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二百五十五章——古寺故人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30 01:35:34 源網站:siluke

-

和尚看了看天心,又看了看玄一和背上的溫娜,隨即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看道友也是遠道而來,先進來吧。”隨後讓三人進了大門,玄一走過的時候,和尚忍不住多看了一眼這個不說話的少年和背在背上的少女。

“三位不知從哪裡來?”和尚一邊問著,一邊帶著天心他們往客堂去了。

“我們從川南小地方過來的,久居深山,想必法師也不知道我們的道觀,不過甘丹寺的大名,我們早就有所耳聞,故來拜訪。”天心刻意將來處改成了溫娜生活之地,冇有告訴這個和尚實情。

“甘丹寺隻是偏遠的小廟宇而已,不足掛齒,不過這山峰尋常人不會輕易上來的,你們是同師傅一起嗎?”和尚問出了開門時候心裡的疑惑之處,普通人能跋涉到山下已經很困難了,更彆說攀登這大學生,而眼前的三個少年卻做到了,雖然其中的小姑娘看起來好像累倒了。

“我道號天心,此行隻有我和我師兄玄一,額,還有我師兄的朋友溫娜。師傅常對我們說修行便是要克服內心的怠惰,雖道路阻,行則至也。既然我們誠心拜山門,自然是一步步走上來的。”天心宛如社交達人一般,一路上和這個和尚有說有笑,最後幾人到了客堂。

玄一小心翼翼的把溫娜放在一把椅子上,冇有風雪的摧殘,溫娜的臉色稍微紅潤了一點。

“這位好像身體抱恙,要不

先找個床榻休息。”和尚看著虛弱的溫娜,心裡也有憐憫之心,於是提議道。

“不必勞煩法師,我坐一會兒就好。”溫娜強撐著拒絕了和尚的好意。自從進到寺廟中以後,周圍的景象都給自己一種熟悉的感覺,彷彿回到了自己降臨到這個世界的那一天,腦海中混亂的記憶也不再像之前一樣毫無頭緒,開始抽絲剝繭般清晰起來。

“還未請教法師怎麼稱呼?”

“我法號叫普空,你們直接稱呼名字就好,我這就去通報我是師兄,一會兒他會過來看你們三位。”這個叫普空的中年和尚雙手合十之後,轉身出去了門外。

天心也找了個椅子坐下,隨後拿出了隨身的水遞給了溫娜,“你說的地方應該就是這裡了把,到了這兒你有冇有感覺好些啊?”

溫娜接過了水,輕輕的抿了一口,隨後點了點頭。

見溫娜比寺廟外麵的雪還要冷酷,天心又轉向玄一,“師兄,咱們千裡迢迢的過來,你總得給我說說你們的目的是什麼吧。”

玄一看了看溫娜,見四下無人,也就乾脆對了此行的真正目的,“此前我已經跟你說過我的身份,溫娜與我相同,隻是同為元初人,她卻選擇了另一種方式降臨到這個世界,以至於現在她的靈體不再像之前一樣強大,以至於不能容納之前身為元初人的精神能量。”

“所以當初溫娜降臨到這個世界就是從這兒開始的

”天心似乎已經徹底明白了此行的目的,也明白了為何玄一無論如何也要先帶溫娜過來藏地。

“是的,我們接下來要做的也是在這兒。”玄一輕輕的點頭。

遠處有人的聲音由遠及近,從說話聲能分辨出其中一人是普空,而腳步聲應該是來自兩個人。

一人走進門來,身著灰色的僧衣,比身後的普空略高一些,但臉色也是慈眉善目,“我是本寺的主持,法號普玄。”說完便雙手合十。

天心和玄一也冇有失禮,趕緊站起身恭恭敬敬的做了一個拱手禮,並介紹了自己的來曆。

“你們二位的來曆我聽普空說過了,但是她的來曆,我至今還是記憶猶新。小施主彆來無恙啊!”普玄看向了正半躺在椅子上休息的溫娜。

“普玄大師,我今天來此的目的是....”溫娜正說著,但是話到一半便被普玄打斷了。

“你不用說,當初你離開這裡的時候,我便預料到以後總有一天會再回來,今天我做功課老感覺心神不寧,不曾想是你回來了。”

經過兩人的對話,天心也知道了一些之前發生的事情。而與溫娜心靈相通的玄一,自然也知道溫娜自來到這個世界之後發生的一些事。

“可能是之前說機緣到了吧,我和大師還能再見。”溫娜說著,強撐著身體想要站起身來。

玄一和天心看見搖搖欲墜的溫娜趕緊上前扶著,而玄一手快一步幫助溫娜穩住了

身形。雖然精神有所好轉,但是身體的負擔和長途跋涉已經讓她體力透支了。

“要不你還是回你之前住的那件房休息吧。”普玄見眼前這個單薄虛弱的身體,已經全然冇有了當初送她下山時候的活潑,有默唸了一聲佛號。“普空,你帶他們去吧。”

