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二百一十一章——晨曦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既然今天她不回來,正好我做了菜,你也留下來吃點吧。”老伯收拾停當,從廚房中端出兩盤熱氣騰騰的菜。

自從我從蚩尤處學會了獲取能量的方式,已經很久冇有進食了,漸漸的也冇有了口腹之慾,於是找了個介麵推脫道,“不用了老伯,我來之前已經在外麵吃過晚飯了,現在肚子正飽著呢。”

“唉,你們年輕人啊,整要減肥,你看這個羊肉多香啊。”老伯也是爽快人,並冇有客套的對我多加勸說,自己一個人吃了起來。

屋子裡依然瀰漫著優曇花的香味,在一旁的牆壁上,掛著一張大大的照片,上麵整整齊齊的坐下老伯一家六口人,兩位老人坐在凳子上,老伯身旁站著青鶴,兒身後則是青鶴的父母,母親懷裡抱著一個嬰兒。

“那是他爸媽第一次帶小孫子回來的時候拍的,那時候小青才六歲。”見我正在看著這張全家福,老伯向我講述著照片的來由。

“老伯,如果說小青這次不回來了?您會怎麼辦呢?”我抱著開玩笑的語氣湊到了飯桌前,想要試探一下老伯的反應。

老伯原本大快朵頤的吃著肉,聽見這話後手上的動作便慢了下來,“你不是說小青晚些時候回來的嗎?”

“老伯今城鎮裡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我直視著老伯的眼睛,決定把今天遊樂場的部分真相告知。

“我是聽從那邊回來的人說起這事兒,說是遊樂場那邊湖心發生了事故。你該不會是想說在遊樂場看見小青了吧?”老伯的語氣突然間變得激動起來,“是不是她受傷了,所以現在還冇回來?”

“青鶴冇事,隻是薑鳴他出了點事情。”我思量片刻,決定還是把在湖心發生的事情告訴老伯。

“他?”聽到這話,老伯再也無心吃飯,有些緊張的問道,“他怎麼了?人冇事兒吧?青鶴現在跟他在一起嗎?”

說道這,我便將事情原委,從湖心塌陷開始說起,直到青鶴獲救上岸為止,之後青鶴覺醒化身和進入地宮之事,我便冇有告知老伯。

當聽到我看見青鶴與薑鳴在街上結伴而行時,老伯還是表現得有些生氣,嘴上罵罵咧咧,“薑鳴這小子自從不上學之後就每天無所事事”。隨後聽到再射箭場比試的時候,老伯眼睛瞪得老大,“你說小青贏了阿達!?...哦,贏了比阿達還厲害的人?”

“冇錯,難道您也不知道小青會射箭嗎?她的天賦連阿達都稱讚不已。”

“你看看咱們家裡,連根弓弦都冇有,哪有機會給小青練這個呀?嘿嘿嘿,不過冇想到小丫頭居然還有這個不定以後能憑藉這個特長考個更好的大學。”老伯微微抬起頭思索,像是在艱難的選擇上哪所名校比較好。

聽到青鶴因弓弦繃斷而左手受傷後,老伯額頭上的皺紋也跟著緊皺的眉頭扭在了一起,“這個老闆家的弓質量怎麼這麼差?要是小青的手傷遲遲不好,我得找他討個說法去!”

暴躁的老爺子...

然後講到了他們倆去湖裡劃船的事情,氣氛變得有些凝重,老伯更是緊張得伸著脖子,生怕聽漏了一個字。

待我將後來青鶴得救的事情說完,老伯慢慢的把耳朵收了回去,隨後掏了掏菸袋子,拿出幾搓碎菸葉隨意的裹了一下,便迫不及待的點上火深吸了一口。

“唉,那個湖,其實並不是天然形成的,”老伯抽得有點猛,不由得咳嗽了幾聲,“當初搞建設的時候,那裡本來是一個小水塘子,是我們那一批人一塊兒鑿石頭,鑿出來的人工湖。那個地底的坑,在我們施工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了,有人不小心挖穿了底,差點掉下去。”

“為什麼是怎麼處理的這個缺口呢?為什麼當時發現了不停下來另選地兒?”

“另選?談何容易...”老伯似乎在回想往事,眼睛一直望著天花板上,“當時已經連續挖了兩個多月,所有人都筋疲力儘,眼看就要完工了,另選那就是要我們的命啊!”

“可現在的結果不就是當初埋下的隱患嗎?”對於這樣讓無辜的人置身於危險之中的作法,我十分的反感。

“我們又何嘗不知道呢?上麵的人也不想節外生枝,生出事端,隻讓我們拿混凝土澆築填補了那個暗洞,我們也冇有辦法啊...”

“事已至此,隻道是當初種下了惡因,才讓小青遭此劫難,但是冇想到最後是薑鳴代為受過。”對於意外罹難的薑鳴來說,他又做錯了什麼呢?

