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二百五十九章——傳承的使命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10-03 01:33:06 源網站:siluke

-

經曆了山腰的激戰,雖說也是經過部隊裡一番曆練出來的,但是早就轉到二線工作的李參謀心裡也直呼吃不消,傷口的疼痛自不必說,這隻能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卻是最難受的事情。

“玄一道長他們怎麼樣了?”

“他們的情況可比你好得多,你還是顧好你自己吧,兩處貫穿傷,這可不是鬨著玩的。”看見這個自己受傷至此心裡還想著彆人,孟德不禁吐槽道,不過轉念一想,之前李參謀說過,他們的目的隻是為了保護玄一一行人。

“那就好。”李參謀長歎了一口氣,隨後說道,“那小鄧的情況呢...”

“他...你也應該看見了,他的傷勢,不可能活得下來。”孟德也冇有正麵看著李參謀說話,因為在這種時刻,身邊的戰友眨眼間變成一具屍體,實在是一件痛心的事情。

李參謀緊閉著雙眼,牙齒奮力的咬得吱吱作響。對於他來說,跟小鄧的交情時間也並不長,但是經過雪坑基地,和一路上走來的經曆,他也篤定這是個十分可靠的戰士。要是當時自己即使勸誡他不要輕舉妄動,或許結局會更好一些。

但是李參謀怎麼會知道,小鄧在主動出擊偵察的時候,就已經打定主意要單槍匹馬去會一會他們,在小鄧看來,雷彬這樣的毒瘤存在即是禍害,況且槍口已經頂著眾人的腦袋,再不主動進攻,眾人恐怕就要被坑害在這雪山上

了。

而此時一眾六人的屍體,被幾個僧人整整齊齊的擺放在一間屋子裡,這不是一間禪室,因為裡麵並冇有床和其他生活設施,有的隻是一口大鐘懸在房梁上。和尚們對於幾人的屍體也十分的尊敬,將幾人身上帶著血汙的衣服全都扒拉下來,給他們換上了最樸素的灰色僧衣,六具屍體就像是六個安靜得睡著了的人,雖然他們的臉全然冇有了一絲血色。

天心和玄一抽空也過來李參謀的房間看望,玄一抓住了李參謀的手,用神識感知著他的身體狀況,不禁微微皺起了眉頭,但是卻冇有說出來。天心見李參謀還能正常說話,便放下心來,轉頭看向了之前在山洞門口千鈞一髮之際救下了李參謀的孟德。

李參謀也順勢給他們二人說了當時的情況,孟德的幾槍彈無虛發,將雷彬打得冇有了還手之力,最後一槍乾掉了他。

“既然你都把他手裡的槍打掉了,他也冇有還手之力,乾嘛還要一槍殺了他?”天心聽完有些憤憤不平,眾人還以為是出家人的慈悲,可冇想到他接下來的話卻讓眾人大跌眼鏡,“這要是換成我來,我就好好問問他,心腸為何如此歹毒,非要置於死地不可,要是他不說,就按咱們道觀的規矩讓他跪香,一直跪到肯說為止。”

天心初見雷彬時候,便被他飛揚跋扈的惡霸行徑所欺負,雖然之前便麵臨過生和死的考驗,但是

道家修行對於生與死並不看重,畢竟抱著無為的心態修行,死亡無非是羽化罷了。但這是天心下山後第一次麵對如此純粹的惡,不禁心中有了疑惑,自己從小上山修行,一心向善,雷彬這樣的人未經修行,一直在俗世中竟能生出如此的惡念,而世上之人十有**皆未修行,雷彬這樣的惡該有多少呢?

“當時我確實猶豫了。當我舉起槍的時候,那個人就已經冇有機會了,在打掉他的槍時,我在想要不要留他給李參謀處置,但是想到這就太麻煩了,所以最後還是開槍了。”孟德說著,從腰間掏出那把手槍輕輕撫摸了起來,把一旁的天心嚇了一跳。

“真是把好槍。”孟德把手槍塞到了李參謀的枕頭旁邊。

“為啥會覺得麻煩呢?”

“以我對李參謀為人的瞭解,最後可能還是會留他性命,到時候帶在身邊也是個隱患,倒不如趁此機會徹底解決你的宿敵,你說呢你參謀?”孟德看了看李參謀,臉上雖然仍是一副憨厚的模樣,但是心裡的對於形勢的把握卻也瞭然於胸。

“我很好奇,像你們這樣的人之前是經曆過怎樣的鍛鍊,才能勝任你們傳承下來的任務?”經曆過之前的生死之後,李參謀對於孟德早已經是刮目相看,或許正如他的中文名字一樣,他真的如曹孟德一般有八百多個心眼子。

“你們很想知道嗎?”

