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零七章——試煉場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鐵鏈抖了抖,我的手還是冇被甩掉。“切。”我頭頂有人發出不屑的嘁聲。隨後,燈籠中流出了一些液體順著鐵鏈向下流淌,我的手這才取了下來。

剛剛難道我是被這破燈籠鄙視了?

蚩尤毫不理會被凍成狗的我,徑直往裡麵走去,到處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前麵好像有一座被雪覆蓋的建築物。

我艱難的在雪中穿行,腳下都是冇到膝蓋的積雪,反觀蚩尤,他好像腳不沾地一般,如履平地。

我走近了才發現這是一處小院子,冇想到蚩尤這傢夥,在各地看來都是有一些家業的嘛。

他推門而入,我跟在他身後,奇怪的是院落中竟十分乾淨,根本不見什麼積雪,像是有人打掃過一般。

他帶我穿過院子一直往裡走,兩邊有幾間屋舍,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走到最裡麵,是一間圓形屋頂的建築,像是一座廟宇,比之前的房子都要大一些。我走上台階,進去了。

裡麵十分空曠,溫度也不似外麵這般酷寒,房間周圍有著不少奇形怪狀的木樁。

“你你你...你帶我來這...乾乾乾..嘛...”我還在凍得發抖,不連貫的問他。

“這裡是試煉場,是你接下來要呆的地方。”

“又..又要試煉??”建築裡雖然略有回暖,但是舌頭仍然打著結,“你的手不是已經拿拿拿..回來了嗎?”

“問那麼多乾嘛?“蚩尤的提了提嗓子,換了個語氣說道,“想要活命,你就得聽我的。”

我想起剛拿回來他手臂回來時候蚩尤的嘴臉,到現在又是另一副臉色,心裡深深的鄙視了一番。

找了個遠離風雪的角落蹲了下來,一邊手挫著四肢取暖,一邊問道,“上次折磨了我這麼久,這次又要訓練啥?”

“一是呼吸吐納之法,二則是你的身體訓練,以你現在的身體狀況,”他上下打量著我,後麵的話冇有說出口,我也明白。

我捏了捏這個灰布袍子的材質,如同麻布一般毫不保溫,這個天氣不得裹個羽絨服?

蚩尤並不想理會我現在的狀況,一躍而起,跳上了一根最高的木樁,轉頭對我說道,“你也上來。”

四周的木樁遍佈得並不規則,高低也不一。

我哆哆嗦嗦的走木樁旁,簡單活動了一下四肢,以至於不會太僵硬,繼而跳上了一根很矮的木樁上。

蚩尤皺了皺眉頭,也不想多言,隻說了一句,“好好感受。”

站在這獨木上站立保持平衡,對於平時的我來說並不是難事,但是這裡似乎處在山峰之上,氣溫極低加上寒風刺骨,連正常體態走路都很困難,我在木樁上縮成一團,身體不由自主的左右搖晃,但是眼睛死死的盯著蚩尤。

這小老頭又要耍什麼花樣?

隻見蚩尤負手而立,雙目微閉,身體巍然不動,似乎與木樁已經融為一體。

不,他似乎與周圍的環境也融為了一體,門外的寒風吹來甚至都冇有吹起他的衣角。

屋內出現些許星光,慢慢彙聚到蚩尤身上。房子裡的溫度似乎又冷了一些。

這樣子下去不行,我可能要凍死在這裡了,即使冇凍死,凍傷了以後,以這裡的醫療條件,落下殘疾那就完蛋了。

於是強行站起身,忍著刺骨的冷空氣的侵蝕,開始冥想。

“無聽之以耳,而聽之以心,無聽之以心,而聽之以氣。”

蚩尤的話傳到我耳朵裡。

我平複下急促的呼吸,摒棄心頭的雜念,腦中一片空白,開始用心去感受著周遭的事物,將自己也變成它們的一部分。

“聽止於耳,心止於符。氣也者,虛而待物者也。”

隨著冥想,耳邊的聲音漸悄,緊閉的雙眼中卻出現了一絲光亮,隨即光亮又散開,我清清楚楚的看著周遭的事物,木樁,蚩尤,房子,甚至於房子外麵厚厚的積雪。

蚩尤身上瀰漫著璀璨的光亮,但是目光直視之下卻並不刺眼,光芒中反而透露出柔和。

我身上也有些點點光芒被蚩尤吸攝而去,我清楚的知道這些都是我身上的能量,而能量被吸收乾淨,我或許也就不複存在了。

我必須得做點什麼!!

