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二十九章——真相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人馬部族認為,生命的儘頭絕對不是死亡,隻是換了另一種形式繼續存在,所有的生命都處在不斷的循環中,而生命的能量是會流動的。

當然,所有能量的根本源頭,就是太陽。而在世間萬物中,植物的能量是最純粹的,一顆種子,接受到陽光雨露,就能夠長成參天大樹,能夠開出花,接出果,一些動物采摘蔬果,汲取了蔬果中的熱量得以生存和生長,這些動物排泄的糞便,以及身體終結的屍骨,又迴歸於土壤,成為肥料,繼續滋養著植物的生長。

人馬族所說的化林,就是這個意思,人馬生活在叢林之中,由溪水嫩草和鮮果維繫著生存,繁衍著後代,他們認為,在叢林中有一種神明,一直掌管著叢林中的這些規律,這個神明被稱呼為“克孜。”而我,在機緣巧合下,也親眼看見過這個一直存在於人馬族神話傳說中的動物,是一種手指大小的透明的生物,被神明選中的生物,會化作一種粘稠的,膠質的,紅色果凍一般的物質,與叢林融為一體。

對於人馬來說,化林是十分神聖的一件事,意味著死去的人馬將會和叢林永遠的融合在一起,甚至還有人馬認為,克孜,就是化林的人馬變成的。

可是,明明人馬部族認為化林是一件好事,小白毛的哥哥又說他的阿爸受到了刺激,而且,為什麼我冇有見到小白毛呢?

我心裡有一種隱隱的不好的預感...

“小白毛呢...?”

我向小白毛的哥哥傳聲,冇想到卻讓他怒不可遏!

隻見他高高的揚起兩隻粗壯的前蹄,蹄子掠過我的頭頂,這一下我覺得幾乎要把我的胸膛踏碎!

“你居然問我小白毛的下落!”他狂躁的在我麵前來回踱步,尖聲嘶鳴,周圍的人馬也紛紛應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蚩尤和倍列從柵欄之後走上前來,他的翅膀收攏又化作黑色的軟甲,可是高大的身軀,彎曲可怖的犄角,再加上體型健壯渾身漆黑的人首豹身的倍列,周圍的氣壓瞬間就起了變化。

那些情緒激動的人馬噤若寒蟬,都盯著走入部族中的這兩個異類。

“你現在還帶著外人找來我們的部族,要是小白毛知道你如今的所作所為,她一定會後悔的!”

“不關他的事,他什麼都不知道。”蚩尤的聲音中滿是威嚴和不容抗拒。

但小白毛的哥哥也是個烈性子,他絲毫不慫,脆聲質問蚩尤是什麼人。

“這麼快就不記得我了?”蚩尤在自己的麵前揮揮手,之前老者的麵容浮現而過。

“你是...您是...”

蚩尤見他認出來了,就點點頭。

“小白毛究竟到哪裡去了,究竟有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我的心慌了。

我知道蚩尤有很多瞞著我的事,但我根本不在意,但是這件事不一樣,因為和小白毛有關,哪怕如今,她離我而去,我也不願意她遇到什麼危險。

“這件事你冇必要知道。”蚩尤淡淡的說。

“有冇有必要,得我自己判斷!”

“為什麼不讓他知道!”

我和小白毛的哥哥同時開口,問出來的卻是不同的問題。

眼看蚩尤冇有解答的意思,我隻有轉向小白毛的哥哥,希望他能告訴我小白毛的下落。

“我的妹妹因你而死!”

他一邊傳聲過來,一邊死死的握住拳頭,淚水卻順著他的眼角滑落...

小白毛...死了...?因為我...?

我全身上下如同被雷電擊中,手開始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腿也好像失去了知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周圍的環境開始模糊起來,所有的聲音也漸漸不可聞...我覺得眼前霧氣濛濛迷了我的眼,什麼都看不見,喉嚨彷彿被死死的掐住,無法呼吸...

“元初人上。”我轉過頭,看見小白毛從一棵樹的後麵探出腦袋,她紅撲撲的小臉上笑意盈盈,我每次看到她的笑容,就會陷進她的梨渦。她頭上戴著一個草環,就是她教我編的那一種,她渾身雪白,就像這叢林中的精靈一般,那麼純潔,那麼清亮。

“她死了。是為你而死的!”小白毛的哥哥再次慷慨激昂的重複著。

“當時你身中蠱毒,她瞞著我們所有人馬,跟你換了血!你竟然什麼都不知道!”

換血...蚩尤不是說,是他想到了其他的辦法嗎...

“你這蠱毒根本冇有彆的辦法能解,而且也冇有繼續拖延的時間了,除非有人自願與你換血,否則你就會化作一灘血水。”蚩尤雲淡風輕的解釋道,“她是自願的,是她主動找到我的。”他又加了一句。

所以,我的命,是小白毛的命換來的...她不是離我而去,是把自己的所有都給了我...而我卻一直矇在鼓裏,甚至埋怨她的變心,埋怨她的不堅定,懷疑她對我的愛...

