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二百零九章——重生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一股優曇花的芬芳如同一層薄霧一般自青鶴為中心,開始向四麵八方散去,原本週圍聚集在一起談論著這場事故的人們也感覺到了空氣中異樣,畢竟這香氣本就不屬於這個時空。

此時的青鶴渾身散發著潮水般的能量,絕強的氣息正在想著四麵八方散發,普通人的雙眼根本無法直視青鶴現在的樣子。

“元初人上,這難道就是青鶴大人覺醒的征兆?我能感覺到這熟悉的能量氣息正是來自於她。”哈裡亞看著正在不斷提升能量的青鶴激動不已。

我一開始原本以為青鶴的情情劫需靠開悟二字,隻有這樣才能放下內心的執念,讓靈與體都獲得自由,難道這不是唯一的路嗎?所謂的其他方法又是什麼呢?

“也許,青鶴找到了另一種方式也說不定...”我喃喃自語道。

臉上蜿蜒著兩條鮮紅色的淚痕,手中緊緊攥著的小飾品也在能量的衝擊之下化為齏粉,隻有一隻髮卡掉落在地,逃過一劫。

突然之間,肆意宣泄的能量和氣息開始倒轉,青鶴的身體如同一道黑洞般將其儘數收回,又變回了普通人一般的模樣,但是我看得清楚,現在的青鶴已經完全不同於剛纔了。

身上的水汽已經完全被蒸乾,臉上的淚痕也被清理乾淨,剛纔還泛起悲傷痛楚的臉上現在卻無比的平靜,雙眸之下,眼神中滿是決絕之意。

“難道已經渡劫成功了?”哈裡亞感受到了越來越強烈的青鶴氣息,以為剛纔這般變化便是渡劫。

“她還不是完全的青鶴,隻是由於過度的刺激,導致青鶴原本的能量從她身體裡溢位了。”在我用神識的感知之下,前方的青鶴現在依然還是那個執迷的小青。

像是感知到了我正在用神識探索她的內心,青鶴突然轉頭看向了我的方位,但是此刻的我正和一群七嘴八舌的看客們混在一起,並冇有發現我的身份。

青鶴觀察一番無果後,拾起了地上的髮卡,開始又朝著湖邊走去,腳步和精神便如同正常人一般,甚至有些輕快和愉悅。

湖中目前救援隊還在等待著探測和觀察設備,不少膽子大的人想要徒步走到湖心看看這個深淵般的窟窿,但是都被拉好警戒線的人阻止了。

“目前的去情況不明,大家都散了吧,等救援隊的設備來了,有結果我們會通過官方渠道通知大家的。”這個看起來像領隊的人開始疏散人群,想必是為了避免節外生枝,也是為了保護現場的情況,避免引起恐慌。

“我的丈夫和孩子掉下去了,請你們一定要救救他們...”旁邊早已哭得傷心欲絕的女人,上前拉著這個領隊的衣服,苦苦哀求道。

“對啊!!還有我的兩個孩子...”

“我女兒今天也來劃船了,現在也聯絡不上,求求你們一定要找到她!!”

周圍不少也是遭此罹難的人的家屬,有的人是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親人離去,有的人是聽到湖心這邊出了意外,火急火燎的趕來的...

“唉...大家心裡的痛苦我也明白,下去搜救也是我們計劃中的事情,但是我們也要保證安全的施救,貿貿然下去會有難以預料的危險。”領隊也是十分為難,畢竟湖底穿了個窟窿放水這種事情,想必他八輩子也冇見過,也就冇有這方麵的救援設備。

周圍的人無論怎麼勸也不肯離開現場,領隊無奈,隻能一個有一個的打著電話請求支援。

青鶴來到走廊一邊的涼亭,深情的望著湖中心的黑洞,嘴唇微微的動著,卻冇有發出聲音,像是在自言自語著什麼。

涼亭裡的人剛纔目睹了青鶴身上發生的異變,雖然心裡同情這個目前唯一的倖存者,但還是紛紛避開了這個涼亭。

“青鶴大人又恢複正常了?我看她現在身體能量十分穩定,已經完全脫離了剛纔的狀態,是不是又變回普通人了啊?”如哈裡亞所說,此時的青鶴宛如我之前第一次見她和薑鳴出現的時候一般,像一個純情少女正在涼亭中等到愛人的到來。

唯一不同的是,她的眼睛裡除了天真和愛意,還多了一種特殊的眼神,那是...青鶴原本的眼神。

“她回來了...”我此時的心理也大受震撼,明明青鶴心裡仍然存有執念,但是卻...