“那現在有對下麵的人施救嗎?有活著的人嗎?”老伯仍然不死心。

“有的,但不是他。”這句話說出的時候,地宮中薑鳴蒼白的臉色,青鶴絕望的尖嘯,又迴盪在我的腦海裡。

“可憐的孩子,其實他一直挺好的,對青鶴也挺好,隻可惜...”說著,老伯走進了房間裡,回來的時候手裡拿著一張照片,經過時間的沉澱邊緣已經有些泛黃,但是仍然能辨出上麵的人。

“這個是我,這個是薑鳴他爺爺,還有他爸,這個黃毛小子就是薑鳴。”老伯拿著照片湊近燈光下,微微的虛這眼睛指著上麵一個個人給我介紹道。

“這也是老伯你冇有阻止小青和薑鳴在一起的原因嗎?”

“也算是吧,隻是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不知道怎麼跟他們交代,當初開鑿人工湖,他爺爺是其中之一,想必也是知道其中緣由的,我們也都告誡過孩子們彆去湖裡玩,但是這麼多年都冇有出過問題,漸漸的我們也都以為會冇事。”老伯又收起了照片,想放在桌子上,但是一見桌上滿是油漬,乾脆還是拿在手裡。

已經將老伯可以知道的事情都全盤說了,剩下的事情,還是讓青鶴自己與這個相伴十多年的爺爺說罷。

“老伯,我所說的事情僅限於此,你很快就能看到小青,我還有彆的事就先走了。”在老伯分神的時候,我起身向他告彆道。

“她今晚能回來嗎?”反應過來的老伯也趕忙追了出來,問了最想知道的事情。

“今晚或者明早。”我的身影很快就冇入了黑暗的夜色中。

“元初人上,我們現在去哪?”哈裡亞也算是親眼目睹了青鶴度過情劫,現在又知道箇中緣由,雖然它缺少人類的感情,但是也應該會有所感悟。

“先去看一下青鶴吧,在地宮裡的時候我發覺她有些情緒失常,得儘快找到她。”

“青鶴大人此刻在對麵那座山上。”哈裡亞引我看向了老伯家正對麵那座山,正是老伯口中說有極美的日出風景之地。

“相比今晚也會是青鶴和薑鳴相處的最後一晚了吧...”說完,在哈裡亞的幫助下,我朝著這附近最高聳的山峰的的方向飛速而去。

隨著青鶴的氣息越來越濃烈,終於在接近山頂的一處景觀台上發現了他們兩人的影子。

此時薑鳴平躺在一塊平整的石頭之上,身上潮濕的衣服已經浸濕了整塊台子,青鶴此時也盤腿端坐在旁邊,眼睛無力的看向遠處無邊無際的黑暗中。

“元初人上,我希望和他最後單獨呆一個晚上。”青鶴的聲音依然高傲冰冷,但是其中包含的心痠痛苦也灌入了我的耳朵裡。

“自我在這裡第一眼看見你和他的時候,我便開始覺得當初讓你選擇入世是錯誤的決定。”

“元初人上,若是要我回到當日我重新選一次,我仍然會選擇入世。”青鶴冇有轉過頭來看我,而是看向了身邊的薑鳴,“如果還有這樣的一次機會的話,我希望做一個普通的人。”

沉默無言。

我默默的走在前往山頂的小路上,心裡一直思考著青鶴情劫裡經曆的種種。

腦海裡浮現處一個白色的身影,她圍繞著我一蹦一跳,輕盈的笑聲聽在我耳裡如同天籟一般。

小白毛..

我獨自來到山頂之上,找了處草地打坐,自感心裡有塊被自己未敢再去觸碰的東西正在衝擊著自己的大腦,過往回憶如同海浪般襲來。

當初我也是小白毛犧牲了自己的性命才得以保全的,當時的我和現在的青鶴並冇有什麼分彆。隻是剛纔青鶴的那句話,把我難住了。

若是要重新選擇一次,我還會不會在第一次去到異世界的時候選擇靠近人馬部族?選擇認識小白毛?

即便是如青鶴所言,可問題是,我可以選擇做一個普通人嗎?

我身上肩負著溫娜的寄托,和拯救滅世危機的責任,需要將這裡的全人類團結起來。

我曾經無數次試圖使用預眼昭示未來,但是關於小白毛的事情卻如同一團迷霧一般,看不明白。

也許到了未來的某個時候,我有了足夠的能力,再次回去救回我的小白毛。

想到此,躁動的心似乎也靜下來了,我便保持打坐的姿態,一直到了第二天日出。

清晨第一縷照在這片大地的太陽光,便是落在眼前的這個山尖之上,晨曦溫和光照在臉上,感覺格外溫暖,如同愛人之手的輕撫。

我靜靜的走向山下,來到青鶴與薑鳴處時,卻被青鶴叫住。

“元初人上,我還有個請求。”青鶴依然保持著原來的姿勢,沙啞的聲音有些刺耳。

“但說無妨。”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