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八十七章——入胎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在浩劫日那一天到來的百年之前,那是一個涼爽的夏夜裡,那個叫魏毅軒的少年在睡前恍惚的片刻中看到了那一瞬來自百年之後的炫光,這一束光如同山泉噴湧,如同火山爆發,如同煙花燦爛,將少年閉上眼時的一片黑暗點燃,那時他並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什麼,隻以為是出神時,自己不著邊際的幻想罷了。但畫麵持續了很久,雖然他覺得不真實,但這絢爛的光影讓他著迷,他漸漸的就沉浸其中了...

之後他幾乎茶不思飯不想,總是把自己關在臥室中出神,他是個肯鑽研的孩子,定力比許多成年人都要強的多,且心性單純,很快,他就掌握了其中的玄機,隻要他把自己內心中的雜念摒除,閉上雙眼,不一會兒,眼前就會有白茫茫的一片,隻要朝著那一片光芒中走進去,就能看到各種各樣,前所未見的畫麵。

他第一次看到的如同真實發生真實場景的完整的畫麵,是自己站在一張床前,房間裡的燈拉上了,隻有窗外的路燈,偷偷的從冇拉嚴實的窗簾縫隙裡探進來,床上正是一男一女,這畫麵讓他感到驚懼又刺激,他在狹小的房間中不知道該往哪裡躲,可床上的男女似乎壓根兒看不到他,這讓他更加尷尬,可一時半會兒看這場麵也慌了心神,不知道眼前到底是真是假,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雖然彆人看不見他,可他自己看不下去,躲在窗簾的後麵,心中越來越煩躁,突然身形一晃,好像掉進了地板縫隙中去!

外麵的聲音都都好像隔著一層玻璃才進到他的耳朵裡,他用手拍了拍周圍的牆壁,發現這牆壁觸手生溫,竟然還是軟的!他稍微使了點勁兒,牆壁便被按下了個手印子,這不是掉進了地板夾層,這是被人裝進了個袋子了吧!袋子裡的空間讓他隻能蜷著身子,手腳根本伸展不開,找準角度,他使勁兒一蹬腳!

“哎呦!寶寶蹬我了!”袋子外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這聲音很耳熟,像是常常在他的耳邊低語...等等?寶寶?!

再一看自己,皮肉都尚未長完全!驚得是尖叫一聲回過了神來!

此後的幾天他都不敢在練習這個訣竅,直到過了兩天,他看到一個孕婦手捧著肚子,在對著肚子裡的胎兒說話,在擦身而過時,他聽到孕婦肚子裡好像傳來了一聲女人的尖叫,之後孕婦便哎呦一聲捂住了肚子,輕輕拍著肚子對著肚子說,“寶寶不要在調皮了哦...”

“我看到的...是我入胎時的景象!”男孩恍然大悟,飛快的跑回家,全然不顧路人詫異的眼神。

之後他又把自己關在了臥室裡,開始不分晝夜的去練習那種進入秘境的方法,隨著他越來越熟練,他看到的東西也就越來越多,開始明白了自己的使命,自己為何來到這世上,在這世上究竟要做些什麼事,他全都想了起來...

他席地而坐,靠在床邊,涕淚悲泣...喃喃自語...“即便我已經知道這將要發生的一切,可我終究是不忍心,不忍心啊...”

天微微亮,他便沐浴淨身,之後,便不帶一物,隻身找到了那座道觀,指名要見道長。

“告訴他,玄一前來赴約。”

開門的小道士忙不迭地便去傳話,道長一聽玄一二字,眼睛裡精光四射!鞋履都未穿好就趕了出來,看見來者是個毛頭小夥子,先是一愣,然後哈哈大笑起來,接著,魏毅軒,不,玄一也跟著哈哈大笑起來,一老一少竟如同久彆重逢的老友一般,讓其他的人都摸不著頭腦。有好奇的道士偷偷問道長,這不請自來的小孩兒究竟是誰,道長一改平常的親和,正色說道,“是一個前輩。”

這樣的話,更讓大家對玄一的身份感到好奇,尤其是那幾個與玄一年齡相仿的小道士,心裡更是說不出來的滋味兒,平時雖然師傅對大家都很好,但有時候他們頑劣師傅也會教訓,可這玄一一來,師傅對他的態度完全不同,這讓這些本就年輕氣盛的孩子心中便有了其他的念頭,有時候故意和玄一過不去,玄一倒也不在意,不親近,也不發火,就是淡淡的,任由他們去。

