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一十九章——窮奇的淵源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這水池下的巨大暗洞,應該就是這個章魚怪平時所棲息的地方,周圍的岩壁都被日積月累的摩擦的非常光滑了,我跳下洞後,並冇有落在章魚怪有彈性的身上,而是不斷下墜,這洞到底有多深啊!

自由落體了足足十幾秒,我聽到下方傳來撲通一聲入水的聲音,接著,我也掉進了冰涼的水裡。

這兒的水不同於我們下水時沼澤裡的水,沼澤裡的水起碼還是有溫度的,這兒的水終年的不見天日,且在地底深處,可謂是冰涼刺骨!

這樣寒氣徹骨的水,受傷的青鶴到底能不能受得了啊...不過她能夠在那種環境下生存千年,想必不是凡人,用不著我操那麼多心...我還是想想自己吧!

哎?我不會遊泳啊!

在落水後的第三秒,我想起了這件事。

冇有蚩尤的草泥,冇有氧氣罐,我這是在乾嘛呢?!作死啊作死...

落水瞬間帶著青鶴的重力,我在水中至少落下了兩三米的位置,完全無法掙紮出水麵,我的視距調整,看到章魚怪的身體中央,應該是它嘴巴的位置,有一個不起眼的小口,正在咕嚕咕嚕的冒著泡泡...

我心中暗罵自己做事不考慮周全,一個裝逼耍帥就跟著章魚怪下了水,這會兒它在水底吐泡泡,我在水裡喝泡泡...

章魚怪的小口在吐出一連串泡泡後,慢慢的,吐出來了一個巨型泡泡,這泡泡向著我下沉的方向飄過來,輕輕一彈就將我包裹進去了!

這水泡把我和這冰冷的水隔絕開來,我的胸腔又再次被空氣灌滿,不知道這個泡泡中的氧氣能撐多久,足夠讓我離開這水底嗎?

章魚怪遊到泡泡跟前,用他的頭頂著泡泡,我看到它在頭頂的眼睛,就跟我們待著的泡泡差不多大,一個小小的章魚長到這麼大,得有多不容易啊...

它輕輕頂著泡泡在水中穿行著,我看到它的身後還有很多遊動的影子,是蚩尤嗎?不對,這影子數量龐大,肯定不是蚩尤!

是那些之前鑽進池塘冇了蹤影的魚人...它們此時在水中極為靈活,背後巨大的硬鰭,讓他們在這水下能潛到很深的地方,手掌和腳掌的蹼一撥動,就能遊出很長的距離...耳鰭下的開口這時就成了呼吸的鰓,一張一合。

他們在水下的聽聲辯位能力更強了,在我的泡泡周圍,一圈魚人將我團團圍了起來,他們在水下好像能看見了!一個個睜著溜圓的眼睛瞪著我,朝我呲著可怕的,層層疊疊的牙!他們在恐嚇我!

都已經過了章魚怪這一關,還是要麵對這些難纏的魚人嗎?我想起蚩尤說這些魚人的報複心極強,如果惹到,他們會好幾代魚人一直糾纏著你...現在我身處水底,雖有章魚怪吐出的泡泡作為保護,可是我不會遊泳...而水下,纔是他們的主戰場...

衝動是魔鬼啊!為什麼要惹這些難纏的傢夥呢...現在我是魚肉,他們是刀俎了,隻要把泡泡破壞了,都不用他們動手,我自己就gg了。

章魚怪一直在用觸手有意無意把魚人和泡泡的距離分隔開來,看樣子是有心想保護我,此刻我隻能祈禱,這些魚人將章魚怪視為神靈,完全相信章魚怪的選擇,不要對我下手!

在水中遊了許久,頭頂漸漸有光出現,我知道快要出水了!那些魚人不再往上追,但眼神中還是透露出怨毒,冤家宜解不宜結...隻希望下次再見到魚人,不要在水裡。

身下一輕,泡泡已經飄出了水麵,在夜空中繼續上升,章魚怪帶我們走的這一條出水口,是一處湖泊。

夜色如此溫柔,月光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湖麵是如此的靜謐和浪漫,隻是看到月光,我又會無比思念小白毛...

本竟和與介也飄出了水,飄到了我的身邊,不解的看著包裹著我的泡泡,他倆在指尖化形成一個小箭頭,把這泡泡輕輕一戳,我就連帶著青鶴又再次掉入湖水中。

身下有軟軟的東西把我頂出了水麵,原來章魚怪還冇走,它用觸手纏住我和青鶴,把我們送到了岸邊,青鶴咳嗽了幾聲,輕輕的撫摸著章魚怪的大腦袋,“去吧...”

隨後章魚怪就消失在了這片湖泊中...

“你要不要...”我看青鶴醒了,想問她要不要吃點東西,可是這樣的仙女應該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吧...

“你去吧,我想在這,看會兒月亮...”

青鶴抱膝而坐,在月光下展開翅膀,像是在曬著羽毛...

我早就饑腸轆轆,看她如此沉醉夜色,就不再打擾她,帶著本竟和與介,找到了在湖泊另一端出水的蚩尤,想去看看有冇有什麼果腹的東西。

“那個女人呢?”蚩尤問。

“看月亮呢~”

“對了,你和她有什麼淵源嗎?在那個洞裡你是怎麼了?從一見到她就奇奇怪怪的...”這會兒青鶴不在身邊,我趕緊一股腦的把我的疑惑全都拋了出來。

“冇什麼淵源,隻是我之後的計劃裡,不想有任何會影響到我們未來大業的人。”

“你怎麼知道她會影響?哎哎哎?怎麼能是我們的大業?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可聲明啊,我不參與!”

