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八十三章——覺醒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怎麼了?!”

倍列和殘剛問詢趕來,隻看到宗先用竹刀在自己的臉上不斷的亂刻,嘴裡還一直胡言亂語,頓時就知道不妙了。

“大哥!宗先這是怎麼了?”倍列果然十分警覺,看到宗先不同尋常的表現,立馬就在離他幾步遠的地方停了下來,冇有輕舉妄動,呼喚蚩尤來檢視情況。

蚩尤皺著眉頭展開雙翅,飛到了了宗先的旁邊,他揮揮右手,宗先身下的土地便裂開一道縫隙,將他牢牢地困在了泥土裡,接著,他靠近宗先,仔細研究著宗先的表情。

“他...好像是被山神附身了。”

“啊?”倍列的嘴張的能有三倍大,“可是,山神不都在那一邊嗎?”倍列指向了山丘那邊的方向,無數野豬人被填進了山丘之下的溝壑中,可還是無法平息山神的怒火。

“能讓宗先失了心智,除了神再無他物能做到了,神的力量又豈是能估量的。”蚩尤的眉頭越皺越深,“看來要我親自動手了。”

山神那邊的動靜突然停了下來,冇有震地的動靜也冇有駭人的咆哮,那五座山神一時間都一動不動,彷彿又陷入了沉睡一般!

“薑黎!”

一聲斥嗬在天空中響起,炸的雲層都是狠狠一震!

“薑黎!你所做究竟為何!”

雲層之上,響起一片呐喊之聲,雲層散去,天空中出現了兩方人馬開始交戰,一隊士兵皆是手持銅製的長矛大刀,寒光閃閃,銳利非常,士兵們都是牛頭馬麵、青麵獠牙、銅頭鐵臂、麵目猙獰地狂叫著殺來。另一方的士兵則散做兩端,讓出中間的一條通道來,像是在放任對方士兵長驅直入,在那些帶著麵具的士兵進入陣地之內後,通道後方一大批虎、豹、熊、羆等猛獸咆哮著奔跑而來,那些帶著麵具的士兵,儘管在怎麼英勇,又如何能抵擋的了真正的猛獸?猛獸們一起上前,看著那些帶著麵具的士兵,毫不留情的撕咬了起來...

而蚩尤,眼看著天上的這一幕幕血腥殘忍的畫麵,脖頸上的血管都儘數暴起,一臉的悲愴和憤恨!

接著,畫麵再次倒轉,一群群披散著頭髮,臉上用草灰畫著條紋的人們跪倒在地,而等待他們的,是一根根長針!長針一下下的挑破他們臉上的皮膚,眼淚混雜著血水順著他們的頭髮留下,接著,那些傷口被顏料鋪蓋,長針繼續將顏料刺入他們臉上更深的皮膚裡,無瑕的臉上就被紋上了草綠的顏色,代表他們的身份特殊...這些刺青,都是戰敗部族的標記,而他們的子子孫孫,也會被刺上這樣的顏色...

“神啊...我的子孫經曆了什麼啊...”蚩尤看到這些畫麵,狠狠握緊的雙拳重重的砸在地麵上,他膝下一軟,對著天,對著地,對著一動不動的山神,跪了下來...

“他們又做錯了什麼呢?現在過得又安好嗎?神啊...我隻是不甘心啊...神啊...為什麼你從來冇有站在我的這一邊...”

“薑黎,你可願聽我一言!”

“我將依照神的示現行事...”天空中的雲朵集結成了不同的顏色,整個沙灘都被金色的光輝所籠罩!

“這天地莽莽,自有他的規律,你不必埋怨神的不公冇有哀佑於你,如今,你救護元初人有功,也算是天命該當如此,我願意給你這個機會。”

蚩尤,不,應該叫他薑黎,他揹負蚩尤這個名號已經太久太久,久到世間的人們已經忘了他的本名,也忘了他也曾有過英勇的戰績,和不朽的貢獻...

薑黎虔誠的對著天空中,對著山神的方向俯身叩首,等待著神的示現,等待著那一個機會,那一個他已經等待了上千年的機會...

我坐起身,也像蚩尤那般揮揮手,宗先就恢複了正常...

“元初人...元...”倍列的話還冇有說完,蚩尤就在他身後,用巨大的翅膀壓住他的身子,將他的兩隻前足壓彎在地,也低頭叩首。

“他...已經覺醒了,不再是張西元了...”薑黎小聲的對倍列說道。

“我是張西元,也不是張西元,就像你,你還是曾經的薑黎嗎?”我笑著看著他,我的身體從未感受到如此的充盈,如此的飽滿...

“元初人上,你對宗先到底做了什麼啊?為何他變成那般模樣了...”

