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二百一十二章——封山之路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元初人上,您擁有智慧法眼,可以告訴我他...”

“青鶴,看來你還冇有醒。”

青鶴眉頭緊蹙,滿麵哀愁的看著那一團繚繞的霧氣,好像霧氣中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似的...

“元初人上...元初人上?”

青鶴再次抬頭,周圍一切都消失了,她的身邊又是熙熙攘攘的人群,還有薑鳴的一張擔憂的臉...

“元初人上,青鶴大人不是已經醒了?”我帶著哈裡亞站在眾人頭頂的雲端之上,隱匿了身形,靜靜的看著下麵發生的一切。

“時機未到啊,隻是在困境之中,她的深層意識覺醒了,換一種說法,那是她的一種麵對困難的應激反應,而對於她自己,還處在層層障中啊。”

“那咱們就這樣看著嗎?元初人上?”

我點點頭,“對她來說,剛剛發生的一切就是一個奇幻的夢,她還是分不清哪個是真正的夢境哪個纔是現實啊,即便我是元初人,也隻能是點撥,卻無法乾涉她的因果啊。”

我抬起手,地麵上的一片落葉攜卷在風中,飄飄悠悠的旋轉而上了,我撚起一片落葉,看著y字型的葉片脈絡,像蛛網,像河流,而我,就要追溯那條河流的源頭。

一輛行駛在盤山公路上的汽車中,後排靠右的位置上玄一閉目而坐著,在後座的另一邊,天心像一隻小狗一樣,巴巴的趴在視窗,風把他的臉吹得像水晶泥一樣奇形怪狀的。

“小道長,你把車窗關上去一點,這進了山風大,你瞧這風灌的...”副駕駛轉過一張臉來,皮膚黝黑,眉頭一道疤橫貫到嘴角,雖然帶著墨鏡,可那道刺眼的傷疤還是遮掩不住,這人身上穿著衝鋒衣帶著鴨舌帽,笑起來就露出一口常年累月被大焦油量香菸熏得黑黃的牙。

當時二人跟著那個女人,被帶到了相關部門,直到那時,天心才相信,這世界上跟玄一一樣擁有異能的人不在少數,他們一直明裡暗裡的處理著很多問題,外麵的世界,比小小的一方道觀要寬廣的多,天心知道,自己再想會道觀,已經是一件難事了,他開始相信玄一說過的話,當車輪開始旋轉的時候,就不是自己能夠控製的了的了。

“這次咱們究竟要去乾什麼呢?”天心關了窗子,車內安靜多了。

“小道長啊,你就是不信咱,都跟你說了很多次了,俺們是真不知道,說是機密事件,必須到場才能宣佈。”

時值九月,但上山的路隨著海拔線的不斷升高,溫度斷崖式的下降,車窗緊閉但還是難掩寒風,車裡的四人都緊了緊身上的衣服。

“前麵那是啥?好像是卡子?”

“卡子?”天心皺著眉頭,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就是檢查站。”玄一解釋到。

“我看前麵的車怎麼都在掉頭啊?”司機師傅帶著點口音,極具戲劇性的說道。

車子降下了車速,緩緩開進了檢查站,前麵檢查的工作人員晃動著手臂,示意停車開窗。

“你好,駕駛證行車證。”窗戶一打開,風聲就把檢查工作人員的聲音吞去了大半,這麼大的風難怪這檢查站的人都裹著厚厚的大衣和圍脖。

司機忙不迭地的遞上證件,“哎呀大哥,我看那前頭的車怎麼都掉頭了啊?”

“哦,是這樣,你們也得掉頭。”檢查站的工作人員遞迴證件說道。

“啊?為啥啊!!”

司機性子直,一聽要掉頭,說話嗓門就大了,惹的檢查站的其他工作人員都紛紛往這兒側目,司機師傅也發現自己嗓門大了,趕緊從口袋摸出一包煙遞過去,“來來來,抽根菸。”

檢查員手一推,將煙擋了回來,“上山的路已經封了,你們要想進山,明年春天雪化了再來吧。”

“不是不是,我們是去辦事兒的,您給通融通融...”司機還是一個勁兒的塞著煙,試圖通過另一種方法解決問題。

“唉,不是我不讓你們進,這山上前兩天剛下過暴雪,有幾條山道都被堵死了,就算我放你們進去你們也過不去,再說了,這天氣這麼惡劣,我還把你們的車放過去,那不是放你們進去送死嗎。”

“可是...”司機還要再說什麼,後麵一輛車上下來一個人,此人也是身穿衝鋒衣帶著脖套,還帶著一個護目鏡,整張臉捂得嚴嚴實實的。

“怎麼了?半天也過不去?”來者身高馬大,說話聲音卻極其的低沉,那聲音說出口,很難不讓人想象他的臉到底長什麼樣子,就像是咬著後槽牙在說話一樣...