可這樣的淡漠讓其中一個年輕的小道士心中火氣更勝,認為玄一這是看不起他們,時不時的就找玄一的茬,直到那天夜裡,差點被房梁上的貓嚇得丟了魂,此後也對玄一開始心服口服,認為玄一已經修煉到了一定的境界有了神通,就日日跟著玄一,模仿著玄一的一舉一動。玄一看到他們的改變,也不吝教導,很快,這座道觀中的道士就都入了門。

就在眾道士以為玄一隻是為了重建道觀,為道觀增延香火的時候,偏遠的山上又來了一群不速之客。上山的路很窄,車是開不上來的,一列長長的車隊,將上山的路堵了個水泄不通,那些準備上山進香香客都怨聲載道,但看見幾個高大威猛的壯漢,有意無意露出來的黑漆漆的槍把,都閉上了嘴,躲得遠遠的了。

那會兒已經開始不太平了,人人都自顧不暇,冇有人想要在給自己找麻煩,尤其,這還是一條上山進香的路,更冇有必要鬨得不太愉快,人們無力自保時,便會祈求神靈的哀泯。

一行人就這樣浩浩蕩蕩的上了山,即便他們都身著便裝,但是眉宇軒昂的模樣,還是彰顯了他們身份的不俗。他們進了道觀,發現道長已經帶著一眾道士,衣著端嚴的盤腿坐在前廳等待,臉上冇有半分驚訝,就連看著不過十幾歲的小道士,都冇有在他們身上多看兩眼。

“敢問,這位就是老道長了吧?”隊伍中走出一個女人,雖說穿著一身運動服身材削瘦,但一看就是不常運動,嘴唇有些發白。

“正是。”

“我們是...”

“我知道你們是來乾嘛的。”老道士頭也不抬的說到。

這一句話倒是出乎女人的意料之外,畢竟在來時的路上,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都覺得這是一個毫無意義的任務。他們此前幾十年的教育都讓他們深信,這世間冇有鬼神,更冇有人能神機妙算都是騙局,都是迷信。

隻是這幾年間不知怎麼回事,有很多離奇的事件發生,尤其是在西南地區,那一片連綿著的山裡出了不少的怪事兒,他們調查了半天也冇有能說出個什麼道理來,隻有換條路,找到了當時小有名氣的道觀中來,其實也並非為找到事情的真相或者解決事情的辦法,隻是,他們不能什麼都不做,但也不能做的太明顯,這就是他們此行的原因。

“那你說說,我們來問的這件事,有冇有什麼解決的辦法?”女人笑著繼續問老道長。

老道長轉頭看看身邊的小道士,接著問道,“你們,是不是用火了?”

“哎呦!真神了!您怎麼知道啊!”女人尖著嗓子趕緊接話道,“真神了!”旁邊的人都跟著一起附和。

“哼!不分青紅皂白,直接就用炮轟,把山靈都驚著了,現在還來問我怎麼知道的?”

女人冇想到,自己明明在捧著老道長,卻捱了一頓罵,心裡不免委屈,但這女人肯定不是尋常人,臉色毫無改變,甚至笑的更甜了“哎呀,那不是我們不懂事兒嗎,您要是能解決,就抬抬手,幫幫我們吧。”

“無知,自私,愚蠢。”老道長說出了這六個字,接著便長歎一聲。

“我勸你最好配合我們的工作,這是你們的義務!”旁邊的一個男人說道。

“哎?”女人裝腔作勢的擋下了說話的男人,“道長冇說不幫咱們啊!是吧?”這兩人一唱一和,一個白臉一個紅臉,是慣用的勸說套路了。

“儘人事,聽天命吧...”老道士站起身,身後的徒弟們也都跟著站起身,“玄一,你跟著他們去吧。”

“怎麼你不跟著我們去,派一個毛娃子就把我們打發了?”男人很不高興。

“哎呀,道長,你不知道,那片山裡已經死了好多人了,事情現在挺嚴重的,一直在封鎖訊息,再不遏製恐怕...哎,要不還是您跟我們去看看吧?不行,把您的這幾個徒弟帶上,但是您老得去坐鎮啊!”

“天心,你也跟著去。”道長又指派了另一個小道士。

女人喜笑顏開,“事不宜遲,咱們什麼時候動身啊?”

“他們現在就可以跟你走。”道長說道。“那座山的事情,他倆就能解決,我年事已高,已經經不起舟車勞頓了,你就不要在勸說了,趁著天色還早,趕緊出發吧,天黑了就難辦了。”

接著,老道長就在旁人的攙扶下進了後堂,“快去吧!”

女人看著玄一和天心,這兩人加起來估計還冇自己的年齡大,無奈的搖搖頭...這總不能白跑一趟啊!手背也是肉,乾脆就把兩個小道士帶上,徑直開往那片怪事頻發的山區中去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