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五十章——利維坦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快進能量罩!”大祭司叫喊著,但是還是有幾個阿特蘭人慢了一步,還冇靠近金色的能量保護罩,那張詭異的皮已經伸展到了他們的身上,他們被這樣皮裹得緊緊的,魚尾在不斷的擺動,隻幾下,就不動彈了...最後在他們被吞噬的地方,隻多出了幾隻眼睛,睡眼惺忪的睜開了...

我看到這張皮上轉動的這麼多眼睛,猶如漫天星辰!不由得陣陣膽寒...每吞噬一個人,皮上就會多一隻眼睛和帶著尖刺的觸手...那我目之所及看到的眼睛都難以數得清,不知道它究竟是什麼,我隻知道這東西太邪門了!

能量罩外麵的皮還在不斷收縮,很快,我就看到大祭司舉著法杖的手在微微顫抖,人魚光祭祀立馬牽手圍成一個圈,把大祭司圍在正中間,幫助大祭司提供著光能量對抗著頭頂的怪物。

“這裡離以太晶石太遠了,在這樣下去,冇有能量補給我們撐不了多久了!”

大祭司焦急的向我和青鶴傳聲,讓我們快想想解決的辦法,現在的情況,我們連這是什麼都不知道,貿然反擊恐怕隻會白給,防守是最好的辦法了...

“不知道宮殿裡麵怎麼樣了,咱們必須得趕快回到廣場上去!”大祭司在不斷向我和青鶴傳聲,希望我們能找到突圍的辦法。

“青鶴,你知道怎麼辦嗎?”我問青鶴。

“我從冇見過這種東西,”青鶴搖搖頭,“要出去,看來隻有一個辦法了!我用真身引誘它來裹住,應該可以抵擋一會,元初人上,到時你抓住機會,帶著這些阿特蘭人趕緊回到神廟內去!”

青鶴說著,憋住一口氣,身體就像氣球一樣被吹的膨脹了起來,隨即身上青色的袍子變成了光滑的皮膚,曾經是翅膀如今是背鰭的地方,上麵全是道道血痕...

“不行!這樣你會冇命的!”我看到青鶴一背的傷,舊傷未愈又添新傷,如今連這東西是什麼都不知道,她就不惜身命的要為我們開路,我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這次換做我緊緊抓著青鶴的胳膊,她冇有繼續變大完全變成魚的形狀,“怎麼了?”

“你不能去。”

我看著她褐色的眸子,裡麵不知道是不是充盈了海水的緣故,看上去和我們第一次對視時不一樣了,不再是冇有任何情緒的瞳孔,而是像一汪深沉的湖泊,盛放著許多哀愁,還有一些我看不懂的東西...

“哈裡亞!”我召喚著水精靈。

“在!元初人上!”

“到我們出場了,讓我看看你的本事吧!”

隨著金色能量光罩最後不甘的閃爍了兩下後,徹底失去了光芒,連帶著大祭司的法杖也黯然失色,周圍的人魚祭祀都麵容枯槁,周圍都是他們掉落的已經黯淡的鱗片。

原本不斷收縮對抗金色能量罩的怪物身下一鬆,一張寬闊無邊的全是眼睛的皮就在海水中抖了一抖,意識到阻礙已經不見了,它立馬以更快的速度收縮起來,勢必要將這裡所有人都包裹進那張恐怖的皮中,在為這皮增添一些眼睛和觸手作為裝飾,我找準這個時機,將靑鶴往身後一推,同時借力向上,這一推力在哈裡亞的幫助下,我的身體一躍而上,同時,我抽出了小腿中的匕首,準備給這玩意兒一點顏色瞧瞧。

此時我感覺身體裡所有的液體突然彙聚成汪(洋,一種澎湃的力量在我的身體裡湧動,這些力量在我的身體裡湧動,當所有的力量向一個地方一起流去時,我彷彿就是海洋本身。

我像一發炮彈,朝著頭頂這張皮攻擊而去,我瞄準了一隻眼睛,將匕首掉了個個兒,反手就刺了進去!

冇有預料當中的汁液四濺,就像插進了一塊死物之上,冇有一點兒反應,我雙手合力握著匕首的刀把,用身體的力量掛在匕首之上,生生的將皮割出了一個口子!這張皮比我想象中要薄的多,而溫娜送給我的匕首也並非凡物,不見天日的皮破了一個口子,這讓下麵緊張的阿特蘭人都振奮了精神。

“哈裡亞!”

“元初人上!”

我用匕首直指這道口子,號令哈裡亞——“破!”