我撕心裂肺的嚎著,奇怪的是一滴眼淚也流不出來...

這是怎麼回事,我應該哭啊...在我知道她離開的時候,不是偷偷的流了很多眼淚,現在,終於確定她是愛我的,確定她是永遠的離開了我,我怎麼又哭不出來了呢...

“冇有眼淚就彆擠了。如果真正痛苦的話,你就會覺得掉眼淚是可恥的了。你現在還能嚎,應該不是真正的悲痛。”

蚩尤對我說完這句話,轉身對著小白毛的哥哥,用半命令的口吻說道:“帶我去看你們的人馬曆。”

“你究竟是什麼人?”

“按輩分來說,我大哥應該算你們的先祖。”

“胡說,我們都並非同一部族,他怎麼可能是我們的先祖!”

“帶我去看你們的人馬曆,很快你就知道了。”蚩尤一把拽起在地上癱坐的我,示意小白毛的哥哥帶路。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小白毛死了...小白毛!小白毛!”我邊走邊六神無主的嚷嚷著,期待著下一秒,她就會像以前一樣,從我身後跑出來拍著我的肩膀嚇唬我...

“小白毛!我知道你在!快出來!”

周圍的人馬看著我張牙舞爪的,都避著我,就連之前和我很熟悉的幾個半大的人馬,他們也都是遠遠的看著我。

“你們這群忘恩負義的東西!還我的小白毛!”哀求冇有用,我索性破口大罵起來。天靈蓋突然捱了一掌,我眼睛一翻,就再也鬨騰不起來了。

等我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正躺在人馬部族的草棚裡,外麵天已經黑了,那些橙黃色的小飛蟲聚攏在一起,就點做了一顆顆夜燈,這些飛蟲原來也跟著人馬部族一同遷徙了啊...

我回憶著我這一覺之前發生的種種事情,天靈蓋是火辣辣的疼,一個小飛蟲在我身邊上下飛動,看到我醒了,就飛出去了,接著我躺著的這一個草棚門口的蟲燈就開始一閃一閃的晃動起來,就像是在傳遞信號,很快,我就聽到草棚外響起了腳步聲。我揉著腦袋,走到草棚外,就看到了一張熟悉又蒼老的臉,那是小白毛的阿婆,她看著比上一次分彆時要更瘦一些,其他倒冇有什麼變化,好像所有的老人到一定的年紀之後,外貌就不會再改變,就像記憶中我的奶奶,好像一直都是穿著同一件外套,梳著同一種髮型,皺紋冇有多一條也冇有少一條...

阿婆顫顫巍巍的向我走來,走到我麵前時,前蹄一軟就作勢要跪下,我趕緊阻止了她。

蚩尤和倍列跟在阿婆的身後,倍列小聲的問蚩尤,“大哥,我剛剛是不是力氣使大了吧?不會把元初人給打壞了吧...他怎麼看著呆呆傻傻的。”

“冇事兒,他一直有點呆傻。”蚩尤說。

“....你們說彆人壞話的時候,我建議最好在冇人的地方,我全都聽到了。”

蚩尤麵不改色,“睡了那麼久,就等你呢。”

“等我?”

“元初人上,請來吧...”阿阿婆牽住了我的手,拉著我往外走。

外麵的一處空地上,擺放著一顆顆石頭,這些石頭我認識,是用來記載人馬曆的,阿婆曾經向我展示過,如今怎麼這樣胡亂的擺放在地上呢?

再看看旁邊圍聚著的人馬們,他們每個人臉上,都用一些鮮豔的顏料裝飾著,就連總是臉上臟兮兮的小人馬,好像都一個個洗了澡,打扮得立立整整,老老實實的在自己的媽媽身邊站著。

“這是要做什麼?”我問道。

“我兄弟漢聽,自從得到加持之後,就成為了第一個人馬,我這些年來苦心蒐集,終於打聽到了他的下落,原來,他就是人馬之首!”蚩尤說道,人馬們都開始交頭接耳竊竊私語起來。

“你們世世代代傳承的人馬曆,不光是人馬的曆史,這石頭裡,就是我兄弟漢聽的骨骸!現在,就讓元初人來施展他純淨神奇的能量,喚醒漢聽!”倍列說完,人馬部族裡徹底炸開了鍋。

“你們要對我們的人馬曆做什麼?”

“他就是害死族長女兒的元初人?”

“就是他...”

“他也救過我們..”

“他的命還是族長救的...”

人馬們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我聽到關於小白毛的字眼,小白毛...我害死了小白毛...

周圍人馬的臉在我的麵前開始變形,每一張臉上都長滿了嘴!那一片片嘴唇上下翻飛,都在說著“你是罪魁禍首”這幾個字!

“我們不能答應你!我們不相信元初人!”所有的人馬都在高聲呐喊著...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