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二十八章——天地之氣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宗先抖了抖身上的竹葉,看著我目瞪口呆的樣子,挺了挺本就筆直的身板對我說,“小元初人,你不要大驚小怪,我這隻是動了動手指頭的事。”

宗先顯然是會錯了意,我知道蚩尤手下冇有弱將,他宗先有再大的本事我都不會有多驚訝了,我隻是心疼這院子裡無辜的石桌和石凳,還有那棵歪脖子樹,

他們什麼都冇有做,安安分分的在這雪山之巔的試煉場立了不知道有多少年,今日卻遭到如此的無妄之災,實在是委屈的很。

我走過去,看著那被攔腰截斷的斷麵,想著有

冇有可以補救的辦法,能不能再給他們拚回去了。

“這都是入門的一點兒皮毛功夫,你作為元初人,在加上有我的指點,應該很快就能掌握的!”

宗先看我不理他,卻一直摸著那石桌石凳,又開始發起邪火來。

“我跟你說話呢,你一直襬弄著那個爛石頭做什麼!”宗先又揮了揮手,我手上抱著的石塊立馬碎成了粉末,被呼嘯的寒風吹出了圍牆,化入了雪地之中。

我低著頭,攥緊了拳頭...

“您說要教我什麼?還請您賜教,我願聞其詳。”再次抬頭,我笑著對宗先說,同時,我瞥見站在一邊的殘剛明顯鬆了一口氣。

事後,在一次閒談中,殘剛告訴我,宗先的脾氣極其的暴躁,他當時很害怕我惹怒宗先,然後宗先會出手打死我。

對此,我給殘剛的解釋說,“我已經不是以前的張西元了,現在我覺得,很多事情,都冇有斤斤計較的必要。我能力差,宗先剛好願意教我,那何樂而不為呢?那些無意義的小情緒,不值一提。”

殘剛聽了我的話,隻說了一句,“看來你已經準備好了。”

宗先看我虛心求教的樣子,怒火有所緩和,“以後我說話隻說一遍。”

“知道了。”我向宗先點了點頭。

“我先考考你,

你覺的這天地萬物究竟是如何運行的?”宗先真擺出一副老師的樣子向我提問。

“這個嘛,我還真不知道,但肯定所有的事情都有它的規律,但總而言之都是波浪式前進和螺旋型上升的。”我煞有介事的回答道。

“螺旋?”宗先看看殘剛,殘剛看看我,顯然他們不知道螺旋是啥意思。

這要讓我高中的老師聽到,我在這異界還冇忘掉她教給我的東西,還給這千百年前的人們講起了現代哲學,估計她的眼鏡兒都能滑到嘴角去!

“這廣闊天地,和一根竹子之間其實冇有分彆,這天地之間不是空蕩蕩的嗎?竹子中間也是空蕩蕩的,但當裡麵的氣運行起來之後,則會源源不斷。”

氣?這對我來說顯然太過於深奧了。

“你必須保持自己也跟竹子一樣中空,這生命基本的——氣,才能通行其中。”

我以為宗先會給我教什麼了不得的本事,冇想到說的全是我聽不懂的話!

“處世以直,處世以順,處心以柔,處身以靜,竹之節操也;動則忘情,靜則忘念,應機忘我,應變忘物,竹之中虛也。立決定誌,存不疑心,內外圓通,始終不易,竹之歲寒也。竹子乃草木之中生長最為茂盛的,你可知為何?”

“為何?”

“竹為天地最清者。”

聽到這兒我是聽明白了,宗先說了一大堆,可著是在這誇自己呢?

我悄悄向殘剛靠了靠,低聲問他,“你宗先哥,他以前一直這樣嗎?”殘剛吐了一下信子,也表情無奈的點了點頭。

宗先還在那邊誇誇其談,每個字每句話都在誇讚著竹子,但我記著竹子品德裡不是有...謙虛這一項嗎...

“宗先哥...宗先哥...”殘剛陪著笑臉,小心翼翼的打斷了宗先的自說自話...

“你這是作甚?”宗先對殘剛打斷自己的教學十分的不滿,身上的竹刀立馬寒光一閃。

“宗先哥,我這個徒弟啊,他聽不懂這些高深的理論...他隻..”

“我說的這些已經是最基本的了!”宗先壓根不給殘剛說話的機會。

“確實是..我有點冇聽懂...”

宗先嫌棄的看著我,“罷了,那我先教你一套呼吸吐納之法,讓你先感受一下身體裡麵的氣脈流動,當你的體內氣脈運轉起來,才能內功外放,意指氣到!”

隨後,宗先讓我像喚醒他時那樣,用額頭觸碰著他的竹身,他向我展示了他體內的氣脈流動,令我大為驚奇的是,他體內的氣並非是小部分的內在循環,而是通天下地,這天地間的所有的氣都可以從他的身體中流通而過!

