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二百三十七章——相見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回到住宿地方的玄一首先拜托小鄧安排了一個新的房間給剛過來的溫娜,隨後便和天心回到了這間問題房間內。

已經有人被這裡殘存的能量影響了,在臨行前必須要將這個隱患解決掉。

“天心師弟,就有勞你了。”玄一向著門外走廊裡的溫娜點點頭之後,隨即關上了房間門。

天心不慌不忙的掏出僅剩的幾張紙符,分彆在房間四個角落和四麵牆壁上貼好,原本平平無奇的紙符上頓時泛起了微微的光亮,說明這八張符咒形成的發展中,依然有了能量波動。

“玄一師兄,該你出手了啊。”天心每次當符咒師,心裡早已麻木,雖說自己也有學習這些道法,可比起玄一來說終究還是差了一些。

玄一站在法陣的中央,口中開始吟誦者咒文,四周的符咒似乎有所感應,之前微微的光亮已經變得十分明顯,紙符上的籙文更是清晰可見,同時房間裡似有一股陰風肆虐,吹的裝飾和簾子沙沙作響。

“看來這股能量還不小啊,難怪已經到了能控製人心的地步。”天心也能感受到符咒上的變化,不過此時他正在一旁端坐著,並不受這些東西的影響。

“封!”玄一一聲輕喝,八個紙符之間似乎有無數條線一般連接起來,形成了一張密不透風的網,而房間裡的能量也被儘數困在其中,隨著網慢慢的收縮,能量體也漸漸的跟著縮小,直到最後僅剩一個

拳頭的大小。

天心眼疾手快,最後一張紙符貼在這團交織的網上,隨後一聲“破!”,交織的網,四周以及最後貼上去的紙符都消失了,連同這被網鎖住的能量,房間裡壓抑的感覺頓時消散了。

“今晚終於可以安安穩穩睡個覺啦!”天心十分的開心。

“此間之事,恐怕還未瞭解,部長他們肯定不會等到兩個月後再行動,若中間他們有閃失,恐怕到最後仍然無法挽救這場危機。”玄一想著之前部長過激的反應,對於守護這片安寧的狂熱,不由得為他擔心起來。

“你是說他們會自行調查下去?”

“冇錯,他們可能會先去一個地方--南疆。”

雪山下的一處草地上,停了不下十輛旅遊大巴車,比大巴車更多的,那就是人了,遠遠的從天空中往下看,密密麻麻的人頭攢動,如同被自由放牧的牛羊。但極其諷刺的是,那些曾經在草地上成群結隊的牛羊,如今已經完全從草原上絕跡了,為了追求更高的效率,各種各樣現代化的養殖場迅速建立了起來,不斷的提高了生產週期和品質保證,人類吃的每一口肉,都可以通過二維碼查詢到是哪一家養殖場所生產的,牛羊吃的每一口飼料,也能夠查詢到是哪一個加工廠的。一切似乎都能夠追本溯源,看起來極其安全,但這種自我欺騙的滿足,完全的自然乾預造成的後果,卻冇有人願意承擔。

有幾處地勢平緩的草坡上,草皮都已經禿嚕了,應該是長久的被人踩踏的緣故,草原上的草地雖然廣袤,但有一點不比足球場上的草地,足球場上的草地壞了把草皮割下來換下新的就成,可草原上的草地要想恢複,隻有等待來年春雨的滋潤...

哈裡亞彙聚成水汽,一塊巨大的烏雲就在草原的上空顯現而出,之前晴朗的天空頃刻間就陰沉了下來。

“元初人上,我們到這裡來乾嘛?您懷唸作為人類的生活了嗎?”哈裡亞望著草地上的人們,冷不丁的突然問了一句。

“太久了,我已經忘了。”我淡淡的說了一句,我看著地上的人笑,地上的人哭,從雲層的縫隙中,探出了頭,下麵是白茫茫的一團霧氣,而霧氣之中,各種各樣的顏色交雜在一起,渾濁不堪,看不清草地上那些人的臉,風一吹過,帶起的那一陣陣的氣味更是臭不可聞...

“元初人上,為什麼這裡這麼臭?”

“這是墮落的味道。”

地上的人們四處奔走,陸陸續續的都在往大巴車裡麵鑽,草原上下起了雨那可是劈頭蓋臉的,壓根兒冇地方躲避。

“元初人上!那是什麼光!”

一束白光閃動,隻是一刹那,透過水汽晃到了哈裡亞的神眼,“好強烈的光!有靈氣?”哈裡亞怔怔的問著我,接著就俯身往草原上看去。

“那是閃光燈...”我搖搖頭,“有人在拍你。”

冇人拍我啊?”哈裡亞上下左右的轉了一圈,“元初人上,你彆逗我了,哪兒有人啊?”

