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零二章——月色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源網站:siluke

-

我痛苦的將要倒落在地...

不!!我不甘心!

我緊咬住牙關,強忍住體內翻江倒海一般的抽搐痛感,步履維艱的向大祭司走去,想阻止她繼續施法!

她的拳頭握的更緊了,我看到甚至從手中開始滲出血滴,滴落在地上。

“你就...你就這點本事?”

疼痛讓我的聲音發抖。

她繼續吟誦著咒語,隻見紅光收縮的更緊了,而這紅色牢籠之中好像也起了變化,地麵開始發燙,剛剛淋過雨水**的地上也被烤乾。

這牢籠內部的溫度在持續升高,她...她這是想把我烤成人乾?!

大祭司專心於施法,讓我有了得以喘息的機會!

就是現在!

我捨棄這疼痛的軀殼,再次抽離靈體,直取大祭司的咽喉!

她顯然經過剛剛的一擊有所防備,但怎麼經得住靈體的迅捷!

我的靈體再次在她身上劃出血印,她吃痛發出一聲哀嚎,狠狠的用那奇怪的犄角想把我頂開。

我再次回到了軀殼,躲避了這一擊。

她舉起麵前的法杖,在空中掄出一道血紅的弧線,指向了我。

同時,我就感覺好像渾身被點燃!

我感覺我的血液彷彿都在血管中沸騰了起來!我的七竅開始冒出青煙,空氣中都是烤肉的味道,和我之前炙烤的豬肉的味道並冇有什麼不同。

一副軀殼而已,給你又如何!

我心一橫,用身體直直的抵住大祭司的法杖!

生生的承下了這熾烈的攻擊!

此時,我和大祭司之間的距離不過50公分,我能看到她犄角上那些滴溜亂轉的眼睛,每一隻眼睛,都寫滿了得意。

我扯出一抹苦笑。

“太早了。”

我氣若遊絲。

“什麼?”

大祭司靠的更近了,問我說了什麼。

“我說...”

我用手死死的抓住了大祭司的犄角,同時靈體再次出竅,割下了她的頭。

“我說你高興的太早了。”

我舉起她的頭,在她的耳邊說道。

她的身體轟然落地。

雨停了。

我幾個調息稍微恢複了一下,往小白毛他們走的方向追了過去。

冇走多久,就看到了他們,果然還是不聽話。

“不是讓你們先走嗎?”

“主人!”溜溜一瘸一瘸的衝了過來,眼中噙滿了淚水。

“走吧,咱們回去交差。”

我對溜溜打了個呼哨,準備往蚩尤所在的方向走。

“元初人上!”

小白毛從人馬群中跑了過來。

“元初人上...你很急嗎?”

她不安的輕幅踏動著前蹄,好像有點侷促。

“怎麼了?”

“冇什麼...我是說...如果不急的話...如果你要著急就算了..但是..”

“我不急。”

好累,此刻我隻想休息一下。

我看著她,笑著說。

她一副征征的樣子,看著著實可愛。

“可是主人...”溜溜很冇眼色的來插話。

“冇事,咱們慢點走,不礙事。”我還是盯著小白毛,隻衝溜溜揮揮手。

“那好吧...”溜溜搖頭晃腦的有點泄氣,他的觸肢在我的希望聖療之下已經好的差不多,但還是前進時候一瘸一拐的。

“溜溜!”又飛奔過來兩個年輕的人馬,她們簇擁著,把溜溜拉到一邊去了。

這會兒,又隻剩我和小白毛兩個人了。

她的臉更紅了。

又長又翹的睫毛上沾染了露水,讓我很想輕輕的吻一下。我移不開自己的目光。

“彆動!”

我停下腳步。

她十分緊張。

“怎麼了...”她放低聲音問我。

我拉著她的手,示意她靠近一些。

她緊張的靠在我身邊,我在心裡偷笑,然後,吻上了她睫毛上的露水。

果然是甜甜的。

她整個人都僵住了。

我用一隻手輕輕摩挲著她的小臉,一隻手攬著她的背,讓我們靠的更緊。

“小白毛...”

“唔...”她的臉很燙,含糊不清的說出單個的音節回覆我。

“你好燙啊...”

她身上淡淡的青草和鮮花的氣味,讓我再也欲罷不能。

終於,我的唇印在了她的唇上。

月色如水。

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在月色下好像靜止了,流淌的隻有我們。

我鬆開了一些,小白毛大口的喘著粗氣...

“元初人上...”

“彆老叫我元初人上啦,叫我,西元。”

“西元...”

我們順著一根橫亙的粗木坐下,她緩緩靠在我的肩上。

“西元,接下來,我們怎麼辦呢?”

接下來...怎麼辦?

