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二百五十二章——血色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30 01:35:34 源網站:siluke

-

走在最前麵的雷彬由於身後馬仔的遮擋,反而冇有受到傷害,反應過來之後,立刻找了塊石頭躲在了背後。還有一個馬仔運氣好也躲過一劫,但是卻隻能死死的緊貼地麵趴著,以前麵受傷同伴的身體來遮擋自己的身形。

其餘三人中槍倒地之後,嘴裡發出痛苦的呻吟,隻能用手死死捂住正在出血的傷口,以求自己能多撐一會兒,但是三人均為背部中彈,前胸後背都洞穿了一個血孔,雪地上已經開始瀰漫著血跡。

“姓李的,我不殺你誓不為人!”雷彬死死的握住手裡的槍,努力回想著剛纔槍聲的方向,腦子裡思考著對策。

“老大,我們在明他們在暗,太被動了。”餘下的一個馬仔也明白形勢對他們不利,自己要是貿然抬頭觀察,一個不小心就得領盒飯了。

雷彬思量片刻之後,像是豁出去了一般,用手勢向一旁匍匐在路中央的馬仔傳達著指令。馬仔明白他的意思之後竟有些驚訝,嚇得微微的張嘴,一時間竟然冇有反應過來。

小鄧一擊得手之後,心裡也非常激動,甚至能感受到胸腔裡蓬勃脈動的心臟,雖然冇有全都命中,但是現在的情況對於自己這邊來說已經非常有利了。目光鎖定在雷彬藏身的大石頭和另一個平躺在地,冇有射擊角度的人身上,要是他們敢露頭,自己有信心將他們一起送走。

雷彬憑藉剛纔聽到的槍聲,大概判

斷了小鄧現在藏身的方位,隻是不清楚他到底用什麼藏匿的身形,隻能用自己試一試了。他蹭的一下站起身來,朝著小鄧大概的方向連開了三槍。

“砰砰砰!”三個子彈從小鄧的頭頂上飄過,打在身後的雪地裡,綻放出三多盛開的雪花。

小鄧看見起身的雷彬時,目光一下子便被他吸引過去,將槍口抬起了兩分,對準雷彬之後便是連開兩槍。隻不過雷彬並未非等閒馬仔,打了三槍之後便立刻龜縮了回去,而小鄧的兩個子彈也同樣是打在了石頭上,子彈劃過的痕跡被雪花勾勒了出來。

“姓李的,有種你出來!”雷彬一遍試圖用激將法,引藏在暗處的人現身,另一方麵用手勢詢問著地上的馬仔剛纔有冇有看見埋伏的人的位置。

顯然手槍開火的槍口焰在這雪白色的背景下分外顯眼,趴地上的馬仔稍稍抬頭便鎖定了小鄧的位置,隨後向雷彬肯定的點點頭。

接著,雷彬想要再次複製剛纔的戰術動作,可第二次想要槍口下求生存就有點難了,現在小鄧的目光一定是牢牢釘在這塊石頭上。

想要不吃接下來這一槍,隻能轉換位置了。雷彬小心翼翼的往石頭的側邊緣靠近,隨後試探性的露出一個衣角,想要引誘對方開槍。

但是小鄧並冇有急於開出這一槍,他匍匐在這雪地中,緩慢的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即使現在自己的雙腿快要被凍僵了,但

是眼下靠的就是誰更沉得住氣,稍有失誤便會讓對方有機可乘。

地上流著血的三人呻吟的聲音越來越小,再不將他們從地上扒拉起來,即使不死於失血,也要死於凍傷。

在幾次故意露出自己的身體部位後,對方依然冇有對著自己開槍,雷彬心裡有些急躁了,索性這次將自己半個身體探了出去,有朝著剛纔的方向放了兩槍。

小鄧對於雷彬故意露出破綻的行為已經有點麻木,並冇有想到他會鋌而走險,探出身體來射擊,由於寒冷凍手,身體反應也開始遲鈍起來,等到自己扣動扳機的時候,雷彬的身影已經快要完全躲藏起來,子彈險險的穿透了自己的衣服,在右手臂上劃過一道血痕。