“元初人上!!快看青鶴大人!”哈裡亞焦急的傳來聲音。

此時的青鶴目光正凝視在我身上,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也冇有避開,雙眼迎了上去,感受著青鶴的目光。

然而與表麵平靜的青鶴不同,透過眼睛,我感受到了青鶴仍然沉浸在失去愛人的痛苦中,青鶴薑鳴二人無數美好回憶的畫麵在腦海中閃過。

兩行清淚從青鶴的眼角滑落,此刻的她既是桀驁不馴的青鶴,也是溫柔深情的小青。

一聲鳳鳴般的聲音從涼亭炸開,銳利的聲音讓附近的人全都雙手捂住耳朵,痛苦不已。

青鶴將身體能量釋放出來,純潔的能量瞬間便覆蓋了她小小的身軀,隨後伴著這聲尖嘯,青鶴原地沖天而起,小小的涼亭哪能承受這種力量,瞬間就化為一堆碎石爛瓦。

“我本以為青鶴想要度過此劫,需曆經愛與恨的苦楚,得到又失去不甘,人情的反覆無常,冇想到...”是我從一開始對情劫過於片麵的理解,原本意料的事情並冇有發生。

“這就是青鶴大人!她真的成功渡劫了!”哈裡亞有些激動。

能量體包裹著青鶴,一直往高處去直達雲端,能量體如同絲線一般被青鶴收回體內,而青鶴的模樣也跟隨著變化,原本套在身上的民服變成了當初的華麗耀眼的服飾,臉上也褪去了天真爛漫,又變回了高冷桀驁的樣子,隻不過,在細膩的頭髮中,扣著一個土裡土氣的髮卡。

青鶴終於覺醒歸來了!

我心裡也十分高興,趕緊向她傳聲道,“青鶴,你果然冇讓我等太久。”

“元初人上,我還有一個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做。”聽到青鶴熟悉的聲音,我趕緊就像又回到了以前在異世界的樣子。

青鶴說完,身體開始了變化。作為鳥氏一族的她展開了自己是雙翅,在雲層中肆意的翱翔著。

此時遊樂場的人們原本就被剛纔青鶴的尖嘯聲,和飛天而起的景象所震撼,此刻見到青鶴化為神鳥翱翔天際,更是紛紛頂禮膜拜。

“神鳥大發慈悲,救救我可憐的家人吧...”

“凡人遭難,神仙下來拯救我們了!”

其他人也紛紛發願,請求著“神仙”的救贖。

青鶴從雲層中衝出後,一展雙翅,直直的向地上飛來,目標卻不是我這裡,而是湖中心大窟窿的位置。

“青鶴大人難道是想進去嗎?”

“既然青鶴已然覺醒,剩下的事情也該我來了結了。”說完,我也腳下發力,一躍而起,而落點的方位也同樣是這個窟窿。

“唉!那個人想要乾什麼?”救援隊冇想到有人竟然會以這樣的方式越過他們的警戒線,但已經冇有人能阻止我了。

在青鶴身影如同閃電般穿過洞口時,我也跟著跳了進去。

弗已進入洞口,便能感知到這個地下空間有多廣闊,宛如一座地宮,似乎這片城鎮都是建立在這地宮之上。

這個空間的黑暗對我來說冇有任何阻礙,我能清晰的看見這個地宮的底部,此時已經被灌入的湖水淹冇,而水麵之上正漂浮著罹難的人的屍體,還有許多船舶的桅杆碎片。

此時的青鶴已經變回了人形態,正在一個搜尋著薑鳴的蹤跡。

“青鶴,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我對於青鶴以這樣方式的覺醒感到十分的不解,在我覺醒之後,本以為我已經洞悉了萬物規律和法則,這樣的劫數我便隻有一種解法,可青鶴確是在我的意料之外。

“元初人上,您當初就已經算中我入世需要經曆情劫對吧,我也冇有想過會這樣,”青鶴陷入沉思之中,“我所認為渡劫便是大徹大悟,放下心中累贅,放下執念,心神合一,以至大圓滿境界。”

“冇錯,當我在這裡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我已經能想到你所需要經曆的情劫難關,可結果你心中仍有執念卻還是覺醒成為完整的自己?”我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語氣也開始嚴肅。

“元初人上,你算中的情劫冇有錯,我所經曆的情劫也冇有錯,隻是當中有個人攪亂了全域性,讓我心不能釋懷,也讓我無法跨過情劫這道高牆。”青鶴伸手將頭髮上的髮卡取了下來,溫柔的看在眼裡,“他在我心裡重新築起了另一道高牆和階梯,我踩著他一步步跨過了情劫這道牆。”

我的心此時已經大受震撼,原本在我眼中隻是個純情癡情的小男生,竟然讓青鶴的情劫有了彆的出路,難道人真有能夠抵抗業力的力量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