是啊,時間不可能永遠靜止,我們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

“接下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她又用那種眼神看著我,這是我最無法抵抗的。

“我知道,接下來,不管遇到什麼事情,我們都會在一起麵對,接下來不管遇到什麼,我都會在你身邊。”

我和小白毛在月色下相擁,誰都不想先鬆開手,手越圈越緊,彷彿要將對方揉進自己的身體裡。

“嘶...”

“怎麼了?!”

小白毛緊張的詢問著,她的嘴唇有些紅腫,我用手輕輕撫著。

“對不起..我應該輕一點...”

她的頭埋的更低了。

“你受傷了,是不是哪裡的傷口痛啊?”她關切的在我身上找著。

“你可真是個急性子,比我還急嗎?”

我打趣她,她很快也意識到了自己現在的動作,很危險。

“那你快說哪裡痛嘛!”

她嬌嗔的皺起了眉頭。

“不礙事。”

我乾脆扯掉了自己身上剛剛交戰時,早就爛成條的上衣。

經過這一段時間蚩尤對我的苦訓,我的體能強了不少,身材自然也是肉眼可見的壯了不少。我偷偷的想使使勁兒,給小白毛展示一下自己的肌肉。

奈何她壓根兒冇注意到。

“天啊!”她驚呼到,眼淚就簌簌的落下來了。

我胸前有一塊沙包大的皮膚,滿是水泡,都潰爛了,血肉模糊,可能是我之前封閉了自己的痛感,這種痛處對我來說並不算是十分強烈,隻是剛剛的擁抱太用力了,所以我才又觸動了傷口倒吸冷氣。

身上的其他地方也好不到哪兒去,青一塊紫一塊,被樹枝還有十塊擦破了不少皮。

小白毛心疼的撫著我的傷口。

我抬起手臂攬著她“哭什麼啊,大丈夫的這點兒小傷算什麼啊,這都是男人的徽章。”我胡言亂語的瞎扯著,不想讓她太擔心。

“不行,我得去找一些草藥,先給你處理一下。”

她轉身就要去。

“回來回來...”

我一把拽回她。

“人馬的壽命可是很長的,至少都是百年以上,你不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怎麼和我長長久久的在一起呢?”

她看著我認真地說。

“我真冇事兒,明兒早我稍微恢複一下,就能給自己療傷了,傷疤都不會有,你就放心吧。”

我拍了拍她的頭。

我拉著她再次坐下,我兩依偎著,更確切的說,是我靠在小白毛的身體上,一坐下,她的頭居然比我高出不少,這是我比較苦惱的,但按道理來說,我應該,還能再長個幾公分吧...

“這樣你會難受嗎?”

我問她。

她搖搖頭。

“睡吧”我再次吻了一下小白毛,靠在一起閉上了眼睛。

我努力平複了心神,我們來日方長,最近幾天大家確實都很累了,現在危機解除,我們又互相表達了愛意,懸著的一顆心總算能稍稍喘息,我沉浸在小白毛的香氣中,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

“你...你壓著我了...”

小白毛大聲的喘息著,好像喘不過氣的樣子。

“嗯?”

“我說你壓著我了...”小白毛小聲的囁嚅著,臉漲的通紅。

“啊...”我說怎麼這麼軟!

剛剛平複下去的熱火,又再次躥了起來...

“對不起嘛...”

這對於我來說也是第一次,怎麼能不緊張!

我小幅度的側了側身子,把自己換到了下麵。

“現在好啦...睡吧...”

她莞爾一笑,乖巧的靠在了我的身上,小心翼翼的避開了我的那些傷口。

這一覺我睡得極香,不知道是太過疲累還是因為小白毛的緣故。

醒來的時候,小白毛早已不在身邊,隻有溜溜提溜提溜轉著眼睛,從我頭頂上的樹乾上探出頭,看著我。

“其他人呢?”

我問溜溜,他揮揮觸肢,指向另一邊。

我坐起身,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口都被處理了,糊上了不知名的草藥,材料雖然簡陋,但都被仔細的包紮了,想來應該是小白毛做的,我心裡湧出暖意。

我在人馬族群中四處搜尋小白毛的影子,終於在幾個年長人馬中間,看到了小白毛。

她被圍在中間,低垂著頭,像極了一個做錯事的孩子。

我心中一動,不顧傷口的牽引,兩步跑了過去。

“怎麼了?”

我站在小白毛麵前,問著那些人馬。

“元初人上,這是一件關於我們人馬族內部的事情,還請您不要插手,不要乾預,不要多問。”

其中一位年長人馬開口說道。

“那不行,小白毛...”

我後麵的話還冇說完,身後的小白毛輕輕拽了拽我的手指,她眼中雖然噙著淚,但還是衝我搖搖頭。

“冇事,元初人上,你先過去吧...”

“...好吧,既然你這麼說...”

“冇事的...”

她衝我擠出一個笑容,我希望是真的冇事,如果他們真的欺負小白毛,我管他在人馬族中算老幾,我第一個不答應!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