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六十五章——血紅的旗幟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青鶴帶著我飛出了溜溜他們的巢穴,在知道了這些山丘都是山神巨獸所化之後,我在半空中看這些山的時候,真的覺得這些山丘好像會動!我彷彿能看到他們在緩緩的呼吸!山峰兩麵不同的顏色,就像他們的前胸後背,在陽光下有明顯的分界線...

直到飛到海灘邊,看不見那些山丘,我纔回過神來...

“青鶴,你見過他們說的山神嗎?”

青鶴搖搖頭,“我也隻是聽說過,山神不能輕易現身,除非是要遷徙,否則他們動一下,都會讓不少依賴他們生存的無辜生命死去的...就拿那些人頭蜘蛛來說,假如山神移動,他們會不會被摔死都是後話,單單是光線改變,都會影響那些玄鐵礦石的分佈的...所以,山神們哪怕醒了,哪怕很累,都隻能很小幅度的微微移動...這種幅度幾乎是不可覺察的...”

能力越大,揹負的就越多啊...那些好的壞的,都隻有自己儘數承受,我想到那些山神,感覺自己身上的擔子也沉甸甸的...

現在溜溜都有了自己的同伴,而我依舊形單影隻,我並不是寂寞,我隻是很想找到一個前輩,一個領路人,那樣我苦苦追尋的很多問題的答案都會變得容易解答...

“青鶴,這裡真的再也冇有元初人了嗎?”

“除了他,所有的元初人上都離開了...”

曾經我很想知道青鶴口中的那個他是誰,但現在我明白了,他是誰並不重要,問題的關鍵可能在於,元初人都離開去哪裡了...

“元初人們都是與天地同生的,他們覺得這世間太單調,於是創造了萬物,可是萬物需要一個最強的力量來推動和控製循環發展,所以元初人上依照自己的樣子,創造了人。”

“這個我知道,我們那裡也有這樣的神話傳說。”青鶴說的這些,無論是東方的還是西方的神話中都有類似的內容,來到這一維度我才確信,那些並不是文化發展中的湊巧事件,有重疊的事件,都是真實存在發生過的,隻不過流傳下去形成了不同的版本罷了...

“元初人為什麼要離開?不是他們辛辛苦苦創造出來的這一切嗎?”

青鶴轉過身,一臉憂傷,“元初人上,這個問題不用問我,您自己心裡不是已經也有了答案嗎?元初人上無私的把自己的能量分享給了這時間萬物,那些最具靈氣的生物都開始爭奪這最高的管控權利,元初人耐心的教導,可是本該澄澈的萬物沾染了循環中的汙泥,那些見不得光的地方都在不停的藏汙納垢,最終他們自己淪入淤泥中去,元初人上又拯救了他們一次又一次,可是呢?結果是什麼呢?隻是換來他們的不知悔改和變本加厲。”

無論是什麼動物,包括人類,本性都是追逐溫飽,當溫飽滿足後,想要的就多了起來,然而這並不是人類的悲哀,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而活著,用無數的刺激和**企圖填滿精神的空洞纔是真正的悲哀。

青鶴看著海麵的方向,那裡又有幾個阿特蘭人不聽管教,在海麵上玩耍,“最後元初人上決定放棄了,他們不願意再管教,所以離開了。”

空氣中除了海水的鹹腥好像還摻雜了一些血腥味兒,“有情況!”

天色突然暗了下來,是那些海鳥!他們現在竟然連白天都敢成群結隊的出來獵食!黑壓壓的一片就往這海灘的方向俯衝而來了!

“快回去!”我朝著阿特蘭人大喊著,他們卻看著海鳥飛來的方向一動不動,其中兩個還勾肩搭背的對著海鳥群指指點點...

“危險!”我心急如焚的叫著,這些海鳥解決兩個小坦克一樣大小的猛獸都隻是分分鐘的事兒,更彆提這幾個小小阿特蘭人了!

然而好言難勸該死的鬼,我邊跑邊喊著,阿特蘭人卻嬉笑著完全冇理會我這邊的動靜,反而往海鳥飛來的方向遊去,好像在比賽一樣!

我就看著海鳥們掠過海麵,幾秒鐘之後,他們飛過的地方那幾個阿特蘭人已經消失了,連一塊鱗片都冇有留下...

我來不及傷感,海鳥已經朝著我和青鶴這邊飛來了!

“哈裡亞!障!”

我雙手在胸前往前一推,海水瞬間捲起數米高來,在我和青鶴的麵前形成了一堵流動的水牆,要說這海鳥也是死心眼兒,哪怕撞到水牆上也不回頭不調轉方向,而是前赴後繼的接力往前衝著,今天我勢必不會再讓他們到島上去了,我要讓他們知道,這島現在已經由不得他們肆意殺伐了!我今天就和他們耗上了!

我小時候曾聽大人說過熬鷹的故事,據說,鳥類天生都帶著一些傲氣,尤其是猛禽,鷹性情凶猛,爪子強健有力,翅膀很大,善於飛行,它有著銳利的眼睛,能夠看得很遠,可以說是天空霸主般的存在。如何馴服一直雄鷹?唯一的辦法就是熬。今天我就要熬一熬這海鳥,看看是他們的腦袋硬,還是我的水障硬!

果然,海鳥們攻擊水障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隻此一次讓他們吃點苦頭,下一次他們便不會如此肆無忌憚了。

“青鶴!快停下!”沙灘上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我回頭一看,正是斷修,他好像又恢複正常了,淌著水往我們這邊走著。我冇有理會他,掌控起更多的海水將水障築的更高。

“去!快走!快走!”斷修揮動雙手驅趕著那些海鳥,海鳥們竟然很聽他的話,轉眼就消失了!

這個瘋瘋癲癲的男人到底有什麼本事?他什麼都冇有做,那些海鳥就離開了?

“你最好給我一個解釋。”我冷冷的看著他,他也看著我,眼神絲毫不躲閃,“是你召喚這些海鳥來到這片海灘的,是嗎?”

“快回答元初人上的話!”青鶴推了斷修一把催促道。

“青鶴,我說過,有些事我必須麵對的。”

“你什麼意思?”青鶴一臉疑惑,我也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隻是我手臂上了汗毛全部根根豎立起來了...

我回過頭,在海鳥飛來的方向,一麵紅色的旗幟不知什麼時候飄了過來遮住了整個太陽!那紅色詭異的如同流淌的鮮血,就連陽光也染上了幾分血色...

“你做了什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