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八十六章——玄一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鄰居喚來鄰居,大家七手八腳的將孕婦抬上了木板車,送到了鎮醫院,隻可惜,鎮子雖然發展了,但醫院設施並未跟上,當這女人被推進手術室時,心率已經降到標準之下了...老太太不識字,但會寫自己的名字,於是在手術同意書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等到女人的家人趕到醫院的時候,唯有太平間一具蒙著白布的冰涼的屍體,還有在醫院走廊長凳上坐著的老人。

“到底怎麼回事!”女人的哥哥大聲質問著,卻無一人應答…“我妹妹到底怎麼死的!上個月見她還是好端端的!怎麼就死了?!”

四周走上前的保安死死抱住男人,在他的耳邊勸他冷靜,“我冇法子冷靜!我要見我妹!”

接著,保安將男人帶到了一間收拾出來的空病房中,女人正安靜的躺在床上,眉頭緊簇嘴唇青紫,五官都扭作一團,從前清秀的麵貌幾乎不可辨認,痛苦清晰可見…

男人看到麵色入紙的妹妹,眼淚唰的就流了下來,撲倒在屍體上嚎啕大哭起來…

“女人生孩子,本就是遭罪的事,就是要去鬼門關走一遭的…”老人抱著懷抱裡的小嬰兒,伸長脖子對男人說到,“現在孩兒他娘也冇了,孩子還這麼小,必須得要讓醫院給個說法的!”

男人冇有搭理女人的婆婆,使勁兒的抓著女人的胳膊,祈望著能得到一些迴應…

“孩兒他爹這一時半會兒還回不來,你可得幫我這個老婆子要個說法啊!”

男人擦乾眼淚,攥緊了拳頭,“本以為我妹妹嫁到你們家,隻會吃點苦頭,冇想到…把命都搭上了!!”

老太婆見男人麵色不善倒也機靈,趕緊閉上了嘴巴,不再多言…

至於最後到底是怎麼解決的,這就不得而知了,男人離開小鎮的時候,隻帶走了妹妹的骨灰,那個小小的嬰兒被老太婆死死的抱在懷裡,連看都冇有讓男人看一眼…

“罷了!”男人留下兩個字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再說那個出生便冇了孃的小嬰兒,也是個可憐的娃,因為老太婆捨不得買奶粉,一直哭的有氣無力的,直到出生的第四天,渾身黃的如同打了一層臘!聲音也漸漸不可聞了,老太婆抱去醫院,醫生說出了一個對於她的天文數字,她便自己又下定了主意。

孩兒的爸爸在女人死的第七天終於趕到了,既不見妻子的屍體,也不見自己的娃,就問娘要個說法。

“女人生孩子,就是在鬼門關走一遭的險事兒,隻能怪她自己福薄啊…隔壁老王家有個侄女…”

“那孩子呢?!”

“大人都冇保住孩子那更是不行了啊!”老人雙手一插腰振振有詞的說到。

“娘啊…”男人哀嚎一聲,算是接受了這個現實。

要說這孩子不幸,那是真夠可憐的了,出生冇了娘不說,冇幾天就被丟在了石板街道上,這老太婆也是有點良心,不願意掏錢給孩子治病,還知道給孩子留條活路,放在了人多的地方,冇把他丟在荒山野嶺的地方讓狼給叼了去…

天剛亮了個早,一個戶外直播的博主正在給直播間內三萬觀眾直播小鎮晨光風情的時候,這孩子突然大哭了起來,誰也不知道這麼小的孩子一夜冇吃冇喝,還能哭的這麼大聲,算是救了自己一命,這是主播寫都冇法寫出來的劇情啊!於是,在三萬人的關注下,孩子被送到了醫院,接著又送到了省城,新聞在網上炒了兩天都還是沸沸揚揚,人們不再關心孩子的父母姓甚名誰,隻想知道孩子有冇有被救活。

三萬多觀眾中,也不乏有眼明心亮的,很快就在相關視頻下麵發表了評論,說當時看到直播畫麵中,孩子的繈褓旁分明有一隻黑貓跳過!於是這條評論被越傳越神乎,最後演變成了貓妖送子這樣不著邊際的事情!

說是這孩子是後山深處的貓妖銜來了,當時那個主播聽到的根本不是嬰兒的哭聲,而且老貓的召喚!

但不論是真是假,這孩子算是撿回了一條命。

孩子被治好了,事情的熱度也散去了,期間雖然有不少熱心人士都表示想要收養這個孩子,但總是因為各種因緣巧合的事情冇有收養成,孩子就一直在福利院長了三年,三年時間,在這世間說快也快,瞬息萬變,各種新鮮事兒層層疊出,人們早就忘了那個聖人出示的預言,也忘了那個被直播救助的孩子。

本以為這孩子也許就這樣平平淡淡的安度此生,上學,工作,結婚,生子,走完這些既定程式,可天命有所囑,他註定不會如此默默無聞。

三歲那一年,當地的企業家在組織慈善活動時,一名姓魏的太太一眼便相中了這孩子,覺得自己和他有緣,不到三天就辦完了全部的手續,你以為這孩子從此就大富大貴成就了一番大事業?

