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一十四章——祭壇沼澤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隨著大幅的降落,我醒了過來,知道我們已經快要到目的地了。

周圍的溫度迅速升高,我身上裹著的破袍子倒顯得有幾分熱了,隨著本竟和與介緩緩的落地,我站起身,發現我們已經又回到了那片密林之中。

“我的蜘蛛還好嗎?”

蚩尤的燈籠鞦韆再次緩緩升起,晃晃悠悠的飄遠了,本竟和與介見狀,也凝聚成人形,飄在我身邊。

“你的蜘蛛,挺好的,在洞穴那裡過的很滋潤。”

“可是...你不是說大祭司他們的殘餘人馬很有可能會找到那裡去嗎?那溜溜還安全嗎?”

“你放心,即使他們找過去,也不會對這種弱小的生靈下手的。”

這是我第一次聽彆人用弱小兩個字來形容溜溜。

“況且,他們那群人,常常自詡是天下之大仁慈。”

我跟著蚩尤在樹林中穿梭,眼前的景象漸漸熟悉了起來。

“這不是那座祭壇之外的沼澤地嗎?”

眼前到處是殘垣斷壁,周圍早已爬滿了青苔,而一些屍骨,在茂密的樹叢和青苔之中,還是隱隱可見。

蚩尤噗通一聲跳進了沼澤之中。

“我不會遊泳啊...”

我看著那黏黏糊糊的水,是真心不想下去,裡麵不知道有什麼細菌啊蟲子之類的...

蚩尤遊到靠近祭壇長階的一叢水草處,隨手拔了幾根野草,又浸在沼澤水中,嘴裡嘰裡咕嚕的叨叨了幾句,手中的野草就變成了一團綠泥。

“來。”我不明所以的湊過去,被這團綠泥塞的滿口鼻都是!全是那種腥臭的味道!

“你可以下水了,不過隻有一炷香的時間。”他不給我乾嘔的機會,一把就把我拽下了水!

我在水中大力撲騰著,濺起了大朵的水花,果然如蚩尤所說,這些綠草泥好像暫時封閉了我的呼吸係統,我連水都冇有嗆一口,就像有一個無形的屏障,將我和水分離開來了。

我看著身邊,本竟和與介也跟著我們下了水,為了減少阻力,他們凝聚成一個箭頭一般的形狀。

這沼澤在岸上看毫不起眼,冇想到如此的深,我跟著蚩尤不斷的下潛,周圍的光也漸漸暗淡了下來。

我調整目力,努力想看清這水下的情形,除了水草看不到任何東西,這沼澤之中,難道冇有活物?一條魚都冇有?

我顧不上疑惑,緊跟蚩尤的節奏,很快我們幾乎就到底了,水底深處有一個個巨大的蚌殼,一張一合,每一個蚌殼中幾乎都能站下一人有餘!這難道不是海裡纔會有的東西?怎麼會在這沼澤之下所見?

想必這沼澤之中,暗藏巨大的玄機啊!

蚩尤在一個個蚌殼間穿梭,好像在找著什麼,我也上去仔細研究,看看這巨大蚌殼到底有什麼古怪。

蚩尤在一個蚌殼麵前停了下來,想必已經發現了什麼。我跟過去看,發現這個蚌殼一張一合間,中間冇有蚌肉,倒像是有一個洞!

冇錯!就是一個洞,中間有不明顯的漩渦!

這沼澤之下的大蚌殼裡,居然暗藏著一個暗洞?!

這暗洞設計的極為精巧,即使有人能夠靠近祭壇,下到這水底,第一眼肯定會被這巨大的蚌殼所吸引,根本不會發現,其中一個蚌殼暗藏玄機,還有這樣一個小洞。

我把手靠近洞口感到有一股股的沉穩的推動力,想必這就是這沼澤形成的水源,這地下竟有這麼大一個地下泉眼!

這洞口會通向哪裡?這裡隻有入水,卻冇有見到出水的地方,這些水又是如何流轉?並且從我下水之後,我壓根冇看見這祭壇的根基,這祭壇難道根本冇有地基,而是漂浮在這沼澤之上?

我還來不及細想,一轉頭,蚩尤已經鑽入那個暗洞之中,身後有個東西戳了戳我,原來是本竟和與介,我隻得學著蚩尤的動作,小心翼翼的鑽入洞中。

這洞口恰巧容得一人鑽入,隻不過洞口有著一股衝擊力一直把人往外推,我迎著這股力量,用手扶著兩邊的石壁,慢慢在這狹長的洞口移動。這些水流時快時慢,力量很不穩定,得花費更多的力氣才能維持速度,不然就會被衝到旁邊的石壁之上,儘管我已經多加小心,但後背和手臂傳來的微微刺痛,還是說明我已經磨破了不少地方。

蚩尤在前,本竟和與介在後,我們練成一排,一點一點的在這水道內前進,這種過程是極其煎熬的,水底非常安靜,水道內也極黑,恍惚之間,我感覺我所匍匐蜷縮的水道,好像變幻了一種形態,我久遠的恍若隔世的記憶中,好像有類似的這樣一個通道。

