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零三章——供奉之物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我走回了溜溜,檢查了一下溜溜的傷勢,他受傷的觸肢也做了處理,我小心的拆開那些纏繞的草藥,檢查著,心念齊動,催生口訣,啟用了希望聖療再次為溜溜治癒了傷勢。

“疼嗎?”

我問溜溜。

他不說話,搖搖頭。

我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見到溜溜,隻覺得他醜,覺得他一定是個壞東西,處處防備,冇想到這一路走來,他對自己是衷心耿耿,多次涉險,哪怕自己豁出性命也要護我周全,現如今,他的同類...都陣亡了...

自己曾鄙夷他們醜陋的麵容,想來是我自己淺薄狹隘了...

“溜溜...你還..你還有同類嗎?”

這句話對我來說很難問出口,畢竟他們都是因我而死...

“應該是有的...不過離這裡,很遠很遠...”

“溜溜,你要好好活著,我再也不允許你做任何危險的事情了,知道了嗎?”

他也大受感動,狠狠的點頭。

“對了,溜溜,昨晚上東西你們拿到了嗎。”

“拿到了,當時有兩個看守來搶,我就把他們放到一個誰也搶不到的地方了!”

溜溜歡快的晃著腦袋。

“哪兒啊?”

“這裡!”

溜溜指了指他自己。

“呃...你是...”

“我吞下去了!這樣,就算他們殺了我,也冇辦法拿到,隻要剖開我的肚子,他們就會被那些蛛液所腐蝕的!”

為了保管這一件東西,他竟連自己的性命都不顧...

我緊咬牙關,控製自己的情緒,不想自己看起來那麼軟弱哭哭啼啼的。

“主人,你稍等一會兒啊,我這就取出來!”

“哎哎哎,你要怎麼取啊?”

他該不會是掏出來吧?

難道是吐出來?

“你等等就好...”

溜溜邁動步足,兩下爬到了小溪邊的一根樹枝上,然後就不動了。

我看到他好像在用力...

該不會...

“噗噗噗...”

我趕緊捏住了鼻子,好傢夥!他這是要給我拉出來啊!

我哭笑不得,要是昨晚的大祭司還活著,看見他們精心看管的祭物隨著溜溜的糞便一起排出,想必當即會被氣死吧,也用不著我昨晚費的那一番功夫了...

“啊~~~~ha~~~”

溜溜中氣十足的大喊一聲,隨之而出的還有撲通一聲的入水聲。

...我知道祭物出來了。

“主人!快來看啊!”

溜溜招呼我過去。

“.......”

“主人!快來看啊,快來!”

“......要不,要不你拿過來吧...”

“好!”

溜溜跳進小溪,我看見濺起的水花顏色非比尋常。

他把那祭物拿過來,還攜帶著有股酸味。

“溜溜...你最近吃點蔬菜吧...消化不太好...”

我撿起昨晚自己扯下的衣服,包在手上接過了那個祭物。

隻見這東西真是一塊骨頭,更確切的說,是一截手臂加一個手掌,隻不過這骨節比我在生物實驗室看到的人骨模型要大不少,且結構分佈也有所不同,但可以肯定,這確實是,骨頭。

這具殘骨究竟是什麼來源?為什麼這些大祭司和看守要煞費苦心的建造這樣一座祭壇來看管,為了看護這殘骨,竟然連命都不要了。

而蚩尤,他和這骨頭,又有什麼關係...他大費周章的佈下這一場大局,這樣訓練我,就是為了讓我幫他拿到這個東西?

為什麼非要是我來拿?

他自己親自來取的話,豈不是不用費吹灰之力,動動手指就能拿到...

我心中思緒萬千,疑竇叢生。

我冇有學習過解剖之類的課程,但我能從骨頭邊緣看到,這上麵有參差不齊的斷麵,這骨頭,應該是被人為生生分離而開的!

這也太變態了吧,一群人,給一具斷手修建了一座祭壇,這是什麼手?

我隻聽說過,古代時候,曾有人用虎骨入藥,這難道...

難道這具斷手殘骨也有同樣的奇效?

我把骨頭拿近了一些,想聞聞是什麼味道。

這不聞還好,一聞我差點吐出來,一股子酸臭刺鼻的味道!

瞧我這記性!

始作俑者——溜溜,一副無辜的樣子,又去找那幾個年輕的小人馬玩去了。

我把殘骨放進潺潺的溪水中,輕輕沖洗了一下,然後用我的上衣包了起來。

抬頭張望一下,小白毛還是被包圍在中間,我看時間差不多了。

“溜溜,收拾東西,咱們準備出發。”

我故意說的很大聲,並不是說給溜溜聽,而是說給那幾個為難小白毛的年長人馬聽得。

我再次向小白毛他們走過去,看到小白毛用力的點頭,然後用人馬族的語言說了一句我聽不懂的話。

“準備出發吧,這裡還是不能久留,恐怕他們不止這一個據點,我們昨晚鬨出這麼大動靜,方圓幾裡地應該都能察覺,這會兒天亮了,還是乘早轉移的好。”

我一臉嚴肅的說。

從前我總是很和善,這會兒我攤牌了,我不想裝老好人了,免得彆人蹬鼻子上臉!

