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四十章——歸墟之地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走,

我們去看看!”青鶴挽起我的手臂,用她化成透明背鰭的翅膀帶我往神廟的地方劃水遊了過去。

盛大的節禮日還在進行中,每一個阿特蘭人的臉上都洋溢著笑容,隻是應該主持的大祭司現在不見了,換成了另一個年邁的魚人。

離開廣場後,喧囂散去,那道隱蔽的屏障此刻正如我們在人魚掌心投影中所見的一樣,電光流竄,完全變成了一道高壓電牆,維護屏障的那些凶惡的鰻魚,也儘數現出了身,一個個表情更為猙獰,像是在忍受極大的痛苦...

“元初人上,青鶴大人,你們來了!”大祭司懸浮於被電光劃成碎片的屏障邊上,麵色深沉。

“是蚩尤嗎?”

“不可能啊,他冇辦法進入這麼深的海底,他的兄弟中或許有善水的...但是...”青鶴看著愈演愈烈的電光也是一臉的不解。

“不...光祭祀們認為,破壞壁障的力量,來自神廟下方。”

那就不可能是蚩尤了?

可我看青鶴聽到這個訊息,麵色更加的嚴峻了,“光祭祀們確定嗎?”

“他們也不敢確定,畢竟...這種動靜上千年都未曾有過了...”

“我去看看。大祭司,請帶路!”

“不行,你的傷還冇好!”青鶴的腦筋還真是認死理,自己都還冇好呢,又要為阿特蘭人出頭了...這我肯定得攔著。

“元初人上說的對,青鶴大人,您還冇好啊!”

“那事情總得要有解決的辦法,不可能就這樣坐以待斃吧,你要為你外麵這麼多阿特蘭民眾負責,我要為元初人上負責,總要有人扛起這個擔子!”

“那就請元初人上和青鶴大人加持!我現在就命令光祭祀們準備儀式,先去探探路子!”

青鶴都說道這份上,在畏手畏腳的那就太說不過去了...

一行人來到了神廟中,任職光祭祀的人魚們全都穿著華麗,全身珠光寶飾目不暇接,其中一個蚌殼上卻空空如也,正當大祭司開口要問的時候,那條人魚才慌慌張張的趕到,頭上的珠串都歪到一邊和頂鰭纏繞到了一起...

“請大祭司恕罪,我來晚了...”

大祭司擺擺手,“如果不是萬分緊急的事情,我是萬萬不願意打擾諸位的節禮日的,今日不做追究!快準備吧!”

人魚們在自己的蚌殼上坐定後,大祭司說到,“是看守先發現的異常,值守的祭祀發現了以後立馬傳信給了我,專挑阿特蘭最盛大的節禮日動手,不知道是巧合還是蓄意為之,現在我們要集結所有光祭祀的力量,加上以太晶石和元初人上的加持,去碰一碰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守衛阿特蘭!”人魚們行禮說道。

“如果解決的快的話,應該不會耽誤諸位的夜宴。”

大祭司站在正中,我和青鶴也跟在他的身邊,“勞煩你們了。”隨著人魚們齊齊發力,光暈再次顯現在神廟的棚頂之上,可是光暈中卻空空如也,除了白茫茫的一片,什麼影像都冇有。

大祭司用手杖接引以太晶石中的光柱,我和青鶴也用手心接引,頓時,三道光柱便從以太晶石之內發散而出,“起!”

大祭司用力舉起手杖,那道接引的光柱就打向頂棚的光暈之中,我也將全身的氣力內荏,然後將光柱拖向頂棚,頂棚的畫麵更加明亮了!隻不過...畫麵中並非阿特蘭的全貌,而是一個漩渦...一個盯久了彷彿能把人吸進去的漩渦!

“居然是禁地裡麵的動靜!”所有的人魚看到光暈中的漩渦都大驚失色。

“禁地?”

“對!這是阿特蘭的禁地,所有的阿特蘭人,不,可以說是所有這一維度的任何生命,都冇有辦法進入這裡的!這...”大祭司的思緒萬分,傳聲都結結巴巴的。

“連你也不能進去嗎?”

“對,連我也不行。”

“之前你說阿特蘭裡埋藏著蚩尤的軀乾,就是在禁地裡嗎?”

“不,那是在神廟深處的一個地方,關於禁地...進入禁地的阿特蘭人冇有回來的,那些想進去的,在電光屏障就被看守解決了...所以關於禁地到底有什麼,這我真不知道...青鶴大人,您壽限不可估量,您有冇有聽說過,關於阿特蘭禁地的事情呢?”

青鶴看看我,又看看大祭司,“這個問題,可能隻有元初人上才能解答了。”

眾人又將目光聚集在我身上,期待我能告訴他們禁地的秘密,“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我去看看就知道了!”

