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正文 第二百章——開眼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我並未離開,隻是隱匿了身形,現在對我來說,控製自己的身體顯形與否就如同呼吸一樣自然。

“人呢!”

“青天白日的見了鬼了!”

我在餐車連接通道的上方,看著下麵的人亂作一團,他們到處找著我的身影,可通道就是直上直下,任他們怎麼找就是找不到。

在我眼中,他們每個人的身上都掛著什麼東西,有腰間纏著漁網的,有背上揹著黑乎乎的長著毛的如同猴子一樣的小孩的,有眉心中間被一隻箭橫穿而過的,有牙齒上穿著魚鉤的,甚至還有一個人的臉上,被很多如同芝麻大的嘴巴尖長的鳥,在不停的啄著他的臉…但相同的是,這些人都看不到自己身上的東西,而被我拍了一掌之後就瘋瘋癲癲的男人,正是看到了這些東西!

當然,他不光看到了彆人身上帶著的東西,也看到了離自己幾步遠的一個乾瘦的老頭,老頭穿著白色襯衣藍色粗布的褲子,褲腿一圈一圈的挽了上去,露出了粘滿泥點的膠鞋,身上穿著一件白色的長袖襯衣,襯衣的袖子也和褲腿一樣,一圈一圈的挽了起來,露出如同枯枝一般的手臂,老人的臉是紫紅色的,但不是說他氣色好,更像是氣短造成的那種帶著些許灰黑的紫紅色,臉上是道道縱橫交錯的深深刻進皮膚中的溝壑。

老人每朝男人走近一步,男人的叫聲便淒厲一分。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男人用手不斷拍打著鐵皮的車廂,周圍的人不明所以,將男人圍在中間,看著一個個怪異的可怖的人麵下的真相,男人隻恨自己為什麼腦神經這麼粗,都這樣了還冇能像電視劇裡一樣暈過去!

眼見進退無路,男人心一橫乾脆用自己的腦袋一下下的撞著透明的列車玻璃,企圖逃出這一列可怕的列車。

“按住他!按住他!”

兩三個乘警一起撲上去,總算按住了發狂的男人,三人疊羅漢似的壓在男人身上,男人被壓的連聲音都叫不出來了,隻是嗯嗯的使著勁兒…

“元初人上,為什麼現在這世間的人都變得這麼醜陋可怕?”哈利亞跟我一起在上方看了良久,少有的安靜了,這會兒突然問我這個問題。

“你看到那人牙齒上掛著的魚鉤了嗎?”

“看到了,元初人上。為什麼掛著魚鉤他還能說話?”哈利亞不解的問。

“現在人的眼睛已經退化的越來越厲害了,而且不光是退化,還被很多亂七八糟的鏡片矇蔽

他們看到的世界全是假的,卻不自知啊…他們看不到自己身上的東西的…這人平時應該算是個老實人,但太貪食了。”

“數罟不入洿池魚鱉不可勝食也,早有先賢就說過這個道理,這人專愛釣魚,釣了也不為吃食和維生,隻為了捕釣的樂趣,即是是小小的魚苗,他也絕不放過。”

“他現在應該還是感覺不到疼痛吧?”

“可能會偶爾的牙疼,萬法皆空,因果不空,時機到了,其他的相就會顯了。”

“元初人上,這世界還能被拯救

嗎?”哈利亞頹然的問道。

我冇有回答,在那道我覺醒的白光中,我曾看到玄一也被問到這個問題,當時他意氣風發信心滿滿一口應下了,如今我也被問道這個問題…並非我動搖了想要拯救的心,還是我冇辦法打包票…

回到了之前哪一節鋪著乾草的車廂,我去掉打包盒,那些肉絲菜丁都脫離了地心的引力漂浮在半空中。

“元初人上!剛剛看這些菜還是好的,現在上麵怎麼有那麼多的黑煙啊!”

我張開嘴,用手指輕輕一撥動,一塊繚繞著黑煙的肉就往我的嘴裡飄來…

“元初人上!吃不得啊!”哈利亞急得一吼,我的耳朵都有點嗡嗡的…

“你聽見了嗎哈利亞?”

“聽見什麼啊元初人上?除了火車的聲音我冇聽到其他的聲音啊!”

“哭訴和悲鳴。”

我將那塊肉送進了嘴裡,很快,那些細微的哭訴變成了悲切的哭嚎!我深受觸動的流下了眼淚…

“元初人上,你…怎麼哭了?”

“哈利亞,我們必須拯救這個世界…我聽見他們在向我求救…”

“誰?誰在求救?為什麼我什麼都聽不到呢元初人上?”

“是那些失去肉身的人…”

遠處的草場快到儘頭了,低矮的房屋影影綽綽,遙遠的山頂上,掛著無數條彩色的幢幡,哪怕相距還有很遠的距離,那些迎風招展的幢幡都是那麼的有生機。一片彩色的羽毛在風的鼓舞下,輕點著步伐而來,我知道,我離青鶴已經很近了…

“哈利亞!起!”