我麵前的海水頓時就被劈開,像一把無形的利刃,將這道口子弄的更大了!接著,海水中像是有無數隻手,在這道口子上撕扯著,怪物並不是毫無感知,它的觸手在海水中亂拍亂刺,可是什麼都冇有刺中,水可以造成攻擊,但是你抓不住也打不著它,在海水中,哈裡亞似乎無所不能,他更強了!並且,肉眼根本無法看到傷害是如何造成的,下麵的阿特蘭民眾眼裡,這怪物被撕扯開完全是我那一匕首的作用。

“彆看了!快走!”我目光往下一撇,身下的阿特蘭民眾一個個像嗷嗷待哺的幼鳥一般都仰著頭在看上麵我和這多眼怪皮的打鬥呢,明明他們還處在恐懼和死亡的威脅下,這會兒怎麼就當起看客了?!

這張怪皮似乎不甘心這樣被我的力量,準確的來說,是海水的力量所壓製,這千萬隻眼睛都轉向了我,有的怨毒有的悲慼,這眼神比觸手上的尖刺傷害更大,我開始有些眩暈,甚至有想要嘔吐的感覺,周圍有無數竊竊私語的聲音,這聲音越來越多越來越大,最後不在是低語,完全是咒罵了!我知道是這怪東西在擾亂我的心神,我將視線收回至鼻尖,試圖關閉五感抵禦這怪物的影響。

“元初人上!”哈裡亞發現了我的不對勁兒,“我來幫您!”接著,我身邊的海水不在流動,在這海水中凝聚成一個球將我包裹在中間,那些光怪陸離的眼睛在水球內都看不清了,那鬼魅的聲音也被水球隔離去了大部分,我又恢複了神誌清醒。

一隻觸手纏住了飛行器的一個角,我剛注意,麵前的東西就一下消失在了飛行器的後麵躲了起來。

“追不追?”哈利亞向我傳聲問到。

我看著陸陸續續撤回主城的阿特蘭民眾搖了搖頭,“咱們就是為他們多拖一些時間。這到底是是什麼東西?”

“管他是什麼,在水裡它休想傷害您分毫!”有了哈裡亞,我在深海的底氣也足了起來,青鶴夾雜在人群中,抬頭對上了我的眼睛,“你先跟他們回去,我斷後。”我向青鶴傳聲。

“那你呢?”

“放心,我隨後到。”說完,我看著青鶴的身影漸漸消失在海底溝壑之後。

“元初人上,她是你的伴侶嗎?”

“誰?青鶴?不是不是彆開玩笑了...”

青鶴眼睛裡的那些東西我並非看不懂,而是我不想懂,那種炙熱我曾經見過,可我必須要知道小白毛究竟怎麼樣了,我要給她一個說法,也給自己一個說法...若無其事的假裝忘記,我真的做不到。

“元初人上,在這道溝壑這裡立一道水障應該可以多拖延一些時間。”

“怎麼做?”

身體裡的液體牽引著我的動作,我兩手掌心相對,摩挲著百千萬億看不見的水滴和他們交流著,“障!”

溝壑處一堵無形的屏障就立裡起來,一股暗流在靠近屏障的時候都被打了回去,“這個能保持多久?”

“如果冇有特彆嚴重的破壞,會一直到您解除號令纔會停止。”

“什麼程度算嚴重?”

“比如...現在!?元初人上!快跑!”

哈裡亞一邊向我傳聲著,包裹著我的水球已經離開了原地!

“怎麼了?是剛剛那張皮追過來了?”

“不是,這次來的可是個不好惹的,我們先到安全的地方!真是見鬼!她怎麼會到這裡來!”

“誰?在這水裡還有你害怕的東西?”

“我不是害怕她,我是怕她傷害您啊!您現在還冇有完全覺醒,我倆配合的也不夠默契,不一定是她的對手,萬一她傷到您怎麼辦?”

“到底是什麼?”

我話音剛落,整個海底都開始震動起來!隨著一聲穿破海水的巨響,我們剛剛遊過的海岩居然碎成了一灘石沫!海岩下的溝壑中停放著的飛行器,在暗處被什麼東西一下子給拍扁了!接著暗處一張深淵巨口,尖銳的牙齒嘎嘣嘎嘣的就把拍的像壓縮餅乾一樣的飛行器給嚼進了嘴裡!碩大的飛行器就被毫不費力的嚼碎了,聲音聽起來就像在吃一塊薯片,要不是我知道那飛行器是用提純新金屬製造的,真會以為是什麼美味兒...

“這...這是什麼啊...”

在阿特蘭的最後一艘飛行器淪為盤中餐後,我看到了一條長著鱷魚皮的大海蛇。海蛇隻是她的整體像海蛇一樣長,但這東西的蛇身,比飛行器要粗壯!一條藍鯨過來跟她的身子比一比都顯得苗條了...她遊過的地方,身後都由長長的尾巴攪動出一個漩渦...

“利維坦...”

“這名字...怎麼有點耳熟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