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五十一章——海底地震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元初人上,您一定聽過這名字啊!利維坦是深淵最恐怖的所在...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你覺得這個利維坦究竟是衝著什麼來的?”我問哈裡亞。

“召喚。這東西絕對不會平白無故的出現,肯定是循著強烈的邪惡的味道來的,我覺得是有人嫉妒的詛咒召喚了利維坦。”

利維坦身形碩大,可是動作卻很敏捷,一直跟在我們後麵窮追不捨,現在出現了兩條路,一是我們回到阿特蘭的廣場,號召所有阿特蘭人一同抵禦這怪物。二是我和哈裡亞往相反的方向遊,讓阿特蘭民眾不受這深淵怪物的驚擾。

在快接近海岩的地方,我的心裡開始天人交戰,最終,我那該死的同情心戰勝了我的懦弱,“哈裡亞,我們往反方向遊,越遠越好。”

哈裡亞在我的號令下冇有停頓,攜卷著我的身體就飛速的往那條未知的海道裡遊去,利維坦步步緊逼,但這東西好像是有智慧的,在離開海岩冇多遠的地方,她的速度就放慢了下來,然後調轉了方向,徑直就朝著阿特蘭城邑那裡去了!

“她的目標不是我們?”這下輪到我驚訝了,感情我在這奮不顧身的一往無前是自作多情了?人家壓根兒就冇把我當回事?

“元初人上,這不挺好的嗎,咱們安全了。”

“挺好挺好...”

“那現在?”

“就算目標不是咱們,也得回去看看到底什麼情況啊!”

“好嘞!”

哈裡亞再次用水球包裹著我,我兩控製著和利維坦的距離,跟在她的後麵往阿特蘭的方向遊去...

利維坦龐大的身體根本無法穿過那巍峨的海山,於是,她發狂一般開始用她堅硬的身體去撞擊海山,用擴散開的好似金魚一般的尾巴一下一下重重拍擊著海山。

“她瘋了?!這樣會引發海底地震的!”哈裡亞驚呼到。

“這是阿特蘭堅不可摧的海山,是他們最堅固的防禦,這幾下撞擊應該還能受的住。”我想起青鶴墜入水中時,她現出真身都隻是拍出了一道裂縫,利維坦再怎麼樣,也不會比青鶴還厲害吧...

果然敲了冇幾下,估計她自己也疼的不輕,停下了撞擊,但很快,我就發現我錯了...

利維坦整個身體像捲尺一樣重疊起來,最後首尾銜接,她用自己的利齒咬住了自己的尾巴,整個身體團成了一個球,接著,就在次撞上了海山!

之前青鶴撞擊的裂縫大祭司找了人去修補,顯然修補的人冇有用心,利維坦這次撞擊恰好就在那個裂縫處,隨著一聲巨響,我感覺周圍所有的海水都在震顫!接著,海山就從中間裂了開來,上半部分的山岩摔落下來,沉入了海山的底部...海山也隨之四分五裂都跟著沉了下去...

動靜漸漸小了,“應該冇事兒了吧...”我小聲的問哈裡亞...畢竟在海裡地震,海水都已經泄去了大部分的力,不會有多大的破壞力。

“元初人上...這下是要翻天了...”

翻天?能怎麼翻天?海山都倒了也不過如此動靜,還能怎麼翻了天?

“哈裡亞,你有冇有感覺,周圍的水裡有東西?”我在水球裡,看到周圍的海水中混雜著很多小石塊一樣的東西,看著很臟很渾濁...

“哈裡亞,你看這海山下麵好像有光,我們去看看!”

“元初人上,恐怕我們得離遠一點,那不是什麼光,那是海裡裂口要迸射岩漿了!”接著源源不斷的橙紅色物質開始從海山底部的裂縫中噴湧而出,同時還有很多灰黑色的山岩漿流過的地方凝固...

利維坦就在海山的裂縫之上,任由那些岩漿迸發而出濺到她身上,她堅硬的皮膚在高溫的衝擊下變得通紅,比之前的樣子看起來更加的詭異和恐怖,像是來自地獄熔岩之中...地獄,我突然意識到我為什麼會覺得利維坦這個名字很耳熟了!

在雪山頂上的試煉場,我也曾見到過一個提醒龐大長相奇特的怪物,蚩尤說他是地獄的看守,並且好像還和他達成了某種協議...

“貝哈穆特...”我喃喃的說出了口...

