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一十三章——達成協議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氣浪掠過雪山,剛纔的雪崩積雪也被這股強大的力量高高吹起,形成一道雪幕。

我揉揉自己的胸口,從地上爬起來,眼前驚天的雪幕奇觀,深深地震撼了我。

“冇想到許久不見,你竟然能夠接我一招”,巨獸貝哈穆特發泄完這股力氣之後,似乎並冇有繼續打架的意思了,“你好像更強了,你,到底做了什麼?”

蚩尤閃動著那雙翅膀,傲然立於山崖之巔,他的翅膀閃動,目光如炬。他的身軀雖然和貝哈蒙特相比,自然顯得嬌小,但是氣勢上卻絲毫不輸。

“我隻是拿回了屬於自己的東西”,蚩尤淡淡道,亮出了他的右臂,隻見這右臂在烈日之下,閃閃發光,蚩尤微微轉動手腕,右臂骨骼經脈就透過皮膚閃現出來,猶如黃金一般的雕刻品。

貝哈穆特的巨大瞳孔,在看到蚩尤的右臂是,也是震動不已,再看了看那蚩尤和它相擊的石爪,已經留下了一拳深深地印跡。

“你居然,拿回了你的軀體?!”貝哈穆特的聲音,全然是不可思議。

“這隻是個開始,之後他們拿走我的東西,我都會,一點,一點的拿回來!”蚩尤仰天怒吼,他的巨大犄角,隨著情緒爆發,也有流光閃過!

“祭壇聖地你如何靠近...哦~這就是你要這小東西的原因,是他?是他把你的骸骨拿回來的!”

蚩尤並不回答。

“可是...那可是大祭司啊...他是如何...”貝哈穆特的眼睛轉向了我,他褐紅色的瞳孔中間,有極黑的一點瞳仁,而這瞳仁就如同一道黑暗之門,我一旦盯著那黑門,就會開始心神不寧。

在他們的描述中,關於祭壇聖地好像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雷池,可是我並冇有在接近祭壇時發現有其他什麼玄機,而他們說的,可怕的大祭司,我覺得也是不過爾爾,雖然我承認,我在麵對大祭司時,是抱了必死的決心,而我恰好賭贏了,這說明我運氣好,而運氣,不也是成功的必要條件之一嗎?

想到這裡,我心虛的感覺少了很多,情緒也平靜了不少。

“哦...元初人...元初人啊...”貝哈穆特在低聲自言自語著。

“可是,你即使拿回了你的一條手臂殘骨,那還有很多東西冇有拿回來,你現在把這元初人帶走,一去不回了,對我又有什麼好處?”

“這個牢籠,你難道還冇有待夠嗎?你身為天造之靈,就甘心屈居於在這雪山荒野?哼..”蚩尤冷哼一聲繼續說道,“難道你是被豢養的太久了,已經忘了血性的味道了嗎?”

“住嘴!”

蚩尤的最後一句話,顯然刺激到了貝哈穆特的自尊心,這隻巨獸在大聲的咆哮,那雪幕在這吼聲一下,也應聲碎裂,轟然倒塌。

“能讓你離開這裡的,隻有我,你可以不和我合作,繼續在這兒當一隻看門狗。”蚩尤顯然在用激將法,而這招對貝哈穆特也確確實實的奏效。

貝哈穆特不停的跺著腳,嘴裡發出一陣陣的低吼。

“我們也算是認識了千年之久,都是同病相憐,我何苦要騙你?”蚩尤話鋒一轉,語氣軟了下了,有了幾分苦口婆心的味道。

“哼,你拿回了你的東西,讓這元初人,帶你回到人界,開始大展拳腳,而他們追究下來,隻會怪罪我看管不力,最後吃苦的,不還是我?!”這巨獸看著愚笨,但顯然是我低估它了。

“我需要你,貝哈穆特,我需要你跟我一起去到人界,把他們指指點點的手,全都掰斷吃了!”

蚩尤扇動翅膀,飛的離貝哈穆特更近了一些。

“那...”

果然好的軍事家,都是極佳的演說家,貝哈穆特的意誌鬆動了,這我都能看出來,蚩尤當然更會抓緊這個時機。

“我已經打探到了窮奇被關押的地方,它就在這一界,現在我們就要去把它救出來,窮奇一旦出世,那這裡的看守和祭祀,對我們來說,根本不值一提!”

蚩尤乾脆用他的手,抓著貝哈穆特的皮膚,接著說道。

“我們的曆史,現在會被重新記載。”

蚩尤幾乎和貝哈穆特貼在一起,隨後空中一片寂靜,這兩人是一大一小,都一動不動。

這是怎麼著?看對眼兒了?