宗先還是呆呆傻傻的,摸著自己的臉,即便他臉上的那些傷痕已經不見了,他還是不安的摸著...

“你其實比任何人都要瞭解自己的弱點在哪,即便不願意承認,宗先最在意的,就是他的容貌,但凡是講究過猶不及,太在乎的東西,反而不是你能真正擁有的。我隻不過,讓他體驗了一下,容貌不再的感受,他就不能自持了。”

“小徒弟好像有點...不一樣了...”殘剛也擠了過來,好奇的打量著我。

我對著他揮了揮手臂,那上麵還有一個孔洞,是殘剛留給我的毒液...傷口的孔洞慢慢癒合起來,傷口最後開出了一朵白色的小花,風兒輕輕吹過,將那朵花吹落了下來,我用手接住,遞給了殘剛。

“一時迷途,如今迴歸自性。”

殘剛笑了起來,他三角形的腦袋上,一張大嘴極不協調的咧開來,這笑比哭還難看...“小徒弟,既然你已經覺醒,能不能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

我笑而不語。

“那那那...那你能不能告訴我,我可以覺醒嗎?”

“當然。”

殘剛還要開口,被薑黎悄悄的拽了一把,即使很隱蔽,但這一切動作都在我的眼皮底下無所遁形,“快帶我去!快帶我去!”薑黎冇有開口,我卻看到了他身體裡有一個不安的靈魂在躁動,在拍打!我知道,我看到的是他的心聲。

“稍安勿躁,”我將拇指和中指相交,輕輕一點,一滴水從我的指尖彈向了薑黎的心口,他身體裡那個焦躁不安的‘他’安定了一些。

“薑黎,你想回到的究竟是那一場戰爭,還是那一個世界?”

“元初人上,我想回到那個世界,我想看看我的子孫們,我們的部族,現在到底如何了!”

“僅此而已?”

“呃...”薑黎一時語塞。

“在我麵前,無需隱瞞,你儘管言說便是。”

“我想改寫曆史...我不明白那場戰爭我為什麼會敗!我一路戰無不勝勢如破竹,一直打到了逐鹿,部落的毒霧陣一時間讓戰場上天昏地暗、陰雲密佈、飛沙走石,我真的離勝利已經很近了!元初人上,砍下我的頭顱也無法讓我想明白,我究竟為何會輸啊!我不甘心!不甘心!”

“你在乎的究竟是你的部族,還是你的名聲?你想改變的是你部族子孫的命運,還是曆史上記載你的蚩尤二字?”

薑黎的表情很複雜,看起來十分的糾結,“元初人上,您能給我指點嗎?”

“你不需要我的指點,你自己原本自足,知道該如何選擇。”

“好!元初人上!求您帶我去到那個世界吧!”

“我會為你們開啟通道,但路隻有你們自己走,真的做好準備了嗎?那個世界,比你們想象中的要苦的多。”

薑黎重重的點頭,表示他的決心,宗先等人雖稍有麵色猶疑,但也跟著點了頭,“我們跟著大哥!無論到哪兒!都會跟著大哥!”

“好。”

我走向海邊,靜立了一會兒,周圍雅雀無聲,薑黎等眾,都一動不動的看著我。

“元初人上,我們究竟在等什麼?”

“等浪花開。”我的眼睛穿透深不見底的層層海水,看到了在海底奮力遊動的青鶴,還有她正在追趕的兩個阿特蘭人。隻是,薑黎他們看不見。

青鶴躍出水麵,透明的鰭翼化作豔麗的羽毛,抖落了一片的水花,她一出水,就看到了沙灘邊的我,接著,又看到我身後的薑黎一眾。

“元..元初人上?你這是...”青鶴試探的說著。

“元初人上,已經覺醒了!”薑黎說道。

青鶴聽到覺醒二字,先是震驚,接著眼睛裡流出了淚水...嘴巴張了又張,卻一個字也說不出...

我輕輕的扶住她,“你守了三千年,做的很好。”我輕輕的撫摸著她背上的羽毛,那些受傷掉落殘缺的地方,如同樹木生長一般,長出了新的羽毛。

青鶴笑著抹著臉上的淚,緩過來後,她像是想到了什麼,“元初人上,那兩個阿特蘭人!我把他們帶到安全的地方,可不知怎麼了,他們突然雙眼通紅,著魔一般的就往外遊著,我使勁兒追才追上,追到了這裡卻不見他們的蹤影了!”

青鶴話音剛落,海麵上又飛來了密密麻麻的海鳥,與之前不同的是,海鳥像是搭成了一座飄在空中的毯子,而在海鳥的背上,馱著的居然都是之前從山丘轉移的那些生活在山神背上的動物!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