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二十六章——絕章脫殼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先是一陣飄飄的微風,不知道是從哪個方向吹過來的,輕輕挑動著我的頭髮,戲弄著枯枝落葉,灌木叢也在竊竊私語,漸漸地,風越來越大!竹林裡的竹子都被風吹得東南西北四處搖晃壓彎了身,繼而是一陣陣可怕的嘯聲,好像是從空中,又像是從地底迸發而出,周圍的竹子都發出劈裡啪啦的爆響聲!風舌不再似之前那樣輕柔,而是銳利如鋼刀,吹過的地方都被割的生疼!

風繼續咆哮著,在我們周圍吠叫著,掀起飛沙走石,樹枝灌木,甚至連地皮都要被深深的剷起來!

開始我還是抱著一根竹子,後來竹子都接二連三的斷了,我隻有死死的扣著灌木叢和地皮連接的地方,抵抗著狂風的肆虐。而這風絲毫不打算停歇,反之有愈演愈烈的勢頭。

“張西元!快隨我來!”這聲音如同炸雷,憑空響起。不是青鶴的聲音!

“張西元!快隨我來!”

又是一聲,接著是第三聲,我身邊的風也更加暴虐,好像在呼應著叫我的聲音,一股勁兒的把我攜卷著向天上帶!

聲音像男人的低吼又夾雜著女人的尖叫,有野獸的怒吼還有婉轉的鳥啼,即使我被這狂風折騰的不能自已,但聽到這聲音,還是十分震撼!這麼複雜的聲音交雜在一起,究竟是什麼東西啊?

我看著蚩尤兄弟幾人,他們的情況隻能說稍稍比我好一點,除了蚩尤,宗先和倍列也是被吹得七葷八素的,蚩尤則站定在中間,一副風大任你吹,我自巋然不動的架勢。

抬頭望天,頭頂是黑壓壓的一片,除了黑雲啥都看不見但是我能感覺到這黑雲中蘊藏著那種,要摧毀一切的氣勢,壓得我喘不過氣。隻有在東邊遠遠的能看見一個小點,這個小點正在向四麵八方放射出奇光!

紅色白色藍色綠色...每一束光都閃爍無比,還在不停的晃動,這是...

“那邊有人在跳disco?”我逆著風喊道。

怎麼著?我們在這裡狂風肆虐的,那邊有人整了個小舞池?閃耀的燈球都掛上了?

“那是青鶴頭頂的寶珠!”我旁邊的倍列說道,顯然他也看見那個小燈球了。

青鶴的頭在那一端...這風又是從何而起呢?

我刹那間領悟了,蚩尤說的遮天蔽月的就是青鶴這句話的真正意思!

這哪是什麼金翅鳥啊,這不是中國古代傳說中的大鵬嗎?!

鵬之背,不知其幾千裡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垂天之雲啊!

當時學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是不可置否的,隻把它當成神話故事聽一聽,想著那大鵬展開雙翅都遮天蔽日了,那還有人能看見嗎?這下自己這不就當了一回睜眼瞎?這頭頂無邊無際的黑雲就是青鶴的翅膀!金翅鳥就是大鵬!

青鶴的真身是大鵬!

“這林中生靈萬千,難道你就要為一個張西元,讓這些生靈全部送命嗎?”蚩尤用氣傳聲,聲音勉強能蓋過呼嘯的風聲。

“你若壓下,我們逃出去並不是不可能,隻是這林中其他弱小的生命,你自己心中也有數,他們是絕對逃脫不了的。”

“不!!!!!!”青鶴髮出怒吼,聲音如同雷震!

“你應該已經聽到了,你翅膀扇動現在已經讓多少生靈哀嚎不止,你還要繼續嗎?”

狂風愈演愈烈,我知道這是青鶴在發脾氣了,但是蚩尤還是在繼續說。

“我隻是需要張西元為我做最後一件事,完成後,你就能帶走他。但是現在,不可能!你執意如此,就來搶吧!哈哈哈哈哈~”

蚩尤的樣子在我看來是瘋魔了,他仰天大笑,雙目赤紅,正在憑一己之力對抗漫天的黑雲!

“這下你的罪過大了!哈哈哈哈哈”蚩尤還在不停的挑釁著。

我努力尋找著青鶴的頻率,想向她傳聲,我不停的搜尋著,“青鶴!青鶴!”我用意識呼喚著青鶴,希望她能夠聽到...

“上天有好生之德,快停下吧...”

“可是...我的任務就是跟著你...”

“你受傷了...現在他們人多勢眾,你先好好療傷,咱們來日方長啊...”

周圍的風好像小了一些,是青鶴在猶豫了..

“張西元,你等我,我會回來找你的,你且擅自珍重,莫要跟著他們作惡!”

青鶴用意識向我傳聲,聲畢,周圍的風聲也戛然而止,好像一切都冇有發生過一樣,唯有

天空那一輪明月已經不知去向,隱隱發著白光,天,要亮了。

“她跑了?”倍列問蚩尤。

“不礙事,她剛剛出關又受了重傷,不得不現出真身來跟我們搶人,這一段時間內,恐怕她都得療傷,不會妨礙我們的大事的。”

青鶴走後,蚩尤兜帽也不帶了,他在這次戰鬥後,也冇有化形成老者形態,甚至連袍子都不披了,在找到倍列喚醒宗先之後,他似乎無所顧忌,再也不隱藏他頭上的犄角,銅鈴一般的眼睛不怒自威,他越來越有把握了...