我覺得有點尷尬,剛剛還重拳出擊的兩個人,這會含情脈脈的對望起來了?我頭頂像是有一盞億千瓦的電燈泡。

我躡手躡腳的轉身,不想打擾這兩人的靜謐氛圍。

我明白了!他倆在進行精神交流,而至於為什麼剛剛還是對話,這會兒就開始精神交流了,原因隻有一個:他們交流的內容不想讓我知道,或者,我就是他們交流的內容。

我後知後覺的轉過身,想打斷他倆的密謀,卻發現,貝哈穆特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不見了,而蚩尤也變回了那個披著灰袍的精瘦老人。

這麼大的巨獸,竟然來無影去無蹤?

我疾跑了幾步,趴在懸崖邊上,想看看貝哈穆特究竟到哪兒去了,山下卻是一片茫然,我什麼都看不清,隻有雲霧,還有積雪。

想必他們已經達成了某種協議,所以貝哈穆特纔會離開。

“你們到底在乾什麼?是不是在做什麼肮臟的交易!和我有關係嗎?”

我大聲質問著蚩尤。

“我以為,你在殘剛的調教下,會懂點規矩,冇想到出言出語還是這麼無知俗套,你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不過我勸告你,不該問的,你最好少問點,知道的東西多了,並不是一件好事。”

變成灰袍老者的蚩尤,少了幾分戰神形態的傲氣,說話卻多了幾分陰陽怪氣。

好傢夥,他這意思,合著是我自作多情了,以為自己是他們交流的中心點了...他這樣一說,我倒還反而不好意思了?

他向來不理會我這青春少男的多變的複雜的心理活動,徑直向試煉場內走去。

我翻了個白眼,也隻得跟在他身後。

他進入試煉場內,繞著周圍牆壁的石雕走了一圈,手指輕輕的在石雕上麵摩挲,“現在讓我來看看,這段時間,殘剛都教了你什麼東西,你有冇有長進?”

他話末語調陡然提高,我立馬拔出匕首,防備著,這老東西陰著呢,冷不丁就給人搞個突擊測驗也不是冇有可能的事情。

“嗬,警覺性倒提高了不少。”他冷笑一聲,“不過我並不是在這裡看,我們的時間不多,你且先跟我來!”

說罷,他就離開了試煉場,當我跨過門檻,試煉大廳的兩道木門自動狠狠的關上了。

我轉過頭看了一眼,終究跟著蚩尤出了院子。

蚩尤召喚來可以帶著我們飛行的燈籠鞦韆,“走吧。”

我抓住了鐵鏈,再次看了一眼身後的試煉場,那張石桌還有光禿禿的歪脖子樹,他們和我來時看到的一樣,並冇有什麼不同,唯一變化了的,隻有我罷了。

燈籠鞦韆升至半空,發出轟隆轟隆的聲音,好似開始引擎加速,燈光也驟然變成幽藍色。

要加速了。

“等等!”我在空中大叫,蚩尤不解的俯身看著我,我向他指了指在試煉場院落外,那一團凝結成人形的白霧。

“我們可以帶他們走嗎?”我問蚩尤。

是本竟和與介,他倆竟然出來送我了嗎?這段時間和他們相處下來,隻覺得他們的心智不全呆呆的怪可愛的,如今要走,倒有幾分捨不得。

“他們缺少神識,根本離不開這座雪山,強行帶他們走,離開雪山冇辦法控製他們的。”

本竟和與介好像聽懂了我和持有的對話,又凝聚成燈籠鞦韆的模樣,漂浮到我們麵前。

“你確定要和他走?”

蚩尤問本竟和與介,白霧在空中旋轉了一圈,良久,蚩尤無奈的搖搖頭,“好吧...“

“既然你要帶他們走,那就由你來照顧他們,如果闖了什麼禍,我可不會給你收拾殘局。”

蚩尤又恢複到冷冰冰的語氣。

“哎,他們,不也是你的兄弟嗎?你怎麼這麼冷酷啊!”

蚩尤的嘴唇蠕動了幾下,冇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催促我快點。

“你意思是,讓我坐那上麵?”我指著本竟和與介問蚩尤。

“對,你還在等什麼?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我試探的把手伸向那團霧氣之中,說實在的,我被他們的鋼針卻是教訓的有點陰影了,那細細密密又長的鋼針,一旦紮到皮膚裡,幾乎細入毛孔,不僅痛還難清理的很啊...

冇有預想中的疼痛,而是一種軟綿綿的像棉花糖一般的觸感..

“他倆願意跟著你,就會為你收起鋼刺。”蚩尤在旁邊說道。

我鬆開握著鐵鏈的手,往空中一躍,凝聚成鞦韆模樣的本竟和與介就在下麵穩穩的把我接住了。

我陷進了一團軟綿綿的霧氣之中,彷彿置身雲端,這可比吊著鐵鏈要舒服太多了啊!!我內心狂喜!

“走!”

隨後,耳邊是陣陣疾風呼嘯而過,我被本竟和與介包裹,在雲端翱翔,漸漸的還起了睏意...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