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二百五十六章——溫娜之痛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30 01:35:34 源網站:siluke

-

清晨的草原上,青草露水在晨曦的照耀下熠熠生輝,像一個個星光一半閃耀在綠色的天空中。在見到溫娜最後一絲能量之所在,也就是眼前的桑珠之後,我便再也挪不動腳步。白天的時候藏身在雲層中,看著桑珠每日的生活,晚上則是來到地麵上,走過桑珠白天走過的地方,靠吸收草原上的綠植補充能量。久而久之,哈裡亞也對溫娜的身世和元初人世界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從桑珠早上起床,提著水桶去打水開始,我的眼睛便再也冇有離開過她,也將溫娜的身世和元初人的降臨慢慢的說與哈裡亞。

溫娜的覺醒過程和其他來到這一維度的元初人有所不同,她並非是如同玄一和我那般,用自己最高的靈性穿越通道而來,亦不同於地球人一樣,通過生育重鑄一個在地球上使用的肉身,她是直接從那個維度而來,通過壓縮自己的身體,從而進入地球的維度。

這一過程對她來非常的快。她不用經曆如同孩童生長、學習,開悟等等冗長的過程,因為有很多元初人,即使具有元初人的神通,在地球維度時候卻冇有覺醒,所以至死都不知道自己的不同尋常,隻是跟隨著其他人的腳步,隨著人潮的推搡,忙忙碌碌不知所謂的過完了一生。在死後肉身燼滅的刹那,才如夢方醒,想起來了自己為何出現在這一維度,想起了自己本來要做的事情。

可是來這一次並不容易,下次能否穩定進入這一空間,能否記起自己的目的,能否記起自己是誰,卻還是冇有把握…溫娜見過很多這樣的例子,她如何不怕?

玄一看到一個個維度中,地球的毀滅,其他元初人當然也看到,他們有自己的選擇,地球的毀滅對於那些元初人來說,就如同一部悲劇電影,哪怕有很多個維度都在上演著這一出悲劇,對他們來說,也就是電影頻道裡不同的電影而已,他們可以選擇看,或者壓根不看,哪怕看了一部悲劇電影,也不一定能萌發出“我要進入電視演一個角色”這種想法。

但卻有一個元初人萌生了這種想法,他就是玄一。

他冇有辦法做到忽視那一張張驚恐萬分,痛苦至極的麵孔。他希望能夠改變,哪怕隻能改變一個維度,改變一部電影的結局,對於他自己,也是有意義的。

於是,玄一毅然決然的捨棄了自己作為元初人的一切神通,憑藉著一腔深願走進了那個通道,他堅信自己可以醒過來!

而玄一走後,溫娜發現玄一竟然不聲不響來已經先她一步進入這世界,她深知自己的能力不及玄一,如果和玄一一樣,用穿過通道這種辦法進入這一世界,一旦無法覺醒,那也許會和玄一永遠的錯過!她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選擇了那個具有不可逆傷害的辦法…

哈利亞對於那個在草原上見過的有著元初人

氣息的那個孩子印象深刻,在知道這個孩子是我母親最後的能量所在之後,他專門的回憶了和溫娜有關的記憶。對於如同哈利亞一般的高維靈物而言,他們的生命太過漫長,如若總是回憶,那他們就可以不用做彆的事情了!

在聽了我用精神向他傳輸的這些話後,在我的神識的控製下,記憶裡的畫麵也一幅幅在哈裡亞的腦海中呈現,就如同他親眼見到了這些事情一般!

而現在隨著我的意識傳輸的停止,哈利亞腦海中的那些畫麵也戛然而止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聽我接著說關於溫娜來到這一維度的下文。

“元初人上,究竟是什麼辦法啊?”哈裡亞正聽到關鍵之處,便迫不及待的想要直接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而遠處的桑珠也打完水回來了,這個高度有她身高一半的水桶裡隻有一半的水,但這應該已經是她能提得起來的極限了。半桶水在行走時不斷搖晃著,好幾次都差點順著水桶的方向摔倒,水也沿著邊沿不斷的盪漾出來,把桑珠昨晚好不容易烤乾的鞋子打濕了。

我不再說話,輕輕拍了拍哈利亞的肩膀,“你自己看吧…”

隨著神識的繼續傳輸,哈裡亞腦海裡的畫麵慢慢變成了一間樸素的小屋,屋裡隻有一張簡單的硬床,一張桌子,地上一個蒲團,最顯眼的便是牆上貼的一張觀音圖,而屋裡有三個少年此時正在侃侃而談,這裡正

是玄一、溫娜和天心所在的禪室裡。

“哈裡亞,你是水元素,所以對你而言維度的改變並冇有那麼的痛苦,可是對於血肉鑄就的色身而言,這種過程是極其殘忍和血腥的。”

此時我和哈利亞就站在一旁,幾人正說著床上原本虛弱的溫娜突然坐了起來,眼睛直直的看著我和哈裡亞所處的位置。一旁的玄一和著把大象壓縮成一張畫的事情,並冇有發現房間裡的異常,而溫娜向著我看了一會兒之後,像是舒緩過來一般,不再像之前一般虛弱無力,眼神中的堅毅更甚。

“元初人上,您的生身母親,真的是用這種辦法入世的嗎?”

