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二十一章——新畜類研究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馬林博士看起來異常的興奮,而我的腦子裡卻傳來溫娜的聲音:“小心!”

小心什麼?

小心我麵前的蜘蛛,還是我身體裡的微型炸彈?還是...麵前這位馬林博士?

隨後,馬林博士像我們展示了他最新的研究成果,那像是一頭豬,體型巨大,不過豬的嘴巴卻像老鼠一樣尖尖的。

“這什麼東西啊...”

“這個嘛...它的名字我們還冇有起,目前它的代號叫新畜類5號,如果繁育成功,之後的肉類供應完全不再是問題。你們要知道,一般食用的哺乳動物,至少都要長到8個月以上才能繁殖,妊娠期少說也要幾個月,幼崽還需要無微不至的照顧...而你們麵前現在所看到的新畜類五號,嫁接了旅鼠的基因。大大提高了它的繁殖速度。”

“這是老鼠!”趙凱後知後覺才反應過來,“我們在避難所裡吃的肉該不會是....”

想到這裡我也覺得噁心得厲害,看著眼前無毛的大老鼠,我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你們要知道旅鼠的妊娠期隻有21天,一胎可產九崽,如果一對旅鼠從3月份開始生,假使它們一年中最少生了

7胎,每胎12隻,一共就是84隻,照這樣推算下去,第五代為90720隻,第六代為326592隻,第七代為635184隻,第八代,也就是這一年的最後一批為559872隻。你看看,從

3月份的兩隻,到8月底9月初就會變成1647086隻的龐大隊伍!

“你們得知道世界上產卵最多的動物——

一隻家雞一年最多也就下200—300多個蛋。而新畜類五號研究成果後,就算一年由外部嫁接缺陷等原因可能會折損一半數目,幾乎還有80多萬存活,這完全就解決了在眼下極端條件下的肉類供應問題!這將會挽救多少因為饑荒死去的人命你們知道嗎!”

“你覺得,世人可以接受你的研究成果嗎?”雨問道。

“如果你們再向東部地區多偵查一些區域,你就能明白我研究的意義所在。生存的**會讓人克服心理的抗拒,當人都快要餓死了,還會在意果腹的東西究竟是什麼嗎?你們如果見過那些因為饑餓,而不得已同類相食的災民,就會感激我的這一項研究。”

“這些小盒子裡是什麼?”朝陽指著旁邊一個試驗檯上擺放的一排大大小小的小盒子問到。

“這個嘛。”馬林博士打開盒蓋,從裡麵抽出一個玻璃片遞到眾人麵前“你們現在所看到的,就是多年以前發現的第一個元初人的大腦切片。我這裡隻有這麼多,他還有其他的器官標本啊、血液標本、肌肉標本都在其他研究所裡呢。”

我後背一涼,陡然有墜入深淵之感。

“你們,也準備這樣研究我,對嗎?”

“嗨,彆害怕,我們把玄一的屍體做成標本進行研究,是通過玄一本人同意的,他有大愛精神嘛!我們肯定不會這樣拿活人做實驗啊,那成什麼了!”馬林博士笑著說。

“騙子。”溫娜再次向我頭腦中傳聲,“是他們殺了玄一。”

“差不多了,你們跋涉一天也辛苦了,我安排你們到休息區休息。”

馬林博士帶我們走出核心實驗室,我看到外麵,魔晶的屍體已經被乾燥處理,有些實驗人員做了切片,有些實驗人員再配置藥水,各忙各的,一副十分熟練有條不紊的樣子。

晚餐準備的是一些壓縮餅乾還有蔬菜乾和燉肉,這肉我是一口都不敢吃,就連餅乾也吃不下,隻吃了幾片蔬菜乾。

“吃啊!這麼多講究!我們那時候,皮帶都吃過,現在有肉你還不吃?”趙凱邊吃邊招呼我也再吃點。

“你們吃吧。”我離開座位,在我們吃飯的這一間休息室裡打量起來。

這裡也都是磚砌的房子,不同於避難所的潮濕,這裡要乾燥得多,牆麵的上部分全部刷的大白,下部分漆著綠色的油漆,不過都有些斑駁了。

吃好後,實驗室那邊又來了幾個人分發了幾個睡袋給我們,今晚我們就在休息室裡休息了。

“這實驗室裡的路曲裡拐彎的,你們最好不要出休息室,有什麼事的話,這裡有個呼叫機,我可以幫忙。”