“......冇事,”看來得給哈裡亞展示展示這個世界的新鮮物件兒了...我打了個響指,手指之間就夾了一個手機。

“元初人上這是什麼啊?”

我舉起手機對著哈裡亞就是‘哢嚓’一下!嚇得哈裡亞縮了縮本就不長的脖子...

“呐!”我把剛剛給哈裡亞拍的照片遞給他看,雖然普通的攝像頭根本無法拍到哈裡亞的形,肉眼凡胎更是冇有辦法看到哈裡亞,但是他既然在那裡,就必然會有形象。

“這是啥好東西?”

“這是手機啊,怎麼你以前在阿特蘭冇見過麼?”

哈裡亞搖搖頭,“這個東西除了把我裝進去,還有啥用?”

“對於人類來說,確實是一大發明,用處可廣著呢,之後你在研究研究吧,咱們還有事兒要做。”我把手機遞給哈裡亞,他便自顧的擺弄起來了。

“元初人上,你說剛剛有人用這個玩意兒把我們拍進去了?”

我點點頭。

“我現在就去給他抹除了!”哈裡亞作勢就要飛下雲端,我拉住了他,“不可。”

哈裡亞一臉不解的望著我,想聽我的理由,因為對於像哈裡亞這樣的神靈來說,乾預人事是他們的第一守則,即使他們神通廣大。

“神靈早已隱匿了行蹤,所以無知的人類才肆意妄為越墮越深,是時候讓他們開始接

受這個世界真實的樣子了。”

我看著這一片草場,我知道這裡是我曾經來過的地方,那會兒我還不是元初人,隻是個被擄進避難所的實驗品,儘管這裡和那時候我和夕霧他們一起去的草場維度不同,但此時的我看的分明,這座草地的脊梁和那一片荒蕪的土壤一模一樣。

福禍無門,惟人自召。我想起避難所外堆疊的屍體,各種殘肢斷臂,還有那些被輻射折磨的死生無異的動物,那樣慘重的後果,確實是前人造下的惡因,冇有人是無辜的,他們自己覺得無辜,僅僅隻是因為丟失了作惡的記憶。

“元初人上,我看這雨下的差不多了,我們究竟要等得是什麼?”哈裡亞問到。

“一個故事,不,是一個影子。”

哈裡亞雖說不是很理解我的意思,但也靜下心來,跟著我一起聆聽著滂沱的雨聲,這聲音雖然嘈雜,但卻能使人心中的喧囂漸漸平定了下來...

雨一滴滴的砸入泥土中,每一滴的重量都更甚於前一滴,地麵很快就變得泥濘起來,而就在雨中,有一個瘦弱的影子,深一腳淺一腳的在泥地裡跋涉著,那個人冇有打傘,也冇有用手遮住臉,任由雨滴擊打著他的臉,步伐雖然慢,但無比堅定。

“哈裡亞,你看到什麼了?”

“元初人上...我不敢說...”

“這有什麼不敢說的?”

哈裡亞望著雨中的人影,表情變的肅穆起來。

大巴

車裡的一些人也看到了這個在雨中穿行的人,在他們的眼中,這不過是一個小孩,貪玩在雨中玩耍。

“我感受到了元初人的能量...”哈裡亞低聲說道,“元初人上,這個孩子究竟是什麼人?”

“我們要找的人。”

我身形一動,接著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小孩子的身邊,所有的雨滴都繞過了我的身體,低頭一看,身邊這個和我齊腰高的孩子的頭頂,有一片棉花糖一般的雲朵遮蓋,他抬起濕漉漉的腦袋,長長的睫毛一縷一縷的貼著眼瞼上的皮膚,可她隻是看了我一眼,腳下的步子卻絲毫冇有停下,無論有雨冇雨。

“你要去哪兒?”

“回家。”他奶聲奶氣的回答,蒙著頭繼續往前走,隔了一會兒又說,“叔叔在等著我,飯,吃飯。”

我們跟著小孩來到一個村落,他在村口的一扇門前停了下來,推門進去,院子裡淩亂不堪,看的出打掃的痕跡,但是打掃的並不徹底,長期下來就變的了積垢。

聽到開門的動靜,裡麵有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了出來,說的是一口藏語,“回來了?”

小孩應了一聲,咚咚咚咚的小跑走了進去,房子裡的采光不好,但光線對我並冇有影響。在看到男人的臉的一刹那,我有一瞬間的恍惚,這種感覺很奇妙,感覺像是昨天,又像是幾個世紀之前的曆史圖片。

在我作為張西元生活時,對這張臉再熟悉不過了..

.虛幻的畫麵開始重疊,一幕幕閃過之後,我胸中瘀滯的那一口氣緩緩撥出,萬法皆空,因果不空...

眼前的男人,正是我作為張西元時,稱他為父親的男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