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一十七章——洞穴主人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青鶴站在一塊高處的石頭上,她的臉隱在陰影中,我看不真切,她那翅膀上的血滴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上,我不知道她已經流了多少血了,我也不知道這些魚人到底還有多少,我們難道要在這裡一動不動的站一晚上嗎?

好在它們對這血滴落在地上的聲音並冇有多大反應,可能在這濕漉漉的洞穴之中,這種水滴的聲音很常見。

蚩尤緊貼著邊緣的一塊岩壁,也是一動不動。

本竟和與介呢?這兩個傢夥到哪兒去了?!

我心裡咯噔一下,下一秒我的心跳幾乎要停止了!

他倆大概是對魚人後背尖尖的背鰭很感興趣,飄在一個魚人的旁邊一直打轉轉,隨後竟然探出一小部分白霧,凝聚成一根指頭的樣子,去觸碰了一下那魚人的背鰭!

我的一顆心都被揪緊了,我在想各種辦法,吸引本竟和與介的注意,讓他們停止這危險的行為,奈何我周圍全是爬行的魚人,我現在是屁都不敢放,一點兒聲音都不敢出,隻能在這兒乾著急!

本竟和與介觸碰到那魚人的尖刺,被紮的縮了一下手,這一紮不得了,本竟和與介不高興了...他們在空中又凝聚成一個大錘子。

他倆的變化,蚩尤也看在眼裡,“咋辦!”我向蚩尤傳聲。

“我說了,他倆闖的禍,你來收拾。”

“現在是分誰的責任的問題嗎?快想辦法啊,要不大家都得完蛋!”

我可真的不想跟這玩意纏鬥,他們不用打我,光用那黏糊糊的醜陋的大魚頭貼貼我,我都想自我了斷了...

“嘭!”

我話還冇說完,剛剛那個魚人,已經被本竟和與介砸成了魚餅了。

這突如其來的巨響在這洞穴之中,就像點燃了一顆炸彈。

所有的魚人都被嚇得怪叫起來,聲音就像嬰兒淒厲的哭聲,直穿人的耳膜,我受不了,捂住了耳朵。

他們圍著被砸成魚餅的魚人,想找出慘劇發生的原因,而下手的元凶此刻正在半空中飄著呢,它看到底下亂叫的魚人,咯咯地笑了。

魚人找到發聲的來源,都發瘋了一般,取出自己身上的叉子和棒子一類的捕獵工具,往空中本竟和與介的方向砸過去。

這些魚人好像並不是冇有智商的!他們會製造工具,雖然隻有淒厲的怪叫,但是好像有自己的溝通方式,所有的魚人都退到水池邊上,朝洞穴這邊的方向拋擲著武器。

我們再也藏不住了,隻有不斷躲避著這些叉子和石頭之類的東西,我們的位置徹底暴露了,很快有幾個魚人,爬上了兩邊的岩壁,他們的蹼居然可以吸附在岩壁上,粗壯的如同田雞一樣的大腿爆發力驚人,很快便來到了我的身邊。

我抽出匕首沾染了一些手臂上殘剛給我留下的毒液,格擋應對,但魚人完全是奔著拚命來的,它長大嘴巴,露出了裡麵密密麻麻一圈一圈的尖牙,飛撲過來就想把我壓住,我一腳踢開,又一隻從我的後背攻擊,四個爪子吸附在我的身上,我甩了兩下它牢牢的抓著我就是不下來。

我靈體出竅,閃身麵對它,手起刀落,先將它抱著我的四個蹼剁了下來,然後割下了它的頭。心念合一,我再次回到了軀殼。

“有進步啊。”

我剛剛的這一套連招儘收蚩尤的眼底,他難得出言誇獎我。

我看他的狀況並不比我好到哪裡去,身上至少有三個魚人抱著他,這洞裡空間相對較小,而且這些魚人集體進攻,根本不給他唸咒的機會,他靠著拳腳一個一個的打飛那些飛撲而來的魚人。

我又用匕首解決掉幾個魚人,可這些魚人好像完全不知道疲累,冇有死透的話,哪怕支離破碎,還會蠕動著想向我發動攻擊,數量太多了,我雙拳也難敵這麼多手,我的匕首插入了一個魚人的背鰭中,一時竟然拔不出來了,就在這時,三個魚人同時向我飛撲過來!

我望著他們滿口鰻魚一般的牙齒,想著今天還是得掛點彩了。

這三個魚人就在攻擊我的路上被打飛了,是本竟和與介!

他們凝聚成的形態好像一根狼牙棒,打飛了剛剛想攻擊我的魚人。然後朝我飄來,我意會到他們的意思了。

我拔出插在魚人身上的匕首,把匕首插回了小腿的綁帶中,用手抓住了本竟和與介凝聚成的狼牙棒,左右手分開,右手凝聚成了一把斧。

我左手持棒,右手持斧,手中握著本竟和與介凝聚成的武器在漆黑的洞穴中,泛出微微白光。

我加速疾跑,一路打飛了不少魚人,有了本竟和與介的加持,我戰鬥力翻了十倍不止!

“他們竟然....”

蚩尤看到我手中本竟和與介化形的武器,雙目通紅,我不知道他是嫉妒還是痛心,現在我也無瑕顧忌了,隻想殺出一條血路,離開這裡。

我殺紅了眼,左右手掄出一道道弧線,身邊堆滿了魚人的屍體,我感覺我渾身都濕漉漉的,不知道是魚人的血液,還是我的汗水。

嘩啦啦啦...

水池中濺起巨大的水波,澆了我們一身,所有魚人的動作也都停了,開始不斷的跳入水池之中,難道他們是收到了什麼信號,所以要逃跑嗎?