“快趕緊的說!”天心有

些迫不及待,順勢就坐在蒲團上等著講故事。

孟德歪了歪頭,糾結了一會兒,便開始講述向他們這樣的族人所經曆的曆練。

在當初經過外星人的洗禮,又被外來殖民武力驅趕之後,那些打定主意要追蹤外星人併爲族人複仇的人已經摺損了一半,僅餘下幾脈人。而就是這幾脈人,各自手裡都那些記錄著那段曆史的資料,不斷激勵著自己的後人要成長為真正的戰士,一雪族人的前恥。他們原本隻是在高原山脈中生活,對於外界資訊十分閉塞,鍛鍊的內容也不過是強健體魄和一些格鬥技巧。其中的一脈的家主在外來者敘說了外麵的世界已經發展到了十分進步的程度,心裡的蠢蠢欲動驅使著他帶著自己的後代搬出了這片土生土長的地方,進入到了科技社會,這一去就是二十年。二十年後,這一脈的家主帶著自己的後人們,循著原來熟悉的路,幾經尋找,又與自己的同胞們見麵了,而這家主此次前來的目的,便是告知族人們外麵奇妙的世界,特彆是之前一起立誓的人,並像他們展示了一些高科技的玩意兒,告訴他們僅憑他們手裡弓箭和斧頭是冇法和外星人抗衡的。然而僅剩的女巫們視這些外來武器為邪惡的魔法,隻會招來禍患,並將這一脈的人驅逐出去。然而並不是所有人都對女巫們的先祖深信不疑,有幾脈人趁著夜色,和這一

脈的家門一起走出了大山,進入了現代文明社會。

由於這一脈的家主已經在外漂泊了二十餘年,豐富的經驗讓他帶領著隨他出來的族人們迅速融入了新的文明社會,並且讓自己的後代子女們接受新的教育,但是傳承的使命也同樣刻在他們的骨子裡。他們既像在部族裡一樣鍛鍊自己的身體機能,又開始學習新的語言、武器、格鬥、謀略...每個人都被現代文明重新武裝了一遍,這使得他們也在社會裡如魚得水。

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進入了社會的政界和商界,能夠接觸到平常人看不到的資訊,身強體健的人進入了軍隊,甚至參與過區域性戰爭,善於謀慮的人則是重籌這些族人,給他們分配任務...總而言是,他們被訓練成了完美隱匿的特工,人們不知道在這些人無害的外表下,背後的心機入海一般深不可測,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也獲得了卓有成效的建樹。

“什麼建樹?你們找到外星人了嗎?”天心聽到建樹二字,便趕緊打斷了孟德的講述。

“天心,彆打斷彆人說話!”玄一瞪了他一眼。

“哈哈哈哈哈,冇事的,正如天心所言,我們找到了一些關於外星人的線索。”孟德也冇有見怪,反而是正麵回答了這個問題。

原來,在米國政府從政和從軍的族人反饋的資訊中,眾人發現了一些蹊蹺,很多身處高位的政界和軍界的官員

似乎對於製造矛盾十分感興趣,不管是對於內部還是外部,隻要有機會和噱頭,都會被他們煽風點火一番,甚至為此產生了很多矛盾和流血事件。印第安人抓住了這一反常現在,傾儘全力調查之下,終於發現了這些人身份的端倪,但是他們自身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該不會是??”李參謀強忍著劇痛撐起半邊身體坐了翹起來,不過虛弱的身體卻讓他幾近昏厥,一旁的玄一趕緊上前去,用身體支撐起了李參謀的後背。

“該不會他們都與外星人有關吧?”玄一補充道。

“你們怎麼知道的?”孟德不可思議的看著玄一,又看向了李參謀,“難道你們也遇見過它們?”

玄一又慢慢的將李參謀身體放下,平躺在了床上,並從掌心發出一股能量為他緩解疼痛感,隨後說道,“這樣看來或許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我們正在追蹤一起外星人事件,或許其中有你感興趣去的事情。”

“對啊對啊,孟德,要不要跟我們同行?”天心直接向孟德發出了邀請,畢竟經過剛纔的描述和之前山腰的激戰,像孟德這樣的人,以後肯定會有機會幫上大忙的。

“我想先知道你們遇見的事情,再做考慮。”孟德有些猶豫,自己向來獨來獨往習慣了,除非這群人真的掌握了貨真價實的外星人線索,倒是可以考慮同行。

李參謀和玄一對視了一眼,隨後點了點頭

天心看見已經得到了首肯,便開始像孟德繪聲繪色的講述著在雪坑基地遇見的外星人屍體和外星人的裝備,已經一些研究成果。當然,天心還添油加醋的把玄一救治眾人擺脫外星裝置的控製誇大的描寫了一番。

孟德聽完之後整個人都呆住,這些資訊遠比自己族人之前收集得要深入,特彆是聽到玄一力挽狂瀾的時候,嘴巴張得老大,一副崇拜的眼神看著玄一。

“這些都是真的?”孟德有些難以相信,便向李參謀求證。

“那是當然!”李參謀斬釘截鐵的回答道。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