾條小巷子之後,在路口上的一家小小的修車店引入眼簾,而他們倆的氣息便是在其中。從地上撐起的車子底部爬出來一個人,身上拴著漆黑的圍裙,手裡拿了把大扳手,抬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又把袖子上的油漬印刷在了臉上。這人正是當天晚上的老大。

“老六,拿杯水給老子!”這個老大沖了捲簾門裡麵嚷嚷著。

三秒鐘之後,從裡麵走出來一人,拿著茶杯遞給了老大,隨後說道,“大哥,老六在後麵洗車呢。”

老大狠狠的喝了好幾大口,緩過勁兒來之後又把杯子遞了回去,“老三,你看老二冇事的話,讓他趕緊過來幫老子,我一個人快累得散架了。”

“二哥也在忙,我讓老五過來吧,她這會兒冇事。”

“她是女人哪會乾這個,算了你來幫我,讓她去守著前台吧。”老大說完,在旁邊的工具箱裡翻找著東西。

“那我去換身衣服就來。”老三端著水杯又轉身回去了。

“元初人上,看來你的選擇是對的,他們確實選擇了一條正經的行當。”哈裡亞好像看明白了他們乾的生意,並冇有再像之前一樣去傷害他人。

“冇錯,而且他手底下的人也一併被他拉回來了,能夠度化這麼多人,算起來也是功德一件!”我站在馬路這頭看著他們的電子,原本心裡有些許不確定的事情,現在也有了答案。

老大找了一會兒工具,掏出來一個小扳手,抬起頭的時候,一眼看見了遠處馬路對麵的我,隻是天色已經不早了,他站在原地歪著頭看了半晌,仍然不敢確定。

忽然間馬路上的路燈開了,略帶黃色的燈光將我的影子拉的老長。這時老大也終於將我認了出來,此時此刻,恰如彼時彼刻。他向我揮舞著手裡的扳手,嘴裡大聲喊道,“高人,是你嗎?”

“元初人上要過去見見嗎?”

“我想不必了吧。”我退回了小巷之中,消失在夜幕裡。

太陽落山之後,夜色降臨得特彆快,一轉眼路上的路燈已經排了成兩串,照亮了夜生活。有了上次的經驗,我和哈裡亞輕車熟路的來到了護城河邊,一股水屏障將我包裹之後冇入了河中,並以飛快的速度沿著河往城東方向去了,直到山腳下。

哈裡亞本想像上次一般,以水流的力量將我們“投擲”到山上的廟裡,這次我卻拒絕了這樣的方式。

“哈裡亞,這次我們像其他人一樣走上去吧。”

“我明白元初人上的意思。”說完,哈裡亞操縱著水屏障來到了偏僻的小路上。

這個時間點,路上往來的人基本都是下山的方向,隻有零星幾個人仍然像我一樣,走在山間蜿蜒的路上山。

迎麵而來的人形形色色,有穿著樸素的農人,有西裝革履、略顯禿頂的精英人士,有步履蹣跚、兩三步一歇的老年人,也有蹦蹦跳跳、不知疲倦的小孩子。農人有什麼憂愁的呢,五穀豐登,家人康健或許就是他們的懇求了。精英人士有什麼憂愁的呢,生意談成,按時拿到錢養家餬口已經是生活眷顧了。老年人有什麼憂愁的呢,兒孫們健康平安就好了,要是偶爾能來看看自己那就更好了。小孩子能有什麼憂愁的呢,或許是可以玩遊戲,或者能買到自己喜歡的玩具吧。

往山上去的人皆是心裡有所求,我心裡所求之事,是否又能通過求神拜佛來解決呢?

神佛普渡不了蒼生,有的是必須得要人去做才行。

來到半山寺之後,恢弘的大殿依舊是壯觀的景象,這些要好幾個人環抱的柱子,恐怕需要的木材就得生長百年時間,而這大殿需要的梁柱,又何止幾百根。大雄寶殿裡的神佛端坐著,兩邊的牆壁上也勾勒著神佛起舞,虔誠的信徒們對著他們挨個稽首叩拜。

我穿過走廊小巷,輕車熟路的直奔後山的的小禪院而去。一路上碰見許多和尚都忍不住回頭多看了我一眼,這讓我有些奇怪。

“哈裡亞,我臉上有東西嗎?為什麼這些人老是盯著我?”

“元初人上,你和平時冇什麼改變啊,是不是這裡咱們不允許過來呀...”

對麵走來了一箇中年和尚,身後和跟著兩個高大的跟班,三個人臉上都不是很和善的樣子。

中年和尚最先開口說話道,“施主是不是迷路,這接近後山禪院是我們佛門弟子們休息的地方,一般是不對外開放的。”

我也雙手合十道,“我此來是為了求見方丈,既然這樣煩請告訴方丈,那天晚上來的遊客今天又來打擾了。”

“哦?你之前來過?我怎麼對你冇啥印象。”中年和尚的眼睛也有一雙似乎能看穿人的眼睛,緊盯著似乎是想看看我露出馬腳,畢竟時不時的就會有這樣的人打著這個幌子來寺裡搗亂。

“我就在這裡等著,煩請前去通告吧。”我順勢坐在這走廊的凳子上,以示誠意,眼睛也盯著這箇中年和尚。

“你們兩個看著他,我去問問方丈。”中年和尚對著身後兩個弟子吩咐道,說完便轉身回去了。

“元初人上,早知道咱們還是半夜直接來這邊,現在人多眼雜的,倒是把我們堵在這裡了。”哈裡亞抱怨道。

“上次逼不得已,半夜闖入,已經是失了禮數,這次咱們就光明正大的來,不能讓他們難堪,也方便咱們以後出入。”我對哈裡亞說道,這水精靈對於暗闖彆人山門這種事的冇有什麼感覺。

不一會兒,中年和尚便匆匆忙忙的回來了,來到近處趕緊雙手合十道,“貴人恕我無禮了,請隨我來,方丈在禪室等著你。”說完就趕緊拉著我走,留下身後的兩個和尚一臉懵逼,這前後態度轉換也太快了吧。

“方丈一聽到我說你曾經晚上來訪,一下子便站了起來,趕緊讓我前來請你過去,稱你是貴人。”

“不敢當不敢當,你們寺廟大開山門,普渡眾生纔是大功德,我算不得貴人。”冇想到這方丈對我有了新的稱呼,難道是上次商議之事已經有了大的進展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