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零八章——本竟與介之煞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我頓感不妙,趕緊一骨碌爬起來去拍門。

“你乾嘛!”門從外麵被栓上了,我怎麼使勁兒都推不開。

“我勸你彆白費力氣,還是趕緊做好準備吧。擂鼓一響,我可救不了你,隻能靠你自己了。”

擂鼓?!

拜托!那玩意可不是我敲的啊!這是要召喚個什麼玩意出來啊!

鼓聲停了。

一陣疾風嘭的一聲吹開了剛剛我怎麼砸也打不開的大門。

怎麼?是這個老頭子良心發現了嗎?

我眯著眼睛看著光的方向,很多濃煙從門外湧入。彷彿有生命一樣上下遊動。

我不敢輕舉妄動,我的直覺告訴我我,這團白霧之中必有妖異!

那團霧從門外鑽了進來,然後這大門嘭的一聲又關上了。

我盯著眼前蠕動的白霧,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這種不確定的恐懼帶給人的精神折磨纔是最要命的。

“哈哈哈哈哈...”

白霧中有笑聲傳出,聲音彷彿來自幽冥,極其深遠!

“你是誰?!”

那團霧緩緩凝聚成一個人形,就像人的影子一樣,隻不過是白色的。

它在模仿我?

我伸出左手,那白色的影子也伸出一隻手,我晃動,它也晃動,我蹲下,它也蹲下。

這讓我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我還是不敢放鬆警惕,開始一步步的往門口挪去,那影子也跟著我的動作一步步的挪動。

我猛的使勁推門想跑出去,它也跟著我的動作,一頭撞在了旁邊的木樁子上,看起來不太聰明的樣子。

這門到底有什麼玄機,是不是除了我打不開,其他玩意都能打開?我有些氣急敗壞的使勁兒踹著門。

身後傳來異響,再一看,那團霧已經變成一把鋒利的尖刀模樣,剛剛它撞到的木樁已經變成兩截橫在地上了。

它發現我在看它,又發出了“嘿嘿”兩聲乾笑。

我看著那一人粗的木樁,驚訝的合不上嘴,這纔是它的恐怖之處啊!它在心意之下能凝聚成各種形象,這種形象就會具有實體,會造成實際傷害,是殺人的武器啊!

眼前的玩意覺得不是凡物!我最好還是不要惹到它...

它又開始變幻...一眨眼間變成了一根棍子,這根棍子極高,直通屋頂!

“啪!”

白色煙霧凝成的棍子又自己放倒在地,好像這圓形試煉場的半徑一般。

我懷疑這濃霧裡有個魔法師,在這裡給我表演,展示他的花招。而我除了捧場,啥也不敢做!

這根棍子開始以試煉場的中心為點旋轉起來,速度並不快,慢慢掃到了我的腳邊,我在它快要靠近我身體的時候跳了起來,但還是沾染了一些霧氣,瞬間腿部就傳來劇痛,接著從皮膚內滲出血來,卻不見傷口!

我大驚!抬起腿檢查傷勢,湊近了看,纔看到腿上紮了無數細細的針!這針極細,不湊近看絕對看不出!

我正想拔下幾根清理一下,那霧氣又靠近了,速度越來越快,我隻有往前跑去,不讓那東西追上我。

這好像更激起這東西的興致,它又不斷的提速。

蒼天啊!怎麼還要跑啊...

我欲哭無淚,卻還是撒開腿使勁兒繞場跑著...這到什麼時候纔是個頭啊...

很快它的速度要遠快於我,我一不留神,腿上又中了好幾招,不斷的滲出鮮血來...它的速度更加快,在地上旋轉的幾乎隻剩一道白色的影子!

我避無可避,隻有躍身也跳上了木樁,這下總該紮不到我了吧...

我蹲在木樁上,看著地麵上那不斷旋轉的玩意,它好像把自己都轉暈了,並冇有發現我已經離開地麵了?

我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很快就被它發現了。

白霧中發出一聲沉悶的喊叫,糟糕,它好像生氣了!

我心裡暗叫不好,隻見它彙聚在空中,凝聚成一個巨大的錘子,這也太狠了吧!這是想把小爺我砸成肉泥啊!

白霧凝成的錘子在空中高高舉起,眼看就要向我砸過來,我集中精神在下盤,在木樁之上跳躍轉移著,企圖躲避它的攻擊路線。

隨著一聲巨響,白霧凝成的巨錘砸向了我剛剛站立的木樁,那木樁立刻應聲碎裂,成了一地的渣渣...我的個老天爺,這也太殘忍太暴力了吧!!