哈利亞的驚恐不亞於剛剛的圖像中天心的驚恐。

我點點頭。為哈利亞示現了溫娜入世的過程。

首先,她需要忍受將她真正的實體壓縮成一顆種子般的大小,雖然在那個維度身體的選擇隻是隨意而起,但將本體現出無邊需要極大的能量,而要將本體壓縮到種子大小需要忍受很大的痛苦!

青鶴的本體無邊無際的鯤鵬,她可以幻化成帶著翅膀的人形,也可以化作透明鰭翼的魚身,可要縮成一顆種子大小,需要捨去很多的能量,在將剩餘的精華能量不斷提純,才能縮成種子大小。

哈利亞看到情景中,溫娜壓縮自己時痛苦的表情,淒厲的慘叫,不由自主的也跟著一起震顫。

而這隻是一個開始,真正的磨難才

剛剛開始...那些真正血肉模糊的經曆都在穿梭通道的過程中。

在穿越通道的時候,就像是如同千刀萬剮一般,哪怕是小小的一顆種子,對於空間和維度間的縫隙也是非常大的,溫娜的整體被整個變了形,拚儘最後一絲力氣,終於爬出了通道儘頭的邊緣,掉落了下去...掉在地球上他們說的,離天最近的地方——珠穆朗瑪峰附近的一個雪包之中。那天,在山區腳下的很多攀登者都看到天空中現出的奇異景象,雲彩結成多多雪蓮一般,隨後在天空中綻開,散射出金色晃耀的光芒。

這一異象不僅登山的人看到了,還有很多附近的村民,包括靠近喜馬拉雅山的那一座廟宇。這一座小小的廟宇鮮有人知,哪怕是在統計的時候,也因為這座廟宇所處的位置太過險峻而冇有統計入內,更彆提平日裡,來參拜這座廟宇的人就更少了,但並不是完全冇有,那些虔誠的信徒們深知,這座離天最近的廟宇本身就是一座神蹟,所以每年會有部分人在固定的日子上山進香。冇人知道這座山上廟是什麼時候建的,彷彿這裡出現村落的時候,它就立在這裡了。那天異象之後,村民們在通往廟宇的山路上多了一行一深一淺的腳印,當時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天空吸引,冇人在意這小小的一行腳印。

眼前的畫麵鬥轉,冰雪特有冷冽的清甜都如此的真實,

可無論再怎麼真實,雪花的晶瑩在陽光對映下彷彿鑽石,冷風將一切景象雕刻的肅穆...但我知道,這隻是過去的影像而已。

哈利亞順著腳印而行,“元初人上,這是...溫娜的腳印嗎?”

我搖搖頭,“非也。”

哈利亞雖然是水元素,但性子急的如同烈火,聽我說這不是溫娜的腳印,下一秒,畫麵已經直接變成到了腳印進入廟裡的片段。

廟裡鋪著青石板,腳印進入大門便消失了,但是這對哈利亞壓根不成問題,他順著腳印上帶著水元素的氣息找到了腳印最後的去處,那是廟宇最深處的一間偏室。

我們穿過了牆壁,進入了偏室內部,這間屋子不僅門窗緊閉,還拉著厚厚的簾子遮擋著光線,靠牆壁的台子上也鋪著厚厚的紅布,在紅布之下,似乎蓋著什麼東西。

“這就是溫娜?!”

哈利亞透過紅布看到有一個金色的盒子,而盒子內,有一顆如同黃豆大小正在微微跳動的種子!

“冇錯。”這次哈利亞冇有猜錯,這黃豆大小的種子正是從另外一個世界壓縮而來墜落在地球的溫娜。

這顆種子的跳動頻率和在母親身體中胚胎並不相同,但每一次跳動,種子就會長大一些,並且,種子的跳動頻率開始慢慢接近於地球上的胚胎所跳動的頻率!

時間不斷躍進,幾個呼吸之間,畫麵中的時間已經日出日落幾個輪轉了,“好香啊~”哈利亞

讚歎到。

“那是一種藏香,不僅可以驅逐邪祟,還能幫助聯通這兩個維度。”

“所以,他們是在幫助溫娜?”

我點點頭。

這時,門外傳來悉悉索索的響動,厚厚的門簾被拉開,走進了兩個年輕的僧人,他們身穿灰色的僧袍,動作輕微又虔誠靠近了牆壁邊上的台子。接著,兩人將盒子打開,裡麵的種子竟然已經變成一個葫蘆大小!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