水池中央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好像要吸入這山洞中所有的東西一樣,這樣的奇景必有妖異!

又是水花四濺!比之前的一次還要猛烈!

待到水花平靜,水池中的水竟然全部消失了!

“閉關三千年,出來還是要這樣廝殺...難道...這纔是我的考驗麼?”

青鶴喃喃道、

岸上的我、青鶴、蚩尤,都是被淋了個徹頭徹尾。

青鶴展開傷痕累累的那雙翅膀,抖落濕漉漉的羽毛上的水珠,那受傷的翅膀上,又滑落幾根羽毛…

有一根飄到了我的跟前,我伸手抓住,看到這青綠的羽毛上有著彩色的眼斑,隨著角度的不同反射出不同的顏色,這麼漂亮的羽毛就這樣掉入泥地裡,豈不可惜。

我收起了這根羽毛,青鶴微微皺眉,看我的表情一臉複雜。

此時誰都冇有多餘的言語,因為我們都知道,真正的危機將要來了。

那些突然躍入池塘的魚人,突然的巨浪和消失的池水,都在預示著,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不同凡響。

池塘的水就像抽水馬桶一樣,全部被抽走了,我們看見這池塘有幾十米深,而且在周圍,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孔洞,就像我們來的時候穿過的那條水道一樣,想必每一個洞,都連接著一條水道,這些水道大小不一,通向的地方也不相同。

而最大的一個洞,來自池塘底部。

池塘地下有個圓形的洞,並不十分規整,但是洞口十分光滑,可能是經常使用的緣故,這個洞的開口最大,中央的漩渦吞噬著僅剩的池水,發出怪異的聲音在這洞穴中迴響。

待到僅剩的水都旋乾淨後,諾大的空間又迴歸到平靜。

我看向蚩尤,有些疑惑不解,試圖從他嘴裡我們現在的處境,畢竟魚人這事兒他應該是非常清楚的。

蚩尤並不想理我,甚至在意識到我正在看他之後,微微抬起了下巴,但兩隻眼睛仍然死死的注視著空洞的池塘。

我又一臉無奈的轉向青鶴,青鶴整理了一番被著池水浪花打亂的儀表,有氣無力的說了一句,“從那兒來了。”

我轉頭看向她示意的方向,隻見一條巨大的黑色的蟲子模樣的東西從這些孔洞中逐漸鑽了出來,並慢慢摸索著蠕動。接著出現了第二條,第三條...

等到蟲子身軀露出大部分的時候,我纔看清楚了“蟲子”身上,還有很多大大小小吸盤一樣的東西。而此時,水池底部的洞裡也冒出了一個巨大的圓柱形的頭。上麵疙疙瘩瘩的全是皮膚的凸起…就像癩蛤蟆的表皮一樣,冇有一處光滑的!

直到此時,這個大傢夥的大部分麵貌才展現在我們麵前。

這是一隻青黑色的章魚,體型巨大占據了這裡三分之一的空間,甚至我開始質疑它為啥能從這麼小的洞口裡鑽出來,他的幾根粗壯的觸手在地上各自摸索著,沿途上的巨石在紛紛被絞碎成小石塊。

這難道就是魚人的保護神嗎?它纔是這個洞穴真正的主人?!

我嚇的大氣都不敢喘,屏氣凝神想找個地方苟一下,畢竟這種大場麵,還是蚩尤出手比較穩妥。

但是很快大章魚的目光已經注意到了我們這邊,並且似乎正直勾勾的盯著雙手那拿著霧氣繚繞的棒斧,渾身沾滿了魚人之血的我。

在他看來,眼下的這幾個人,我最欠揍?所以準備拿我開刀?

“蚩尤,這個大傢夥就交給你了啊,我來保護受傷的青鶴”,向著青鶴的方向一路小跑。

突然我感覺後脊一陣發涼,不好!

我的身後悄無聲息的出現兩條長長的黑影!

幾乎是在黑影出現的同時,我左腳發力,身形往右側偏移了短短的距離,正是這段距離,救了我的小命。

那兩根巨大的觸手立時在我的身邊砸下,原本堅硬的地麵化為碎片,而我也被巨大的衝擊力擊飛。

這突如其來的攻擊讓我冇有防備,硬生生被震的頭暈腦脹,但此刻已經冇有時間調息,我一個鯉魚打頂直起身子,另外一根觸手已經快速的往我的方向蜿蜒前行。

本竟和與介應該是有深深刻入魂魄的,對於戰鬥的靈魂記憶!在麵對危險攻擊來臨之時,他們所聚形的一棒一斧立刻牽引我離開剛剛的位置!

我再次高高躍起躲開了衝過來的巨大觸手,並將手中兩把武器高高舉過頭頂,能量彙聚於雙手上,繼而狠狠的劈向腳下。

然而我想象中鮮血四濺的景象並冇有出現,我和本竟和與介的力量加在一起有了成倍的提高,雖然正正的命中了腳下的巨大章魚觸手,但卻卻冇有給它造成傷害,章魚彈性的身體充分緩衝了這一擊的力量。

我隨即落在了這根觸手之上,正想先避避風頭,去想個其他的辦法能夠傷到這個軟體怪,卻發現腳下觸手上竟然有一層粘液,而我在隨著這根觸手左右搖擺而冇有掉下去的原因也是因為這層黏乎乎的東西。

我看著遠處巨大章魚頭頂上兩個漆黑的大眼睛,立刻有了想法,開始左閃右避直奔向大章魚的大頭。而此時蚩尤那邊似乎也並不輕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