他展開雙翅,用柏樹枝丫一樣的片片羽翼包裹住身上精壯的肌肉,翅膀很完美的貼合身體,和皮膚融合在一起,變成了一套黑色的軟甲,嵌入皮肉之中。

之後我一言不發,跟在蚩尤身後默默的走著,宗先和倍列走在我的一左一右,我們又回到了發現倍列的那片茂密的林子裡。

不一會兒,我們就在木化的絕章麵前站定,我知道蚩尤的意思,他要我喚醒絕章!

可是我最害怕的就是蟲子!蚩尤不會也想讓我抱著絕章的蜈蚣腿感應他吧...

蚩尤瞥了我一眼,伸出自己的手,粗壯的指節上倏地生出一塊長長的尖鉤一般的指甲,他隨即抓起我的手,用指尖劃破了我的手心,血頓時就流了出來。

他拉著我在絕章木化的軀殼邊,用我的血圍著淋了一圈的血,然後鬆開了抓著我的手,開始靜靜等待著,我心疼我的那些血,不知道蚩尤有多少兄弟,如果個個都讓我這樣去喚醒,可能他兄弟還冇集結起,我已經虛了。

地上的血跡並冇有像我意料中那樣滲入泥土之中,那些血液離開了我的身體之後,就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識一般,開始緩緩在泥地上流動起來,連貫成一個血環,一個會流動的血環,隨著血環越轉越快,居然漸漸離開了地麵,環繞這絕章的身體不斷向上!

我現在知道為什麼明明我們先看到了絕章,蚩尤卻冇有選擇讓我先喚醒絕章,而是又跑那麼老遠去找到宗先,先把他喚醒。

因為喚醒絕章的儀式太複雜太明顯了,又取我的血,又有這麼久的過程,青鶴絕對不會看著這件事情完成的,不得不說,蚩尤的心機城府之深,我要過很久才能反應過來,連青鶴都陷進他下的套兒裡了,他就在青鶴眼皮底下喚醒了宗先,又和他的兄弟聯手,把青鶴打成了重傷,趕跑了她...這會兒,他就可以冇有顧忌的讓我來用血,喚醒絕章了。

血環在上升到絕章的頭頂處就不見,等了一會兒,

開始有玻璃碎裂的聲音從上麵傳來,接著一片片的木屑從頂端掉落,接著,有兩根長長的觸鬚就從頭頂破裂的洞中探了出來!

接著是一雙透明發亮的大眼睛!跟兩個1200w的燈泡一樣,提溜提溜的打量著。很快,他的整個身子就從頂端的洞裡鑽了出來!

在晨曦的微光裡,絕章的節節身體是十分鮮豔的寶藍色和大紅色!每一根腿上都有著密密的倒鉤,五官和人無異,隻是在額頭和太陽穴上,還有其他兩對稍小的眼睛!絕章的嘴巴很大,又大又尖,隱隱可見裡麵的口器...

從蚩尤割破我的手掌開始,到絕章完全鑽出來,這一過程持續了大概有個二十分鐘,等到絕章完全爬出來後,天已經大亮了。

頭頂的枝葉十分茂盛,陽光卻不遺餘力的試圖穿過各種微小的縫隙,為這密林帶來一絲光亮,我看到絕章爬出來之後,他木化的軀殼變成了淡淡的黃色,仔細一看,竟然是半透明的!

絕章竟然是脫殼而出!

剛鑽出來的絕章,他的身體看著有些軟綿綿的,濕噠噠的,他的行動十分緩慢,一舉一動,完全就是一個巨型蜈蚣,看不出有什麼人的神態。

“千年未見了!”

宗先顯得格外的激動!

“哪怕我們兄弟隻相隔幾裡地,可是見這一麵已經過了不知道多久了!”宗先說著,涕泗橫流,旁邊的倍列,碩大的豹子眼裡也是淚光閃爍。

蚩尤、倍列、宗先和絕章,看著都十分激動,隻是絕章可能剛剛出來,隻是觸鬚一個勁兒的抖動,卻不能言語,他們兄弟情深的戲碼,讓我旁邊啥都不懂的本竟和與介都大為觸動,圍著幾人上躥下跳的,而我就是個局外人。

我的處境越來越尷尬,我對於蚩尤一開始還算是能夠有來有回的相處,到現在,他的兄弟一個個被喚醒,我現在的在他身邊的定位,應該就是一個工具人了,我現在已經不想著能如何製衡蚩尤,求得自保,纔是上上計!

“大哥,咱們下一步怎麼辦?”

“當然是集結所有兄弟!我現在已經找到了幾乎所有兄弟的下落,唯有斷修的下落一直不明。”

我站在角落裡,儘量不引起他們的注意力,聽著他們的對話。

“大哥,你留著這個元初人在身邊,會不會是養虎為患啊...”倍列壓低了聲音問蚩尤,他一個長得跟豹子一樣的傢夥,居然用“虎”來形容我?

“他?”蚩尤看著我笑了笑,“他現在連隻小貓都算不上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