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二百五十八章——降臨之初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10-03 01:33:06 源網站:siluke

-

兩位年輕的僧人看到盒子裡如同葫蘆大小的溫娜,臉色十分的肅穆,先是伏在地上行了大禮,接著躬身來到這一台子邊,兩個人合力小心翼翼的將盒子捧了起來。

房間外麵,一輪圓日正正的掛在廟宇頂端,日輪的周圍是一圈大大的耀眼的彩虹光芒,這一圈的日暈讓陽光不再那麼刺目,溫柔的將能量輸入空地中央,小小盒子裡躺著的葫蘆。

陽光下,透明的薄如蟬翼的皮膚下,一顆小小的心臟有力的跳動著,一次次將凝結而成的心血輸送到身體的末梢。

以人類的胎兒相比較,同樣大小的胎兒應該是在母體內20周左右的大小。而溫娜並冇有母體的營養供給,她完全是靠著自己的能量漸漸適應地球的頻率,為自己塑造了一副肉身!

不可思議!

“為何這兩個僧人要這麼做呢?現在的溫娜對於他們來說完全是個異類,他們竟然主動將她保護起來,還把這房間佈置成這樣...”確實,即使在哈裡亞眼中,溫娜的這種生長方式也是離奇,更何況是作為普通人類的僧人。

“因為靈體。身體始終是需要能量的日積月累,逐漸生長,但是作為元初人,靈體的在降臨這個世界的時候就已經有了意識,溫娜也是通過靈體的意識,找到了這個僧人,在冰天雪地裡把自己救了回來,並教授了他們佈置了這裡。”

溫娜在這盒子裡,又沐浴了幾個日月的能量,盒子已經裝不下了,於是他們將盒子扯下,找到了一個廟宇裡用來裝貢品的最莊嚴的盤子,鋪上了層層軟軟的布,將溫娜從盒子裡轉移到了盤子中。

這時候的溫娜,除了不能翻身,手腳都已經可以自己活動了,這種活動往往要比她的意識命令慢一些,因為融合還不完全。

現在,溫娜的動作在我們看起來極其不協調,但是可以看出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她幾近透明的皮膚下,幾條大血管清晰可見,如同奔騰的河流充滿生機,又如同正在生長的樹木,漸漸分叉出新的枝椏,讓自己變得茁壯。

“元初人上!這些血管上麵好像有東西!”哈利亞湊近了一些,然後調整著視距,它頭頂的水滴一個個個放大,就像一個個厚厚的鏡片。

“元初人上,您快來看啊,這裡麵一定有什麼了不得的秘密!”

我看哈利亞性質高昂,於是,配合的也走近了一些。

不斷將血液的畫麵放大,那奔流不息的血液就好像凝結了一樣,再繼續放大畫麵,連續的曲線又變成一個個鮮豔的色塊,不停的重複放大的動作,色塊的顏色也開始褪去,變成了一個個奇怪的圖形,亦或是一種文字。

“元初人上,您看,就是這些!這是什麼意思啊!”

“這些便是溫娜精神能量的載體,記錄著她所有的記憶、意識,以及作為元初人的能力,溫娜隻有靠這些才能完成真正意義的轉生,否則都是不完整的溫娜。”我耐心的給哈裡亞解釋道,“不過溫娜通過這種最殘忍的方式壓縮了自己來到這個世界,或許冇法完整的保留這些能量的載體。”

“元初人上的意思是....”

“溫娜現在即使完全恢覆成人,相比之前會有些能力或記憶片段的缺失,原本這種方式的風險就是極大,但對於溫娜來說卻已經是最為穩妥的辦法了。”

“那有辦法恢複嗎?”哈裡亞焦急的問道。

“辦法嘛自然是有的。”

我看著正在快速成長的溫娜,回憶起了之前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玄一和溫娜本就心有靈犀,甚至平時大多數時候兩人都是用意識進行交流。本以為溫娜經過長途跋涉,會休息比較長一段時間,可幾人下來處理完李參謀的事情之後,便已經醒來了。

玄一推門而入,溫娜正盤腿坐在床上,雙手捂住口鼻,指間竟然有鮮血流出。

“怎會突然這樣?到這裡之後不是應該逐漸適應過來嗎?”玄一趕忙用自己的衣物替溫娜擦拭著口鼻間的血液。

“剛纔我沉於睡夢中,忽有所感,體內能量翻湧不止,所以才流了鼻血,我感到那個時間似乎快到了。”溫娜也靜靜的,任由玄一把自己臉上的血跡清理乾淨。

“既然如此,接下來我會和普玄法師安排此事,你不必擔心。”玄一緊緊握住溫娜的雙手,不斷安慰著她。

此事天心也匆忙的走進門來,看著兩人親近的樣子,又看了看玄一袍子上的血跡,擔心的話還是脫口而出,“咋回事啊?剛纔好好的,咋還流血了啊。”

“不必擔心,這是溫娜的禪機到了,我們要提前做好準備。”

“此事細說。”天心一臉似懂非懂的樣子,於是關上了房門,就著地上的蒲團坐了下來。

玄一和溫娜對視了一眼,隨後道出了溫娜來此真正要做的事情。

原來,甘丹寺作為最高峰附近的廟宇,當初在選址的時候不僅是因為這是塊有緣福地,更是因為這裡是離天最近的地方,溫娜降臨之時的通道便在此處。而現在要做的,便是等時機一到,玄一使用自己元初人的能量幫助溫娜修複當初降臨之時的損傷。

“那你剛纔說禪機已到,那就是現在了?”天心自從瞭解玄一和溫娜這對元初人之後,對這類事情也並不會感到驚訝了。

“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助。”玄一走過去拍了拍天心的肩膀。

“切~”天心對於玄一突如其來的客套有些不適,撐著手從蒲團上爬了起來,“都走到這個地步了,我也就送佛送到西,你說吧,我要做什麼...”

此時的另一間禪房內,兩個和尚將李參謀抬到床上躺好,寒暄兩句之後便出門去了,留下了孟德和地上的幾個大行李。

經過這一陣折騰,李參謀也恢複了些意識,隻不過背部受傷的他此刻躺著也冇法活動,眼睛掃視著屋裡的東西。這個禪室比溫娜的更大一些,生活用品也十分齊全,看來是一直有人在居住,房間裡貼著一張彌勒佛的畫像,供桌上的還有三根已經燃儘的香。

“你醒了!”孟德發現了眼睛正在左顧右盼的李參謀,趕緊坐到床邊上檢視一番。

“唉,不用看了,還死不了。”李參謀皺著眉頭又閉上了眼睛。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