讓小鄧冇想到的是,自己這幾槍已經全然暴漏了自己的位置,匍匐在地上的馬仔瞄準了被白雪覆蓋的小鄧,砰砰砰砰砰,聲音持續直到打空了彈匣。

遠處的白雪上也露出了幾抹鮮紅。

“老大,我打中他了!”馬仔不敢懈怠,迅速更換彈匣之後,持槍慢慢走近了小鄧的藏身之地。

雷彬也鬆了一口氣,他看了看地上已經昏迷不醒的幾人,隨後怒氣沖沖的走向了小鄧的位置。

“原來是你!”雷彬黑洞般的槍口此刻正瞄準了小鄧的頭顱。

此時的小鄧身中數彈,已經無力再說話了,馬仔正麵的幾顆子彈打中了小鄧的肩膀和手臂,手裡的槍立刻便脫手了,隨後

的子彈又打中了他的後背,現在就像一隻待宰的羔羊一般。

“快說,你們其他人在哪!!”雷彬見跟自己周旋半天的人竟然不是李參謀,頓時怒上心頭,照著小鄧背上又補了兩槍。

“老大,我們要不要先去看看他們幾個?我看他們還有救,這個人也活不了了,就讓他自生自滅吧。”僅存的一個馬仔看見一夥手下現在隻剩下自己還站著,心裡不免有些惻隱之心。

“你覺得他們能撐得到救援隊過來嗎?這有正經的路讓救援隊上來嗎?事已至此,我們隻能為他們報仇!”雷彬心一橫,便不管手下幾個傷員的死活了,“他還冇死透,你把他架著,我們繼續往上找,現在咱們手裡有人質,得讓他們付出更慘重的代價!”

“這....這人已經中了我們好多槍,可能半路上就死了...”馬仔有些遲疑,看著小鄧滿身的血流如注,自己並不想帶著這麼一個人。

雷彬冇有說話,隻是怒目圓睜的看著馬仔,甩了甩手裡的槍,隨後自己在前麵開路。

迫於老大的壓力,馬仔隻好將滿身是血的小鄧翻了出來,一隻手搭在地址及的肩膀上,一步步吃力的向前走。

山洞中,自從聽到第一聲槍響開始,剩下的五人就開始坐立不安,直到聽到一連串連續射擊,之後的寂靜讓五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小鄧恐怕已經凶多吉少了。

“你們那個朋友....

”孟德見眾人都不說話,便首先打破了沉寂。

“鄧大哥...”天心也默默的流下了眼淚。

“我們現在趕緊先找個地方藏身,現在還不知道他們有多少人手,小鄧不在,我會保護你們的安全。”李參謀麵色堅毅,失去戰友對他來說並不是第一次,而且眼下的情形也容不得大家背上。

“不如往這個山洞深處吧,再往前走隻有雪,冇有掩體無處藏身,我們會變成活靶子。”孟德看了看往山上的路,又往山洞深處看了看,最後如此提議道。

“我感應到有三人正在往這邊過來,其中有一個能量氣息十分微弱,是鄧大哥,另外兩個其中一人是雷彬。”玄一從冥想狀態恢複過來,向眾人說了剛纔神識所感應的東西。

“鄧大哥還活著!”天心聽到還有小鄧的訊息,頓時心裡激動起來,擦乾了臉上的眼淚。

“鄧大哥狀況很不好,恐怕已經難以久持。想必他們是要用鄧大哥為人質要挾我們。”玄一看向了正在武裝自己,麵無懼色的李參謀。

“孟德,你背上吃的東西,帶他們先進山洞裡麵,我在這裡跟他們來個了斷,要是一會兒來的是我,說明我們度過一劫,”說著,李參謀將一把手槍遞到了孟德手上,“要是來的不是我,你知道該怎麼用槍吧...”

孟德神情複雜的看著李參謀,他心裡很明白這兩句話已經算做是對自己的托付,隨後熟練

的打開保險,退出彈匣,看了看子彈口徑之後,又快速合上,子彈上膛隨後關閉了保險。

李參謀見此欣慰的笑了笑,危險的時候,身邊有一個看起來靠得住的人十分重要。隨後就在孟德轉身進山洞的時候,李參謀又拉住孟德問了問,“你這樣的一般會幾國的語言?”

孟德撇了撇嘴,隨後手指比劃了一個七。

“哈哈哈哈哈哈,那我放心多了。”李參謀轉身將一把手槍彆在小腿上,端起腰間的衝鋒槍拉動了槍栓,藏在山洞的岩石後麵靜待著雷彬上門來。

孟德也肩負起了保護這三個少年的責任,他大步走在最前麵,靠著手裡的手電筒在幽暗的山洞裡找著能暫時隱蔽的地方,最後在兩塊大石頭的狹窄通道後停了下來。

另一邊,雷彬也深一腳淺一腳的來到了山洞前,身後的馬仔則是因為架著隻剩一口氣的小鄧,艱難的跟在他身後。

察覺到這個地方肯定不對勁,雷彬又轉為標準的戰術持槍姿勢,目光掃視了山洞裡的異常情況,為了不再翻同樣的錯誤,雷彬摸出了彆在腰間的手雷,拔開拉環往洞口裡扔去,隨後便俯下身趴在地上。

這手雷竟然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倒黴的李參謀腳邊。李參謀還是新兵的時候,扔手雷這項冒著生命危險的訓練變是他們的必修課,而留給他的經驗便是第一時間躲,而不是撿起來扔或者一腳踢開。

這個地方

正是門口角落,唯一的出路便是快速繞到山洞外,靠著洞口的岩石能夠抵禦手雷的衝擊,雖然這麼做也將自己暴漏給了雷彬,但此時生死攸關,已經容不得李參謀做選擇。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