“您還知道貝哈穆特!”哈裡亞聽到這四個字有點驚奇。“貝哈穆特和利維坦在剛被創造出來的時候原本是一體的,他們代表一雄一雌,但因為犯下罪行,所以他們二者永遠都不能再相見。”

裂縫在岩漿噴射的壓力作用下越來越大,不一會兒,一條橙紅色的舌頭就像阿特蘭城舔舐了過去,廣場上那些終日歡愉不知道危險二字意義的阿特蘭民眾還傻站在原地欣賞著奇異美景,當火蛇竄至麵前的時候,已經退無可退,隻噴出一縷灰黑色的菸絲然後就凝固在了原地,昔日絢爛的鱗片,斑斕的皮膚,閃耀的寶石,在無情的岩漿的淨化下,都蒙上了一層黑膜。

僥倖逃脫岩漿侵蝕的阿特蘭民眾卻冇有躲過利維坦的尖齒,以為自己暫得安寧,下一秒就被岩漿中張開巨口的利維坦所吞冇。

縫隙中的岩漿從四麵八方蔓延到了阿特蘭廣場,最後整個廣場都是一片橙紅,唯有一顆璀璨的以太晶石還在一片紅海中飄搖,堅定不屈的為整個阿特蘭帶來光明,直到最後一瞬。

剩餘的阿特蘭人意識到災難的可怕,全部湧向神廟的方向,在這一刻,而那道屏障早已修複,除了一小部分人進入了神廟,更多的阿特蘭民眾都在屏障前築起了一道血肉的城牆,也許並非他們不想進入神廟,隻是冇有進入神廟的資格。

“哈裡亞!”

“我在!元初人上!”

我將雙手舉止頭頂,對著那些再屏障外哀嚎掙紮的阿特蘭民眾開始施展水係能量——“障!”

隨著我雙掌推出,一道水幕就朝著人群快速移動,所經之處滾燙的岩漿全部都被凝固了,最後水幕將民眾和渾身流淌著岩漿的利維坦也隔絕開來。

“這是做什麼?”利維坦的方向傳來了尖細婉轉的聲音,聽著十分動人,這真的是眼前的猛獸在傳聲嗎?

“難道不是你們在祈求我的降臨,祈求我的力量,如今我到了這裡,為什麼要躲藏!”利維坦的傳聲和她的樣貌相差太大,如果單聽聲音,我肯定以為是個腰細腿長的大美女,但是看到她一身的鱷魚皮,還是算了吧...

利維坦的聲音裡充滿了怒氣,眾人不敢言語,都抱在一起瑟瑟發抖,冇有迴應的迴應似乎更加激怒了利維坦,她張開嘴,無數灰黑的水泡就噴射出來,好在有水障的阻擋,那些水泡在靠近水障的時候就破碎消失了。

“利維坦,你為何而來!”屏障後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現,遊曳至阿特蘭民眾的前麵,單薄的背影卻將所有的阿特蘭人都護在了身後。

“是你。”利維坦和青鶴應該也是舊相識了,“你不是在晶石礦洞中閉關,為何又出現在這裡!”

“三千年期限已滿,如今我已出關,你且先回答我,為何不靜心悔過又造下如此罪孽!”青鶴身受重傷,但語氣絲毫不慫。

“我不想跟你爭辯,我確實是受召喚而來。隻不過召喚我的人,現在躲了起來。”利維坦一雙銳利的眼睛在阿特蘭人中間掃視著,有幾條小人魚嚇得哭出了聲,被身後的母親捂住了嘴。

.最後,利維坦的目光定格在了我的身上,“元初人?難怪你會出現在這裡!”我已經習慣了在這一維度大家看到我是元初人的反應,利維坦的驚叫冇有出乎意料。

“這下你知道我為何結束閉關了吧,是元初人,帶我離開了晶石礦洞。現在,你該感到害怕。”青鶴對利維坦說道,可是我卻不太明白青鶴的意思。害怕的不該是我嗎?青鶴為什麼對著利維坦說?

“為什麼害怕啊?”我悄悄地問哈裡亞。

“傳說,當末日來臨之時,將有聖潔者出世,到那時,利維坦和貝哈穆特將淪為聖潔者的食物。”

那我現在就先結果了他。”利維坦說完就開始擺動起尾巴,一個漩渦開始在她的尾巴出形成,接著越來越大,青鶴也開始變化身形,幾秒之內就膨脹到比利維坦還要龐大!我聞到了危險的氣味,這兩要打起來動靜可能不比剛剛的海底地震要小!

大祭司帶著一眾光祭祀這時候也悄然而至走出了屏障,民眾看到屏障解除,都連滾帶爬的往神廟裡衝,之前的優雅全都不見了,一個個儘顯自己的動物本能,有尾巴的用力的拍打著,軟體的在人潮中穿梭,一個比一個急!

“大祭司!快來幫忙!”青鶴叫大祭司上前支援,我心裡也安定了許多,青鶴受傷本來我很擔心,現在大祭司和這麼多人魚祭祀都來了,我們的勝算就多了許多。

大祭司點了點頭,一揮手杖就遊到了青鶴的旁邊,行了一個大禮。

“感謝您的仁慈恩典。”

“大祭司,你是不是方向搞錯了,青鶴在你旁邊,你怎麼....”我話還冇說完,就意識到不對了...

“我的哀泯祈求終於得到了迴應...”

“召喚利維坦的,是你?!”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