那團白霧絕對是有智慧的,眼見我躲過這一擊,它又開始蓄力準備開始第二次進攻,這一次速度要比第一次快的多,我急忙從木樁跳下,在地麵上閃避著。

第三下..第四下...巨大的砸地聲響一次次在身後響起,在這原本寬闊的試煉場裡也掀起陣陣蕭肅的疾風。

而我,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的張西元,這會兒跟個地鼠一樣,在這試煉場的地麵上抱頭逃竄,躲避頭頂的錘子。

這霧氣好像根本不覺得累,不斷的向我發起進攻,而我力氣早就用光了,現在全憑著一股求生意誌,還有帥哥不屈的精神在頑強的誓死抵抗。

“停下!”一聲嗬斥從試煉場的牆壁內傳出,是一種極其尖銳的聲音,聽起來竟然讓人一時無法分辨男女。

顯然這團白霧也聽到了這聲嗬斥,冇有再往下砸來,而是緩緩的又化成一開始的一團雲霧的形狀。

聲音究竟從哪兒發出來的?

我的眼睛在試煉場的牆壁上尋找著,後方的牆壁上有精美的石雕,圖案繁瑣,我還是不敢放鬆警惕,身體不由自主的向身後靠去,收縮著警戒範圍。

“你怕什麼...”

幽幽的聲音在我耳後響起,帶著一陣寒意!

“臥槽!”

我不自覺的驚撥出聲,這又是什麼東西?!

隻見我身後的牆壁之內,探出一個三角形的頭顱,完全就像嵌入其中一般,這會兒從牆壁中破裂而出,還掉落下了一些碎小的石塊。

這是怎樣的一顆頭顱,從我正前方的角度看過去完全就是一個三角形,就像...就像一個蛇頭!

隻是上麵卻有人的五官,臉色也是白的泛出幽綠的光,眼睛是渾濁詭異的黃褐色,鼻梁幾乎完全塌陷,薄而紅的嘴唇抿成一條直線,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那團白霧似乎認識這東西,安安靜靜的在空中緩緩漂浮著。

門從外麵被再次推開,蚩尤進來了。

“我說是誰呢,鬨出這麼大動靜,我的清夢都被攪和了。”

這顆頭顱慵懶的說。眼睛卻一直停留在我身上上下打量著,我被它看的毛骨悚然,完全不敢與它對視。

“大哥,這是你給我帶來的美味兒嗎?奇怪...他害怕我,卻不害怕你。”

我的恐懼難道這麼明顯?被它輕鬆拿捏了?

“你睡太久了。”蚩尤說,“還不出來?”

“那你看好這小子,可彆讓他嚇暈了。”

蚩尤瞥了我一眼,我不可置否的摸摸鼻子。

牆壁發出一串碎裂聲,緊接著碎開深深得裂紋,綿延竟有幾米遠,難道這傢夥的身軀竟然這麼長??我悄悄的向蚩尤靠近了一些,小爺這絕不是慫了,主要還是守規矩懂禮貌!按道理來說,他們應該都算是我的老祖宗級彆的,我還是老實點為上。

牆壁上的頭顱轉了轉脖子,把頭伸出的更多,這脖子也是長出常人的兩倍不止,但是卻冇有肩膀,從脖子下麵,溜溜的滑下去就是手臂,手臂上全是蟒蛇的花紋,不!

隨著他不斷剝離出牆壁,我發現他的手臂,就像是一條蟒蛇!

他的上半身完全鑽出了牆壁,兩隻蟒蛇狀的手臂張牙舞爪,在我麵前舞動,我好像都聞到了屬於爬行類動物的陣陣腥氣。

他扭動著身子,身子也是圓柱形的,隻是帶著不少粘液還有一些蛻皮...接著是兩條腿,腿如常人一般,他完全離開牆壁了!

站在我麵前的這人高大無比!他舒展了一個大大的懶腰,然後將兩隻蟒蛇一樣的手臂交叉,這兩隻手臂就像兩條正在纏繞的蛇,漸漸合成一條杯口粗的蟒蛇,攀附在他的左邊軀體,蜷成正常手臂的大小,隻是手掌的位置,卻實實在在的變成了一顆蛇頭!正在嘶嘶的吐著鮮紅的信子,另一邊的軀體長出另一隻手臂,粗壯的身軀化形成一件帶有蛇紋的衣服。

他變成和我們差不多的身高,隻不過頭型仍舊是三角形。

我看蚩尤冇有要給我介紹的意思,於是自己主動開口了。

“這位是...?”

蚩尤完全不搭理我,而是繞著試煉場的牆壁慢慢踱步著。

“我為殘剛。”

這人看著陰險可怖,性格倒是挺隨和嘛?

“那這位...”我指指旁邊的那團白色的霧“這位是?”

“哈哈哈,你說剛剛打你的那個麼?”

“他們是本竟和與介。”他走到白霧身邊,將手伸進霧氣之中,“隻不過他們現在缺損的太多了,所以隻能共身,凝成煞,而且也不能化形了。”

我假裝自己聽懂了,煞有介事的點點頭。

“那你,又是何許人?”

“啊?我,我叫張西元,他們都說我是,元初人。”

“哦?”他語氣微微提高,向蚩尤拋去詢問的眼神,奈何蚩尤正在專心看著牆壁的雕紋壓根兒冇注意。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