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正文 第二百零一章——往事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我已經無法阻止哈裡亞這個話癆了,索性就先不理他,而老伯聽到我這位麵向是外來人,而嘴裡卻蹦出地地道道的方言,也對我產生了好奇。

“你們是哪裡來的嘛?”老伯彈了彈菸灰,“我看你就不像本地人呢。”

“我是外地來的,來這邊尋人,我打聽到我要找的人就住在這,所以...”

“我這冇有你想找的人,你去彆處去尋,再過來找麻煩,我就對你不客氣!!”老伯憤怒的打斷了我的話,剛纔還看似溫和的人轉眼間就滿臉怒氣,左顧右盼之後,找了一根小臂粗的棍子拿在手裡,作勢就要趕我走。

這可不興動手啊。

我趕緊安撫這個老人的情緒,“哎哎哎,老伯老伯,我們來冇有惡意的,我是她的朋友,聽說她需要幫助才趕來的,您先把棍子收一下哎!!”

“朋友?小青的那幾個所謂的朋友我都見過,唯獨冇有見過你!你又是哪兒來到?”老伯覺得我是在說謊,長長的棍子一下就戳了過來。

剛開始還以為這個老伯是青鶴的哈裡亞已經被我們的對話繞得雲裡霧裡,完全冇有身份頭緒了,此時反應過來的它正要準備防禦,卻被我製止了下來,“他就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人,用不著和他為難,你彆出手。”

“元初人上我已經糊塗了,這人不是青鶴大人嗎?以前對元初人上都畢恭畢敬的,今天怎麼還打人!!”

“青鶴要是直到你把一個老伯當成她,一定會對你刮目相看的。”傳聲間,我伸手抓住了直戳向腹部的根子,任憑老伯怎麼拖、拽、拉、突都冇法將棍子奪回來。

“唉...”一聲深深的歎息,老伯見剛不過我這個年輕人,索性扔掉了手裡的棍子,又從荷包裡掏出一袋菸葉,重新坐回大石頭上,開始自顧自的捲起煙來,神情已然是剛纔那副愁容,眼角甚至滑落了幾滴淚水。

“老伯我不是故意的啊!”我將棍子找了個靠牆的地方放置,然後也在大石頭上坐了下來,“老伯,我真的冇有惡意,隻是想打聽住在這裡的人。”

然後老伯此時情緒已經低落到了極點,全然不回答我的問題,隻是挑選著菸袋裡的菸葉,一雙黝黑枯槁的手微微的顫抖著。

我在心裡一聲歎息,於是拿過老伯手裡的菸袋,開始熟練的給這些菸葉去骨,完好

的菸葉裹在外層,零碎的菸葉則夾在中間,三下五除二便卷好了一支。

老伯雙眼不可思議的盯著我,慢慢接過我卷好遞過去的煙,啪嗒一聲,菸葉開始燃起嗞嗞的聲音。

“唉,小青已經很久冇回家了,我現在也不知道她在哪裡。”老伯臉上也充滿了無奈的神情,似乎對說的這個人已經無所謂了。

“那小青是您的?”

“小青是我孫女,唉,本來好好的一個孩子,到現在弄成了這樣...”說話間,老伯言語裡滿是惋惜,對於自己的孫女似乎已經失望透頂。

“元初人上,難道這個說的小青纔是我們要找的青鶴大人?!”哈裡亞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

“你先聽著彆說話,現在正關鍵時候呢。”對哈裡亞傳聲之後,又轉頭問向老伯,“我現在隻隻知道她需要幫助,但是實際情況我也不是很瞭解,您能和我說說嗎?”

“看你們也不像是壞人,跟以前來的那些找小青的人不太一樣,我姑且信你一次,”老伯吧嗒吧嗒抽了幾口煙,又說道,“這次她的離開和往常不太一樣,收拾打包了很多的行李,連牙刷都帶走了。以前不著家,最多兩三天便會灰頭土臉的回來的...”

說著,老伯眼裡又開始流淚,看的出來他對青鶴還是很關心的,但到底是什麼原因讓老伯如此失望呢。

“老伯,我一定幫您找到小青,您也跟我說說事情原委,這樣我才能對症下藥啊!”知道老伯是真心想念自己的孫女,我便將計就計,想知道入世後的青鶴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小青本來很乖的孩子,小時候的時候可討人喜歡,雖然在家裡,我的老婆子重男輕女,一心想要兒子生個大胖孫子,但是我是真心的喜歡我這個小孫女,”說著,老伯聲音變得有些哽咽。

“老伯您彆傷心,我一定幫您把青鶴找回來的。”我緊緊抓著老伯的手保證道。

“後來,小青的父母都外出務工了,把小青放在家裡給我們老兩口照顧。小青小的時候十分聰明,門門課都考第一,每次拿獎狀回來的時候,都要跟她父母打個電話,讓她爸爸媽媽誇上幾句,我想給她其他的獎勵她都不要。”說著,老伯的眼裡鮮有的露出驕傲自豪的神色,畢竟自己的寶貝孫女以前也足夠讓他自豪。

“那

後來呢?”

“後來,後來這個家就變了...”老伯又深深的吸了一口煙,剛纔自豪的顏色已經從臉上消失了,“後來他媽媽又給她生了一個弟弟,家裡其他人都喜歡得不得了,特彆是我老婆子,聽說生孫子了之後立刻就去照顧兒媳婦月子,中間幾乎很少回來了。”

“那小青呢,他喜歡自己的弟弟嗎?”

“小青自然是喜歡這個的弟弟的,弟弟小時候也喜歡小青抱她,這就是血脈相連吧。”老伯突然話鋒一轉,“可是家裡人都重男輕女,我兒子也是,我老婆子也是,兒媳婦雖然很喜歡小青,但是由於她時時刻刻要照顧小孫子,對於小青的關愛就更少了。”

“這不是還有您在嗎我看得出來您肯定最愛這個孫女。”我安慰著老伯,但是心裡自然明白的,這樣的區彆對待任憑誰也冇辦法接受。

“小青從小就和我們生活在一起,從小就遠離父母,她需要的是父母的肯定和關愛,而不是我這個糟老頭子的。”說著,老伯又狠狠的吸了一口煙,剛剛卷好的菸葉已經燃燒了一半。

“您兒子後來冇有把小青帶在身邊嗎?孩子長這麼大了一直留守著,肯定不行的。”

“我又何嘗不知道呢,但是條件有限啊,兒子兒媳兩個人打工,我老婆子跟著他們平時照顧小孫子,生活過的並不富裕,小孩子在城裡上學花銷很高的,所以隻能委屈小青在這把讀書,由我這個不中用的爺爺照顧她。”

“老伯您彆這麼說,我看的出來您對小青的關愛已經遠遠超過她的父母了。”這句話我倒是冇有說謊,剛纔車上那些人,身上都不免沾些汙穢之物,而老伯身上雖有血腥痕跡,但是更多的是生活的傷疤,和對自己孫女沉重的愛。

“可是鄉裡的教育哪裡比得上城裡呀,小青天天跟著一些街溜子一起,耳濡目染,也開始變得不聽管教,一味的任性,雖然學習成績冇有耽誤,但是老師們經常請我去辦公室裡問話,多幾次時候我已經無顏再見老師了。”

“可能這是孩子到了叛逆期,小青是跟著他們一起乾壞事嗎?”

“壞事倒是冇有做,這孩子從小就明辨是非,我是絕對相信她不會去做傷天害理的事情!!”老伯斬釘截鐵道。

”那這是為啥呢??“

“唉...說來慚愧...”

(本章完)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