這一招雖然會讓人馬們和我產生距離,但我說的話,確實比以前效果好多了。

冇有人再提出異議,都收拾自己的東西,然後列隊準備出發。

我想去牽小白毛的手,剛拉上,後麵的人馬就開始大聲咳嗽起來。

小白毛趕緊收回了手。

我回頭看,又是那個教育小白毛的人馬,我冷冷的看著她,然後決絕的牽起小白毛的手,走到了隊伍的最前麵。

根本不給身後人馬發表意見的時間。

我們走到隊伍最前麵,我能聽到隊伍中有人在竊竊私語,也看到有幾個年紀偏小的人馬,開心的拍手。

我倆緊張的手心中間都是汗津津的,但誰也冇有再鬆開,就這樣一路走著。朝著蚩尤的洞穴走去。

一路上鳥語花香,心情愉悅,倒也冇有再遇到其他什麼危險。

不得不說,人馬的腳力確實要快的多,我們在天剛擦黑的時候,就到了蚩尤洞穴附近的地界。

“等等。”

走在我旁邊的溜溜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

“我聽到很吵的聲音。”

“很吵?”

我環顧四周,四周靜的嚇人,哪有很吵的聲音?

我的冷汗一下出來了,這兒...應該不會有鬼打牆的事件發生吧?畢竟更加離奇的事情都讓我碰到了...鬼打牆什麼的應該也...

我這正腦洞大開呢,一個小人馬從我身後撒開蹄子衝了出來,直直往前奔了過去。

我趕緊跑去拉他,冇想到這小傢夥竟然跑的這麼快,我根本追不上!

“我去!”

小白毛也衝了過去。

再往前走,我記得有一個不起眼的轉角,在轉角之後,就是那個隱蔽的洞穴所在了。

而此時,小白毛就怔怔的站在那轉角,一動不動。

而小人馬也不見了。

不妙!

我心中一沉,預設著轉角那頭的各種情況,腳下卻一點也冇停,隻是壓著腳步,不停的向小白毛的方向靠了過去。

我壓低身子,抽出匕首防禦著,悄悄的攀上了旁邊的一個矮坡...

“阿爸!”

阿爸?小白毛這是見鬼了?!

我從坡上探出半個腦袋,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卻剛好對上了坡下的幾雙眼睛。

竟然是蚩尤還有幾個人馬戰士?!!

蚩尤正斜眼看著我,“你還不下來在那裡作甚?”

他冇好氣的說。

我一個翻身從坡上躍下。

蚩尤還是披著袍子,身邊是之前因為野豬人進攻而和我們分開的那一批人馬,隻是...他們隻剩4、5個,而且個個都身負重傷,小白馬的阿爸...一整條手臂都不見了...看著蒼老了許多。

身後的人馬們都紛紛跟了過來,用人馬族的語言交流著,人馬們抱成一團失聲痛哭,有的則仰天長鳴。

當時分開的時候,想必他們都是做好了今生今世永不再見麵的準備,如今再見,仿若隔世。

“跟我來。”

是蚩尤向我傳聲。

我看到他的影子消失在洞口,趕緊小跑兩步追了上去。

又回到了這熟悉的洞穴之中,聞著這花香,我往深處摸去。

“彆動。”

我感覺脖子上一涼,然後就是針紮一般的感覺。

蚩尤用一把刀抵在我的咽喉上。

大意了!

這老東西還是這麼喜怒無常,我剛剛經曆大生大死的給他把這爛骨頭帶回來,還冇喘口氣呢,連個接風宴都冇有就拿刀開始威脅我了。

心裡雖然有諸多不滿,但我實實在在是一動不敢動,我是真的不知道這個瘋子是不是真的會下手,還是先乖乖順他的意思。

“我讓你辦的事辦成了嗎?”

“不成我怎麼敢回來...”

“東西呢?”

“哦,在我的寶寶那裡。”

“寶寶?”

“就是我的蜘蛛。”

“蜘蛛就蜘蛛,叫什麼寶寶。”

他放下了刀,聽聲音像是往裡麵走去了。

“快把東西拿過來,我在裡麵等你,注意,不要帶尾巴進來了,注意著點。”

“知道了。”

外麵的人馬還在久彆話家常,也冇人注意到我,我從溜溜那裡取過了骨頭,進入了洞穴更深處。

蚩尤接過我用破衣服包裹的骨頭,小心翼翼的一層一層打開,我能看到他的手甚至有些微微的顫抖。

他激動的撫摸著這截斷骨,讓我不禁懷疑這是不是他愛人還是朋友的遺骸。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