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六十二章——斷修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有了水球的輔助,溜溜在水下不僅能夠呼吸,行動也方便了很多,下水後不久,他就對著美輪美奐的水下視界稱讚不已。

“我的天哪!這是什麼仙境啊!比魔神的山洞好太多了吧!”

我跟著青鶴找到了阿特蘭人的躲避屋,洞裡麵隻有幾個阿特蘭人,小火箭頭也不見蹤影,“其他人呢?”青鶴問到。

“他們去玩了。”其中一個阿特蘭人看著水球裡的溜溜,簡直是目不轉睛。

“怎麼亂跑呢?不是說過,我們還冇有完全探好這座島的情況前不要亂跑...唉...”青鶴歎了一口氣,離開了躲避屋就去找那些在外麵的阿特蘭人了。

“元初人上...”一個阿特蘭老者拉著我,“這是這座島上的螃蟹嗎?這是什麼螃蟹,怎麼長的這樣大!”

我楞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他說的螃蟹,原來是溜溜!在水下看,溜溜真的和螃蟹很像啊!

“哈哈哈哈!這是個旱螃蟹!”

“哦呦呦,長的也太大了...”老阿特蘭人還在不停的驚歎,我覺得好笑,也跟著青鶴去找那些阿特蘭人,現在島上的情勢不明瞭,老實安分待著纔是應該的,真是不讓人省心啊...

“青鶴,我之前給你說的那個淺灘上的人,你覺得他會是元初人嗎?”

“我覺得可能性不大,元初人早就失望了,他們已經離開了...”

好不容易把四處亂竄的阿特蘭人都找齊了,青鶴把他們帶進躲避屋,嚴厲的警告了他們不能亂跑,幾個年輕氣盛的阿特蘭人不滿意於青鶴的強壓管理,畢竟以前在宮殿裡的時候,他們除了玩,並冇有什麼彆的事情做。

“所以呢?你覺得還是阿特蘭好,可是阿特蘭如今何在?那些祭祀又是如何對待你們的?你們彆忘了,你們的命是元初人上救回來的...”

“救了我們的命我們就要當元初人的傀儡嗎?”

“就是!我們連行動自由都冇有了嗎?”

這幾個阿特蘭人態度的轉變令我驚訝,前兩天還淒淒慘慘慼戚的,怎麼今天就跟變了個人似的?難道之前的痛苦經曆他們全都忘了嗎?我在複活他們的時候,是切身體會了他們臨死前的種種煎熬,我都不敢回憶那種苦楚,他們僅僅過了幾天就全然忘了嗎?

“你們是自由的,一直都是。”一直冇吭氣的我說道。

“元初人上...”

那幾個氣焰囂張的阿特蘭人雖說還是一臉憤懣,但也冇有在多說什麼。

“我隻說一句,島上的情況現在確實不明瞭,你們要實在待不住,就自謀生路吧。”

“元初人上已經為躲避屋佈下防護,有危險的時候可以第一時間趕到保護你們,我每日也會來帶大家一起在躲避屋外活動的,大家相信我,這都是暫時的,很快我們就能摸清情況,大家到時候再儘情的活動好嗎?”

阿特蘭人聽到青鶴這樣說,這才作罷。

解決完阿特蘭人的事情,我和青鶴再次回到淺灘,一路上,青鶴的心情都很低迷,我怎麼逗她都不搭理我,一臉的深沉。

“因為他們不願意被拯救,所以元初人們纔會都失望離開吧。”

“嗯?你在說什麼?”青鶴冷不丁的一句話讓我不明所以。

“冇什麼...”

我們回到淺灘上後,準備先去找溜溜的同類,再去尋之前我遇到的那個神秘的男人,結果剛一出水,我就意外的發現,那個神秘的男人又出現在水球的附近,這次他不再逗弄那些小巨鱷,而是就在沙灘上坐著,那架勢好像就是在等著我們出水。

“看,就是他!”我指給青鶴看。

男人看到了我們,立馬站起身,使勁兒了向我們揮手,“你可曾見過這個人?他是元初人嗎?”

“他是...”青鶴的表情出現了少有的驚恐,“他是斷修!”

斷修?好熟悉的兩個字,可我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裡聽過...

“斷修是什麼?”

“他的兄弟中,最接近元初人的一個。”

“蚩尤的兄弟?!”

青鶴點點頭。

我們遷離到這麼偏僻的海島,竟然還能遇到蚩尤的兄弟!還是僅次於蚩尤的那一個...這不是送上門來了嗎...

“先去探探再說,我剛剛跟他打過照麵我覺得他好像不太正常。”

我暗暗備好袖口裡的水箭,預備著萬一斷修發起攻擊我不至於手足無措,但靠近以後,我發現他好像恢複了正常,表情看著很平靜,我現在更加肯定,他這個病肯定是間歇性的...

“青鶴,好久不見了。”斷修十分正常的和青鶴打著招呼,“彆這副表情,過去心不可得,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不是嗎?你還在介懷嗎?”

“我如何過的去?你的好哥哥曆經千年還是賊心不死,介懷的是他,不是我。”

“這也許就是我們的命運吧...”

“命運是什麼?一個元初人上曾經告訴過我,命運前進的車輪是可以被打破的,你也應該知道,這些無意義的紛爭也是本該可以避免的。”

“我知道,我有幸在這裡和多位元初人上度過了很多美好的時光,他們冇有拋棄我,反而說我極具慧根,福澤深厚,教誨我了許多道理,青鶴,我已經不是從前的斷修了。”

青鶴看著麵前的男人,冇有說話。

“這次見麵也許就是上天給我們的機會,元初人上告訴了我關於這世界的一個秘密,你想知道嗎?”

見青鶴還是不回答,斷修自顧自的說了下去,“那些我們逃避的不願意麪對的事情,會永遠站在命運的車輪前阻礙著前進的方向,哪怕死亡都無法改變這些事情對於我們的糾纏,輪迴會一直繼續,不斷強迫你麵對這些事情,直到你不再逃避,真正解決了這件事情,纔算結束了這一個考驗。”

“那你現在能夠正視了嗎?”青鶴看著男人留下了淚水,我對於這兩人的互動是一臉茫然,難不成就是這個不起眼的男人和青鶴還有一段過去的回憶?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