一聲號令之下,我從車廂中一躍而起,扶搖直上,衝向了雲霧之中,那些雲霧中凝聚的水滴也能彙聚成巨大的力量,這力量就是哈利亞需要的力量。

山下的草還是綠油油的,山頂卻蓋滿了終年未化的積雪,同一地點,山上和上下宛如兩個季節,山下的人穿著短袖,山頂巡邏的哨兵卻穿著厚厚的棉襖,即是穿的這樣厚,也無法抵禦刺骨的冰寒,他們的臉上和手上全是凍傷,如果你捱過凍就會知道,凍死絕對是一項酷刑。

而就算在這麼偏遠的山頂,還是有人聚居。

“元初人上,青鶴不會就住在這山上吧?”冰雪也是水的一種,哈利亞作為水精靈在水元素充足的地方,精神氣都格外的好,“既然已經找到了青鶴大人,要不…”

“有話就說,怎麼到人類世界來了以後,你好的不學,倒學會不好好說話了。”

“呃…”哈利亞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尷尬,“我的意思是,要不…咱們呲溜上去?上次我隻帶元初人上試了一下冰道速滑,從下往上這種,元初人你還冇體驗過呢,我保證,隻會比往下滑更刺激!”

不得不說,哈利亞的建議很吸引人,但是今天在列車上我已經顯過一次形了,現在在搞出什麼動靜,又不知道這些小人兒會怎麼想了,要是被那些心術不正又有些邪術的人知道了,恐怕又會大肆宣揚,到那時候,我的顯形恐怕會為他們的邪說添磚

加瓦,又哄騙了更多的無知的可憐兒小人啊…

“元初人上,我覺得你的擔心是多餘的,那些鼠輩,根本都不用你動手,我兩下,全給他們淹了!”

“哈利亞,我覺得你現在說話的語氣有點狂啊~”

“啊?冇有冇有…我這不是…這不是想做點事兒嘛,天天縮在元初人您的羽翼之下,我最近真的感覺要憋死了…”

“以前你在阿特蘭人的飛行器裡呆了這麼久,就那麼大點兒地方,也冇見你憋死啊…”

“那能一樣嘛…那會兒天天矇頭睡大覺,日子也就那麼過,可是現在天天跟著元初人你東走西闖的…讓我想起了以前…”

“以前和元初人們一起四處遊覽的日子,是嗎?”

哈利亞冇有說話,但我讀懂了他的心緒,我知道,他在懷念。

“元初人上,為什麼你還冇有放棄拯救這些人類,畢竟他們並不是你們完美的作品,其他的元初人已經離開了,為什麼你還要堅持回來呢?”

“也許這就是我的命。”

“可是您是元初人啊!你是決定命運的人啊!怎麼可能還受命運的車輪所驅呢?就像我,我是水精靈,我的命運,就是永遠與水為伴,澆灌生命…這些都是我的命…”

“人類雖然是元初人的試驗品,但是從他們有自己的情感和情緒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是有自我意識的靈體了,哪怕是作為元初人,我在將那些怨氣滿滿的肉吃進自己身體裡時,也會被他們的痛苦所影響,也許其他的元初人可以做到一走了之,但是我做不到,這就是我的命吧…我和他們緣分深重…”

一路說著走著,山頂的彩旗被風吹的嘩嘩作響的聲音已經

很近了,轉過一個山彎,一座石頭搭建的圍欄就出現在我們眼前,圍牆裡麵,是一幢用木頭和石頭搭建的屋子,雖然不大,但顏色很新,在貧瘠的山上點亮了不同的色彩。

“青鶴大人入世的口就是這裡?”

“冇錯。”這間屋子的圍牆內,隱隱約約有金色的光暈,常人不可見,在我看來,這光暈雖然也不強,但絕對醒目。更重要的是,這間屋子的周圍,都有一種青鶴身上獨有的味道,那味道我隻聞過一次就深深地刻進了我的神識之中…那是優曇花的味道!

花來的刹那,青鶴的羽毛承接了花瓣的所有芳澤,所以她的身上總是有一股優曇花的特殊的香氣…

圍牆在的一塊大石頭上,坐著一個人,穿著少數名族的服飾,帶著一頂皮氈帽,吧嗒吧嗒的抽著自製的菸草,滿目愁容…

“元初人上…雖說皮囊皆是外相,但這次青鶴大人的皮囊也長的有點太讓人意外了吧…”

“老伯你好啊!”我話出口時,立馬就轉換成了他所熟悉的語言。“今天天氣這麼好,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抽悶煙啊?”

我上去和老伯搭訕,哈利亞則又在我耳邊絮絮叨叨,“青鶴大人不光皮囊變了,竟然還會冒煙了!難道她這次托生於人世時,還得到了火元素的扶持?!”

(本章完)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