我早早的躺進睡袋中,等著溫娜向我傳聲,我有滿肚子的疑慮想讓她幫我解答。

“睡了嗎?”夕霧在我身邊也扯了個睡袋躺下,我閉上眼睛假寐,冇有回答。這天晚上我等了一夜,溫娜都冇有再向我傳聲,她從看到玄一的大腦切片後,就一字不發,好像丟了魂一般。

玄一和溫娜到底有什麼關係?溫娜和我到底有怎麼樣的淵源...我胡思亂想著,慢慢的也沉入了夢鄉。

半夜,我被小聲的啜泣聲吵醒,這聲音在身邊趙凱、風這幾個大漢的鼾聲掩蓋下,幾乎細不可聞。

有人在哭,是溫娜嗎?我支起身子,想看看溫娜的情況,才發現,哭聲是從朝陽的睡袋裡發出來的。

我輕手輕腳的解開我睡袋的袋子,蹲在朝陽的麵前看他怎麼了,他閉著眼,眉頭緊皺著,好像是做噩夢了,我看著旁邊睡得香甜的夕霧,想起那天溫娜引導我的過程,把手放在了朝陽的眉間,試試看從這個稚嫩的少年身上能不能看到些什麼。

一開始是一間昏暗破敗的房子,蠟黃的燈被一根細細的電線吊在房子的角落,一個頭髮蓬亂的女人,正在揮舞著皮帶,她每抽動一下,那燈也會晃動,映照著她的影子張牙舞爪。

這個人不會是以後的夕霧吧?真成了個母夜叉,怪嚇人的!

這女人在抽打著一團東西,嘴裡還在咒罵,我看清,那團東西是一個孩子,瘦小的縮在床上,對於毒打卻一聲不響。

女人打累了,扔下皮帶摔門而去。

那小小的身影站起來,儘管她麵容稚嫩,我還是認出來了,這是夕霧,因為那種決絕的眼神,我隻在她眼中看到過。

毒打讓她站立不穩,而另一個更小的孩子,眼淚汪汪的輕輕撫著她身上的傷痕。

這個孩子,應該就是朝陽。

溫娜說我先覺醒的是追眼...原來我看到的不是未來,而是過去!

我的天,這兩個孩子究竟有著怎麼樣的過去,才變成瞭如今的樣子!

我震驚之餘,再次集中精神,想要看的更多。

畫麵一轉,剛剛打人的女人換了一副笑臉,在親切的給這姐弟倆乘著飯。難道這女人是這姐弟兩的媽媽嗎?

一群人踢開門進來,抱起了還在吃飯的姐弟就離開了。為首的男人遞給那女人一袋東西。

“已經結清了。”說完那些人就走了。

畫麵模糊起來,然後又再次變化,我看到這姐弟倆跟在很多人後麵,在烈日曝曬下跑步...在木樁之上蹲馬步...在...

“你乾嘛?”畫麵突然被聲音打斷,朝陽睡眼惺忪的看著我。

“你剛剛做噩夢了,我準備叫醒你來著...”我略帶尷尬的回到了自己的睡袋裡...

閉上眼,又想起剛剛看到的童年夕霧的樣子...她瘦小身體上的每一條觸目驚心的傷疤,我竟然都能記得...突然我對夕霧少了一分討厭多了一分好奇...這姐弟倆到底經曆了什麼,才變成如今這般...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