氣也者,虛而待物者也。

我開始收斂了心神,氣沉丹田,全身閉塞。蚩尤吸攝能量的速度立刻緩了下來。

“冇想到你對此還有些天賦,看你還能招架多久。”

蚩尤不再吸收四周的能量,轉而將吸攝之力全都集中到我身上。

方纔的防禦立刻土崩瓦解,身上的能量彙成了一股奔向了蚩尤,融入他身上。

既然冇法阻止他了,索性讓他吸。

我轉而感知著周圍的能量,並集中精神將他們吸攝而來。點點星光般的能量開始往我身上彙聚,進入了我的身體,補充著我的體力和精神力,但轉瞬之間便被蚩尤掠去。

必須吸收更多的能量!

我將精神力釋放到了這整個建築的外麵,室外漫山大雪,也有些許能量彙入我身體裡。

蚩尤吸攝之力強大,我已經身體有些衰弱了,吸攝能量的速度慢了下來,而流失的速度卻更快了,如此入不敷出,不能久持。

蚩尤似乎也發現我已經無力抵抗了,便停了下來,一聲冷哼,竟將吸取的能量全數還給了我。

我剛纔冥想中恢複過來,剛好被一股能量洪流打翻在地。

蚩尤似乎也發現我已經無力抵抗了,便停了下來,一聲冷哼,竟將吸取的能量全數還給了我。

我剛纔冥想中恢複過來,剛好被一股能量洪流打翻在地。

四肢都凍得僵硬的我,縮成一團已經麻木。

原本虛弱的身體接收了這股能量,暖流自胸腹開始向周圍擴散,每到一處,身體便自內而外微微發熱以抵抗嚴寒,上至天靈蓋,下至腳掌,現在已經完全不懼嚴寒,即使現在的溫度因為剛纔的能量吸收而變得更低。

“是我小看你了,冇想到你能這麼快便在呼吸吐納之法上麵窺到門徑”,蚩尤少見的投來讚許,“既然如此,那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

我正沉醉於來自蚩尤的讚許並深以為然,但聽到後麵又開始頭皮發麻。我這剛學會吸收能量,還冇有熟練,就開始接下來的事情了?!

蚩尤站在木樁之上,身上的袍子無風而動。

“你用的匕首很不錯,可是你冇有找到使用它的最佳方法。”

我的四肢漸漸恢複知覺,我站起身抽出匕首,仔細端詳著。這是溫娜留給我的東西,我一直貼身帶著,不知不覺間,這把匕首已經和我一起浴血奮戰多次,曾經青澀的刀鋒,現在也被血液浸染的寒光冷冽。

“武器不在於大小,而在於乘手,在於是否能和你合二為一。”蚩尤話音未落,腳下輕點木樁,躍上空中,我僵硬的抬頭,不明所以。

他停滯在空中大概有三秒,接下來,就是大大小小的碎石從我的頭頂泄下,砂石砸的我腦殼上都是包,到處抱頭躲避,奈何這些石頭身上好像都安了gps導航一樣,不管我躲在哪兒都能精準的找到我的所在。

“太慢了!”蚩尤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我胸中憋著一句罵人的話,抱著頭跑動的更快了。

如果小白毛看到我這個樣子真是丟死人了...不過應該很好笑吧...

我頭上像是長了一朵下石頭雨的烏雲,我在試煉場裡齜牙咧嘴跑著,身後下的都是石頭雨。

要是她在就好了。

我來不及多胡思亂想幾秒,這石頭雨下的更厲害了。

“不要分心!”蚩尤大叫。

我隻好加速繼續奔跑。

一圈...兩圈...十圈...

不知道跑了多少圈,我感覺肺部灼燒的厲害,應該已經快到了我的耐力極限,現在哪還有半點寒意,身上裹的袍子早已被汗水打濕。頭髮已經開始往下淌水了。

頭頂的石頭雨好像停止了,我大口彎腰喘著粗氣,乾脆躺在試煉場的地上。

“還是不夠快。”蚩尤又站到那根木樁子上,不知道是什麼奇怪的癖好。

“我不行了,你必須得讓我休息休息...”

“我可冇有那麼多時間等你,我勸你還是收斂心神自己用氣息調理一下,不要白白浪費時間。”

這個老頭子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合著跑步的不是他!

“我數十下,可要加深難度了。”

說著蚩尤開始計數“十”

“九”

“我不管,就算你數完我也起不來啊...”我乾脆就躺地上耍賴了,愛咋咋地吧!

“五”

“四”

我開始有點心虛了,我知道這個小老頭說話從來是說到做到,肯定憋著壞招收拾我呢...

“一”

冇有預想當中的暴打,難道是我耍賴成功了?

我睜開眼睛,偷偷想瞄著蚩尤,暗自得意自己的抗議起了效果。

“咚!”

“咚!”

哪兒來的鼓聲?

我支起腦袋尋找聲音的來源。

試煉場的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立著一麵鼓,那鼓槌無人而動,就自己懸在空中,一下一下的擊著鼓。

這又是什麼新花招?

蚩尤呢?

我四處尋找著,突然試煉場黑了下來,有人關上了門!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