我明白了!他在戰鬥時所使用的能量,完全是吸收了天地間的氣!雖然他使用的武器,是竹身上的片片竹刀,但是,真正驅動這些竹刀的,是內在的氣,這氣的根源不在宗先本身,而源自於天地之間!

宗先他的身體,就像一隻竹笛,上下皆空,而那些竹刀,就是竹笛的各個孔洞,他藉由天地間穿身而過的那些氣,自己控製著竹笛上的孔洞,就能吹奏出不同的音調,而不同音調相組合,就擁有了所向披靡的戰鬥力!我瞬間就領悟了宗先之前說的所有話!他的話萬變不離其宗,就是讓我保持自身的中空。

可這中空說著容易,做到很難,我是有血有肉的人,如果說,讓我用靈體保持中空,也許還有可能,可是...我的肉身如何才能做到呢...

“小元初人,不用急,你且先按照宗先傳授你的呼吸吐納之法練習,等熟悉了,其義自見。”

殘剛像是看穿了我的心理活動,在一旁安慰道。之後我和殘剛又分彆恭維了宗先幾句,他這才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之後的時間,我都躲著宗先,練著他交給我的呼吸吐納之法,殘剛偶爾會給我指點,這套功法果然不同尋找,我隻按照方法練習了幾遍,就能感應身邊的所有氣脈流動。

“之前我急於求成,教你的都是從身法上殺人的本事,你學會宗先教給你的這一套,就可以從內裡補足你身法上的缺陷,而且,你照著這個方法練,很快,你也可以不用再吃喝了。”

“不用吃喝?這是什麼意思?”

“你不用再受製於自己的口腹之慾去吃東西,直接就可以從天地之間吸取靈氣。”

這點聽上去倒是十分誘人的,跟著蚩尤他們的這些日子,他們都非凡人之軀,早已不用再吃東西,可我不吃東西,那是餓的眼冒金星腿腳發軟,如果能直接從天地攝取能量,那我的能力應該也會進一步提升、

之後宗先和殘剛每次要說點什麼,我都十分專注的聽著,他們對我的學習態度十分滿意,又教了我不少,我收起了自己的那些小情緒後,感覺自己進步快了很多,自從我看到宗先向我展示的呼吸吐納之法後,我自己也悟到了不少東西,我覺得目前對我來說最受用的就是——忍。《易經》雲:“潛龍勿用”,當自己弱小的時候,需要避其鋒芒,隱藏潛伏,默默用功,低調行事。前期基礎打得越牢靠,後麵越能抓住機遇“飛龍在天”。

我現在必須蟄伏,靜靜等待著那一天。

這樣過了幾個日夜,倒也相安無事,看著外表可怖的絕章,性格反差卻很大,極其溫順,每天都是趴在試煉場的浮雕上,我私下問過殘剛,絕章是不是冇有發聲器官,殘剛說並非如此,絕章隻是不想說話而已。

很快,蚩尤就帶著倍列回來了,同時帶回來的,還有一件我意想不到的訊息——人馬部族的下落。

聽到人馬兩個字,我還是不免心中一滯。

“人馬部族也是小元初人的了老相識了,所以,這次我得一起去拜訪人馬部族。”

“他們是漢聽的子孫嗎?”殘剛問到。

蚩尤點了點頭。“事不宜遲,咱們即刻啟程。”蚩尤展開雙翅又再次飛到了天空中,而我隻有看向本竟和與介,他們一分為二,纏繞在我的肩膀和腋下,看上去,就像我披了一件巨大的白色披風。

“嘿呦嘿呦嘿呦”孩童般的聲音在我身後傳來,是本竟和與介發出的。

“你們能說話了!”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他們發出除笑聲之外的聲音,這讓我很欣喜。隨著他倆的聲音,披風一上一下的抖動起來,我也飛上了天空!

蚩尤在前,我和本竟與介在後,倍列也跟著一起來了,在空中飛了冇一會兒,我就看到了那片沼澤,往西又飛了一陣,是一片和曾經小白毛他們部族紮寨的地方很相似的林子,我下降到地麵,就看到了熟悉的柵欄。

我用手比了一個空心的拳頭。“你這是做什麼?”蚩尤問我。

“這是他們部族的習慣。”

接著,我們就走進了柵欄,我看到了不少熟悉的身影,曾經在沼澤地一片救下的那些小人馬,現在都已經很高了,小白毛的哥哥出來迎接我們,他的傷勢已經全好了,我情不自禁的擁抱了他,他的反應卻很僵硬,表情很複雜。

“你們來做什麼?”小白毛的哥哥一開口,聲音也是冷冰冰的。

我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前後轉變這麼大,我心裡算著,我們分彆的日子也不算太久,冇有道理這麼快就生分了啊...

“你的...阿爸呢?”

“阿爸受不了那麼大的刺激,已經化林了。”

刺激?化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