司機卻好像很怕這個人,臉上的肉一抖,就連手裡抓著的煙盒都掉到了車窗外麵。

“王隊長,說是...封山了,不讓咱過...”司機在車裡抖抖索索的回覆著男人的話,就差冇點頭哈腰了。

這個叫王隊長的男人,從地上撿起了煙盒,抽出一根,接著,拉下了自己的脖套,露出一個毛茸茸的下巴,這要是不細看,還以為這個叫王隊長的人帶了兩層脖套呢...

“冇事兒,等著吧。”王隊長點上了煙深深的吸了一口,從打開的車窗往裡看去。玄一靠著車窗閉著眼,哪怕隔著這麼厚的護目鏡,玄一還是感受到了這個叫王隊長的男人,正目光如炬的盯著自己。

一支菸還冇有抽完,檢查站裡已經跑出一個人來,附在檢查員的耳邊低語了幾句,接著,檢查員便喊來兩個工人,撤掉了地上的地刺和前方的柵欄。

“這...這就讓過了?”

“嗯,上麵指令說放你們過去。”

“嘿,你還彆說,王隊長真有兩下子,電話都冇見他打一個,這就讓我們走了?”司機不忘拍王隊長的馬屁。

王隊長把菸頭扔到地上,“走吧。”就回到了自己的車上。

“不過,我還是要給你們說,這再往下,上山的路可就難走了,你們要是有什麼需要補給的東西,最好在上麵的那個哨所裡補齊,否則再往上開,可就什麼油啊氧氣啊都不好補給了,多加小心吧!”

“好好好...”說罷,司機就啟動了車子,向著無人的山區開去了...

果然如同檢查站的工作員所說的一樣,往前開出半小時不到,一麵鮮豔的旗子就從半山腰上升了起來,這裡應該就是哨所了。

車裡的對講機此時傳來嗡嗡嗡的電流聲,接著,王隊長的聲音就從對講機裡傳了出來,“停車。”

這兩字比紅燈還好使,司機一聽王隊長喊停車,一腳刹車就踩到了底,坐在後麵的天心冷不丁的這麼一刹車,咚的一聲臉就埋進了前座的後背椅子裡...

“嘶~~這是乾嘛呀!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啊!”

兩輛車加上駕駛員一共是八個人,由王隊長打頭,齊齊的走近了哨所。

“你們應該收到指示了吧。”王隊長一進去,找了張寬闊的凳子自己自顧的就坐了下來,“所裡現在有什麼能用的物資嗎?”

“入冬前的最後一批補給剛剛清點完,開春之前應該不會再有補給了,你們就看著需要什麼拿點什麼吧。”

“好,跟著去拿吧!”王隊長一揮手,兩個司機立馬就跟著戰士去倉庫了。

“對了,我們要去的那個地方,區長那邊應該也給你們指示了吧,那地方的路,哨所裡有熟悉的人嗎?”

“那個地方我們巡邏的時候去過,但自從發生了那事兒,上麵就派人封鎖看管起來了,要是你們需要人帶路,我可以派個戰士給你們帶帶路,在往上,路很不好走,車開不進去了,得騎馬。可是就是騎馬也是有危險的,現在路太滑了,也說不好有什麼暗坑之類的,熟悉路的人都不一定好走的。今晚上,你們就在這休息著吧。”

王隊長冇有說話,給哨所的管理員點上了一支菸,自己也點了一根,吧嗒吧嗒的抽了起來。

“小道長,你怎麼看啊?”玄一和天心都靜靜的站在一邊,王隊長坐的那輛車上,是兩個穿中山裝打扮的中年男人,這會兒上了山,凍得直哆嗦,也不管什麼中山裝了,問哨所的戰士要了兩件舊棉襖就給裹得嚴嚴實實的。

跟玄一和天心講話的,是與他們同車的刀疤臉,這人跟王隊長是一個單位的,兩人的等級差不多,但是性格卻是天壤之彆,刀疤臉雖然看著凶,卻總是笑嗬嗬的,待人也和善,王隊長卻不一樣了,說話總是咬著後槽牙,聽起來冷冰冰的。

“我以為小道長會給咱卜一卦問問這一趟行程的吉凶呢。哈哈哈哈。”刀疤臉豁然的笑著。

玄一也笑了,“既然已經決定了行程,何必去問是吉是凶呢?”

“好!我就愛聽這話!”刀疤臉一拍大腿狠狠的讚同了。

幾人在哨所的辦公室裡湊合了一晚上,天一亮,就追著晨光往更高的山路走去了...

帶路的戰士和玄一他們擠在了一輛車上,在前頭帶路,戰士看著就十幾歲的樣子,臉上全是深深的凍傷,手上的口子深的嚇人,他擠在玄一和天心中間,直直的坐著看著前方的路。

“小同誌,你們巡邏在這山裡,到底看到什麼了啊?怎麼搞出這麼大的陣仗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