“你看到窮奇了嗎?”

“我可能,看到了。不過那地方太邪門了,我真不知道怎麼把他從那能量波後放出來...”隨後我把我進入那道蚩尤進不去的岩壁,在裡麵看到的的經曆的事情都說了一遍,包括那顆優曇花樹,還有那些像經咒一般的低語,還有,窮奇的咆哮和爪印...

蚩尤聽完後,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那你總能告訴我,你這樣大費周章打聽窮奇的下落,究竟是為什麼啊?”

“我想知道,你之前所處的界裡,是怎麼說窮奇的?”蚩尤不回答我的問題,反倒問起我來。

“窮奇?”我搜尋著曾經聽到的關於窮奇的內容,奈何少之又少...

“在我們那一界,有傳說中的四大神獸,分彆是青龍白虎,朱雀玄武,而與之對應的還有四大凶獸...這窮奇,好像就是四大凶獸之一...”

“凶獸?那就是說它很凶了?”

我搖搖頭“不是,好像就說它代表的意義是善惡不分,會吃人,遇到忠直的人會吃掉他的鼻子!遇到壞人反而會獎勵...”

我看到蚩尤越聽臉色越難看,聲音漸漸小了下去。

“我也不清楚,都是神話傳說,我瞎說的...”

“你可知道窮奇是水神共工所化...怎麼如此不堪...”

“共工?!是怒觸不周山的共工嗎?”

我吃驚不已,蚩尤卻像想起什麼似的,眼睛射出精光!

“記住,小心那個女人!”

蚩尤說完最後一句叮囑,就又往湖邊跑去了...

“彆過來,我天亮前會去找你!”

我摘了一些樹上的野生漿果,暫時緩解了一下饑腸轆轆的感覺,本竟和與介自從出了水之後,就像瘋了一樣,在我身邊竄來竄去,竄上竄下的,隻能看見白色的尾氣,看不見他倆的蹤影了...

我信步走到湖邊,蚩尤早就跑得冇影兒了,他讓我彆去找他,那我高興還來不及呢!他讓我乾的就冇一件好事兒...都是拿小爺我的性命開玩笑的破事兒...

在另一邊,我看到青鶴在月光下站了起來,張開了她傷痕累累的翅膀,同時展開的還有她的手臂,她將雙手合十,伸到頭頂之上,做出頂禮膜拜的姿勢來。

月光和她此時就好像建立了某種聯絡,一絲一縷的光影將靑鶴和萬裡高空之上的明月相連接,靑鶴開始唱著一首歌,這曲調讓我總感覺在哪裡聽到過...

歌詞我完全無法聽懂,隻是這曲調,我不可能忘的...我看到靑鶴的周圍飄出星星點點的光斑,有的從草地上生長出來,有的從波光粼粼的湖麵上剝離而出,有的則來自月光在樹葉上反射的光斑,這些光斑,有大的,有小的,全都籠罩在靑鶴的身邊...

尤其是她那隻受傷的翅膀,這個光斑將受傷的地方包裹住,來來回回就像穿針引線一般在穿梭著,它們在修複靑鶴受傷的翅膀!

隨著靑鶴的曲調結尾,這些光斑好像也都完成了各自的工作,隻聽得空中傳來一聲鶴唳,靑鶴已經展開雙翅攜帶著身後一串的光斑翱翔在天際之間。

什麼?靑鶴也走了嗎?!

一個個都把我給拋下了嗎!

“有翅膀了不起啊...”我憤憤不平的塞了一大把漿果到嘴裡,反倒嗆得自己咳嗽起來。

靑鶴的翅膀在她身上顯得十分巨大,形狀非常流暢,飛行中的她就像一道完美的曲線,她在空中一個俯衝,低低的掠過湖麵,在平靜的湖麵劃開一道波痕...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她笑。

本竟和與介聽到我的咳嗽,以為我怎麼了,又回到了我的身邊,圍著我打轉,好像在問我發生什麼事兒了。

“冇事兒...我是嗆到啦...”我安慰他倆。

“看他們都有翅膀...要是我也有就好啦...”

本竟和與介顯然不知道我說的是什麼,呆呆的飄在半空中。

“翅膀!”我雙手撲騰,學了一個公雞展翅的姿勢。

本竟和與介再次把我圍了起來,竟真的化形成了兩片翅膀一樣的東西,架在我的腋下,隻不過這翅膀和我的身材一比較,相對小了...

他倆賣力的撲扇著兩隻翅膀,奈何配合併不協調,我被滑稽的吊在半空中...

“行了行了...放我下來...”

青鶴髮現了我們這裡的動靜,飛到了我的旁邊,我此刻就像一條長長的扭動的蛆蟲,兩邊插著兩片小翅膀,在空中不停的扭動著...

人生尷尬的場麵經常會有,但是我好像格外的多?

本竟和與介放下了我,我落地理了理頭髮,假裝什麼事兒都冇發生。

“哎?這些光斑是什麼啊?”我指著青鶴身後帶著那些大大小小的光斑試圖轉移話題。

“他們?他們是這天地萬物的魄,湖中物的魄,草木的魄。各不相同...我剛剛求助於了他們的力量,所以作為回報,會帶他們去到一些他們平時無法去到的地方...一會兒,他們就會各自回到他們的外相中。”

這草叢樹木,自生根之日起,就無法在離開這方寸之地,哪怕是在水中自由的魚蝦,應該也會向外水以外的世界吧...

青鶴身後的光斑慢慢的又回到了原先他們出現的地方...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