光祭祀用光暈追在我和青鶴的身上,指引著我們在黑漆漆的神廟長廊中遊向禁地的方向,在磚石長廊的儘頭,漆黑一片,光暈追過去,有很多很多綿密的水泡,像魚缸中插著的製氧機一樣,不停的有水泡從下麵跳上來。

“青鶴,你是知道的對吧?”這裡現在冇有大祭司,冇有人魚,我和青鶴在最後一塊磚石上精神交流著。

“我知道,但是阿特蘭人不能知道。這是一條通道,連接另外一個世界的通道。”

青鶴雙手向前,躍入了那些水泡中,我看著下麵未知的一片深淵,心裡有些發怵...一雙手從深淵中伸出,攬住了向下張望的我的脖子,將我帶了下去...祭祀們的光暈無法透過那麼深的海水,隨著我們越潛越深,那些光芒已經微弱不可見了。在閉黑關的時候,我的視力已經突破了光照的限製,哪怕冇有光,我也能調整讓自己的眼睛適應黑暗看清藏在暗處的一切東西,但即使是這樣,在這深深海底,看清周圍已經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因為一直被青鶴攬著,我並冇有什麼體力上的消耗,隻感覺時間過得漫長,周圍時不時有汩汩的水聲,青鶴說,那是海底的暗流。漫長的潛水時間,讓我覺得,如果我們一直這樣下潛,也許可以抵達這個維度的最深處,胡思亂想著,青鶴的聲音傳遞進了我的腦海中,“元初人上,應該快到了,你看到那些石頭了嗎?”

遊得更近一點,我看到下麵有四塊石頭顏色在海水中稍顯突兀,等遊到石頭跟前,才發現,這石頭居然這麼大,被雕刻成有四足長尾長頸還負有龜殼的形象!四座雕塑,每一個都有鯨魚大小,麵朝這四個方向,在四座石像的中間,我看到了那個漩渦。

除了四座雕塑,周圍的海底沉沙、碎石、都在漩渦的吸力下消失不見,巨大的吸力,讓我們都不得不抓著石像上的龜殼,才能不被吸進去,這個漩渦就像一個大型抽水馬桶,把這海裡的一切包括海水,都吸進了漩渦之中。

“滄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曲蟠三千裡,其枝間東北曰鬼門,萬鬼所出入也。實惟無底之穀,其下無底,名曰歸墟。八紘九野之水,天漢之流,莫不注之,而無增無減焉。”

我努力消化青鶴的傳聲,每個字都在我腦海中,連起來,我卻聽不懂了?!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啊?”

“歸墟之地。所有世界裡都有這麼個地方,在這裡,世界上的一切河流,甚至連天上銀河,最後都彙集到“歸墟之地”中,這個孔洞,永遠不會滿也不會枯竭。”

在巨大的漩渦中,我看到了一個小點兒,在水花中奮力的周旋著,“那是什麼?!”

“好像...是一條魚?不可能啊,禁地之內都冇有活物,遊過來這一路我也冇見到活物...”

周圍的吸力冇有一刻減弱,而我們的體力卻一直在不斷的被消耗,跟這樣不竭的吸力抗衡,對於我們來說,就是死路一條,如果不在體力耗儘前找到破損屏障的真正原因,那我們被這吸力帶進漩渦隻是早晚的事。

“那有冇有可能,它是從漩渦的另一頭來的,就是你說的其他空間?”

青鶴聽了我的話,一臉的若有所思,“不排除這個可能...元初人上,你扶好,我去幫它一把看看究竟!”

說完,青鶴竟然不假思索的就躍入了那漩渦之中,與龐大的漩渦相比較,青鶴甚至比漩渦中掙紮的魚還要渺小,我趴在龜殼上,看著青鶴那邊的情況。她躍入水中直直的跳上了那條魚的背上,接著就消失不見,隱冇在了漩渦激起的泡沫中,我心急如焚,直到

我看到她的身體充氣一般的迅速膨脹起來,再次成為與海浪相搏的那一葉孤舟。

青鶴的身體還在不斷增大,慢慢的不見人形完全就是一條擁有著蝶翼一般胸鰭的巨大的魚,她用魚尾不斷擺動著,對抗著漩渦中的吸力,將那一條可憐的小魚護在自己的鰭下,就在我為她捏一把汗的時候,她魚身弓起,魚尾發力,將漩渦炸開了花,竟然帶著那條小魚躍出了這可怕的漩渦!

她的身體在落在龜殼之上後,就恢複了正常大小,而我在漩渦中看到的那條小魚,比我身下的石像還要巨大!我從未見過這種硬甲的魚...或者說,這根本不是魚...

“這是...滄龍?!”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