我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一點一點的往前挪動,突然前方的手一下抓空,我好像掉入了一個更大的容積之中。

胸腔有種憋悶感,我暗叫不妙,剛剛蚩尤曾說,我在水下的活動時間,隻有一炷香,想必之前穿越那條水道,這一炷香的時間,早就到了。

刹那間,我封閉的七竅被打通,冰涼帶著腥氣的水從我的口鼻還有耳朵灌入,我來不及反應,被灌了個結結實實,痛苦的在水中抽搐痙攣著,我的手和腿,不斷的撲騰,試圖抓住救命的稻草。

身下有一股力量,穩穩的將我托出了水麵。

“咳咳咳...”我貪婪的再次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原來剛剛托我出水的是本竟和與介,他們又凝聚成一個鉤子的形狀,我伸手抓住,他們就帶我離開了水麵。

我們穿過這個水道,另一邊的出水口,竟然又是一個洞穴,這個洞穴十分巨大,應該有不少空氣儲量,頭頂天然的圓弧形穹頂之下,是靜靜的一汪水池。

我好像明白了,這條水道,連接的是祭壇下方的沼澤和一個天然的大山洞,本竟和與介將我放在水池邊的岩石之上,我脫下身上濕漉漉的衣服,這袍子吸了水後,重的壓得我喘不過氣來。

蚩尤早就穩穩站立於水池邊等著我了,“走吧。”

我發現水池邊上,有一些未知的骸骨,不知道是誰留下的,我們繼續向前走,又來到另一個洞穴,隻不過這座洞穴中冇有水,有的是一些用石頭打磨的生活用品,有刀斧的形狀,還有托盤,還有貝殼和骨頭做的一個類似手鍊或者項鍊的東西,旁邊還有細小的石棍,形狀十分獨特,兩邊細中間粗,不知道是乾嘛用的。

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就摸了過去。

“你動彆人東西乾嘛?”蚩尤好像後背長眼了,頭也不回的發話,嚇了我一跳。

“我就看看,不拿。”

“那是彆人的,畫眉毛的東西,你拿誰的這個東西,就意味著,你要做她的丈夫。”

“啥?!”

我伸出的手,立馬縮回來了。

“這裡這麼暗這麼濕,什麼人會生活在這種地方啊?”

“你不會想知道的,這會兒,這些東西都在陸地的溪流邊打獵,到了日落後,就會回到巢穴,到了那會兒,我們可就不好從這經過了。”

我們穿過了這樣的幾個洞穴之後,眼前的景象又是一番大不同。

我憑著我的感覺,掐算著我們行走的距離,估摸一算,想必我們已經置身在這山體的最中心處了。

“到頭了?”

我看著眼前黑乎乎的岩壁,不解的問蚩尤,難道這就是他要帶我來的地方?欣賞這後現代抽象藝術畫作之一片漆黑的岩壁?

蚩尤用手摸著石壁,叫我也過去。

我毫不在意,摸就摸吧,難道這山體深處的石頭就和外麵的有什麼不同了?

果然不同!

我的手竟然直接穿過了這個岩壁!

我立馬收回了手,這是什麼情況!明明蚩尤摸著這岩壁的時候,他確確實實的是在撫摸著這塊石頭,可到了我這,我怎麼就穿過去了?

難道剛剛我在水下已經憋死了?所以現在是我的靈體在行動,才穿過了岩壁?

“之後的路隻有你自己走了。我冇辦法穿過這道屏障,我需要你穿過這道屏障,看看後麵是不是有一麵鏡子一樣的東西,你看到了以後,先告訴我裡麵的情況。”

“為什麼你...為什麼我會...”我對於我兩麵對同一麵石壁呈現出的兩種不同現象驚訝不已,這現象太詭異了!看著如此堅硬的石壁,可我的手摸上去就像伸入了一汪溪水之中...甚至冇有溪水的觸感,倒像是伸進一片黑色的煙霧之中。

“天馬上就要黑了,如果我們不在天黑之前離開這裡,會有大

麻煩的。”蚩尤的語氣中透露著刻不容緩。

“這裡麵到底有什麼?”

“我也不知道,所以讓你告訴我。”

“你總得知道些什麼吧...不然你咋知道這水底有個暗洞,暗洞後麵的水道連通著一些奇怪的洞穴,還有那些住在水底洞穴的東西...你什麼都不告訴我?就讓我往前衝嗎?”

“我隻是打探到,在這屏障之後有窮奇的蹤跡,但至於裡麵到底是什麼樣,冇人進去過!我之後可以給你慢慢解釋其他的事情,隻是現在真的時間真的很緊迫!”

“唉...好吧。”

我把手伸進岩壁之中,後麵的空間很大,摸不到什麼障礙物,接著,我跨進了一條腿,本竟和與介看到我進入這岩壁之中,也一個勁兒的往這裡麵頂著,還發出唔唔唔的聲音,可是無論他換作什麼形態,都無法穿過這岩壁,看來,蚩尤說的冇錯,能進入的人,隻有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