玄一繼續把溫娜背上,再普空的帶路下前往另一個地方。天心向普玄道謝之後,也跟了上前去,但是看了看手裡的水之後,想起來差點被自己遺忘的事情。

“普玄大師,我還有幾個朋友,因為一些個原因...現在還在山腰上的山洞裡休息,懇請大師慈悲援手,帶他們上來。”

“你們在山下的動靜這麼大,我們在上麵早就聽到了,恐怕你的朋友也有受傷的吧,此番想要我們寺裡救他們。”普玄像是看穿了天心的心思,直接便把他心裡的想法說了出來。

“您法眼如炬,我不敢隱瞞,事情其實是這樣的....”天心怕主持普玄誤會了自己是行凶的一夥,便想當即解釋清楚。

“不必說了,佛門曰,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豈有不救的道理,你們先去休息,我即可讓寺裡的僧人並把他們帶回來。”普玄打斷了天心的解釋,想必在他心裡,這些解釋都是冇有必要的吧。

天心有心擔心這位住持會因為山下那場血腥火拚,而對他們有所芥蒂,正還想拉住他說清楚。

普玄仍舊阻止了他,並

耐心的說道,“你們既然都是溫娜的朋友,我會選擇相信你們。”說著拍了拍天心的肩膀,便往寺裡大殿的方向去了。

“溫娜的朋友...”天心嘴裡重複著這句話,隨後便去追趕普空和天心去了。

嘎吱一聲,一閃木門被推開了,裡麵簡單的擺放著一張硬床,一張桌子上擺放著梳子和鏡子,地上擺著一個蒲團,牆上貼著一副觀音圖,其他竟彆無他物。

玄一輕輕的把溫娜放在了床上,有幫她脫下了鞋子,讓她穩穩的躺好。

“小施主此番又回來了,有冇有熟悉的感覺啊?”普空也端詳著這間小屋子。

“冇想到這裡的東西一點也冇有變。”溫娜感受著曾經生活過的地方,要不是身體的虛弱,自己彷彿感覺回到了從前。

“普玄師兄一直囑咐我們要按時打掃這件房間,裡麵的東西也不許動,今日看來,師兄所料之事真的應驗了。”

“大師...”

不一會兒,天心也跟著進了屋裡,看見這簡易的裝飾,比自己道觀裡還要簡單。寒暄一陣之後,普空便去處理彆的事務前去了。

“玄一,你既然說你們都是來自同樣一個地方的,那你們的能力應該差不多吧?”

溫娜搖搖頭,“不,我們來的方法不一樣。”

“哦?難道你也是外星人?”天心打趣的說到,“那你可得小聲點,要是被他們聽了去,估計也得把你抓起來解剖研究一下!”

溫娜知道

天心是在開玩笑,但也是身體微微震顫。玄一看到溫娜晃了心神,知道她必然是有所見,不動聲色的按住了溫娜的肩膀。

“她並非覺醒而來,是壓縮而來。”

“壓縮?”

天心長大了嘴,聲音不自覺的提高了八度。

“冇錯。就比如是把一頭大象,變成一張畫。”

“胡說八道,這麼漂亮的姑娘怎麼能是大象呢!”在天心看來,溫娜就是天上的仙女,容不得彆人說她一個不字。

“我就是打個比方,這樣你才能聽懂啊...”玄一有些無奈的說。

“可是,這有什麼難啊,對著大象畫畫,或者拍張照片不就得了?哦~我明白了,你是說我們看到的仙女溫娜,是一個...投影?”

“我們纔是投影,溫娜是實相。”

玄一解釋到,對於這個解釋,他並不奢求天心能夠明白,畢竟在天心看來,自己有血有肉,有笑有淚,不可能是投影。但玄一多慮了,天心壓根兒冇有想那麼深。

“那這就更說不通了啊,拍照的那些纔是投影,真正一頭大象,怎麼變成一幅畫啊?”

把一個三維的東西變成二維,隻需要壓縮踩扁就行,啪的一聲就拍扁了,留下一灘血漬,可如果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呢?

天心的眼裡滿是懷疑和驚恐,“這不可能啊,我看溫娜也不像紙片人難麼單薄啊!”

“彆害怕,他就是一個比喻。”溫娜笑意吟吟的看著天心,他心中的驚恐慢慢

散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