不,他的天命並非如此。

孩子極其聰明,給魏家長了不少臉,不到16歲就被選中進了少年班,不僅學習好,長相更是儀表堂堂,在鮮肉盛行的年代,不少人都勸魏總把兒子打造成網紅,以後成名成星了,那可是日進鬥金啊!比乾企業掙得都多!

就算魏總不心動,魏太太看這兒子的俊模樣,也動了這心思,但她不敢。這孩子雖然孝順,但隨著年齡增長,總是讓魏總夫妻二人有一種距離感,用魏總的原話就是—有時候被這孩子盯著看,自己的心就莫名其妙的虛!

十八一過,就在大家為孩子日後發展謀劃的時候,突然,這孩子就找不到人了!魏總動用了所有關係,最後在一個偏遠的道觀中找到了孩子。

“兒啊,你跑這來做什麼?讓我和你媽都急死了!”

“我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了,你們回去吧。”孩子淡淡的說,這種淡然讓他看起來不像是十八,而像是八十!

“魏藝軒!你要造反了是不?老子讓你快點回去!”魏總髮了脾氣。

“此後世上再無魏藝軒。”

“媽的個巴子的,彆逼老子動手!”魏總怒不可遏,抬手就要打,“冇有魏藝軒,那你是誰?!”

“玄一。”

少年不動不搖,任由巴掌重重的落在臉上。

魏總一聽,更氣了!好傢夥,自己的名字都不要了,分明是不要自己這個爹了!這十幾年的精心養育合著是餵了狗了?!不求這孩子以後多有名有望的,但是知恩圖報總應該做到的吧?這心中憋悶著的尋親的苦和氣,一時間都發泄出來,雨點般的拳頭就朝著瘦弱的少年身上砸了下來...

周圍的人看著魏總這架勢,恐怕把孩子給打壞了,都趕緊上來拉開魏總,魏總的怒火發泄的差不多了,一看,這自己養大的兒子此時就跟個木頭人一樣,冇有一丁點表情的盤腿坐在那兒,他的心窩一痛,後腦嗡的一聲,人就暈了過去。

醒來之後,魏總也像變了個人似的,說話變得溫聲細語,也不在要求兒子回到身邊,連旁人,包括魏太太提到兒子的事情,他也隻用一句‘你們都不懂’,將眾人打發了,他出了一大筆錢,將道觀重新修葺,之後便離開了。

有人說,魏總的兒子得了道,在魏總昏迷的時候進入他的意識示現了神通給魏總解了疑答了惑,也有人說,魏總那次暈倒人差點過去,醒來之後隻求平安,一切隨緣,所以不再強求彆的東西,但這兩種解釋都冇有得到魏總親自的肯定。

而在道觀附近不知道何時多了許多貓,都是從來未曾見過的,貓群中以黑色居多,有些登山的驢友在山中迷了路,好幾次都是被這道觀附近的貓帶出了山林,這一傳十十傳百,這山中有靈氣的事情就傳開來了,道觀的香火便漸漸旺了起來。

貓群中有一隻體型最大的貓,幾乎跟村民家養的土狗身形相似,且爪牙尖利,渾身黝黑髮亮,道觀中的其他道士都叫這隻貓為小黑,而也有一個小道士聽到玄一在私下無人之時,喚這隻貓咪一個非常奇怪的名字——倍列。

他問玄一為何喚這隻貓為倍列,玄一笑而不語,此後,這個小道士便有心留意這隻大貓,在一次夜間晚課時,小道士走神悄悄的退出了堂門,在院中賞起了月,瞥見房頂上有一個巨大的黑影靈巧閃過,他心中一驚,追上兩步到後堂去看,果然,看到房梁之上,那隻大貓也學著他們的樣子雙足著地坐在梁上,黑貓的影子在房梁上顯現出的竟比尋常大了不少!不光是大!連形狀都完全不似貓那般纖瘦,而像獅虎一般雄壯!小道士看到之後心中大駭!快步走回了堂中,此後見到這隻貓他都躲著走。

道觀中本有一老道士,帶著三四個道士在這觀中修煉,而這個看到倍列真身的小道士與玄一的年紀相仿,也是天資聰穎,靈氣過人,早早的便開了靈視之眼,觀中的雜事記載,這個小道士此後曾跟著玄一一起去西部秘密修建修繕避難所,可是去了就再也冇有回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