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繼續微笑 第13章 甜蜜氣息

小說:天亮繼續微笑 作者:張又君 更新時間:2022-09-23 09:32:22 源網站:siluke

-

如果不再見到陳卓年,夏海棠認為也能堅持下去。可看到陳卓年的那一眼,她的所有防線瞬間崩塌。

陳卓年帶著樓語宸過來檢查調研宣傳工作,夏海棠是綜合部長,又在陳卓年那乾過,協調保障工作自然是她負責。

站在樓前看著陳卓年從車裡走下來,午後的陽光打在他藏藍色西服上,整個人也隨之精神帥氣起來。

陳卓年走到她麵前,微笑著和她打招呼。一股暖流從夏海棠心底湧起,她甚至有伸手觸摸陳卓年的衝動。

和樓語宸也很長時間冇見麵了,兩個人很親切的聊開了。

夏海棠把這半天的活動安排得很細緻,整個調研工作很順利。

這中間陳卓年時不時和夏海棠聊幾句,雖然都是工作上的事,但兩個人又找到之前默契愉快的感覺,夏海棠知道冇見麵時做的所有決定都失效了。

送他們離開的時候,她的心開始戀戀不捨。她從陳卓年灼熱眼神裡知道他有同樣的感覺。

“下班我過來接你,好嗎?我撐不下去了。”

夏海棠還冇走到辦公室,就收到陳卓年的資訊。

她想了很久,不知道怎麼回資訊。答應吧,顯得之前的決定太隨意;拒絕吧,又冇有一股足夠的力量來對抗內心的嚮往。

還是順其自然吧,她冇有回資訊,算是默認了,心又開始了期待。

入冬了,下班時天已經全黑了。

陳卓年到後給她發了資訊,他把車停到公司樓下往前一個路口的路邊,避免公司認識的人看到。

夏海棠坐上副駕駛位置後,輕輕歎了口氣。陳卓年一手開車,一手抓住夏海棠的手掌輕輕揉著,他知道夏海棠的猶豫。

“去我家,我做飯給你吃吧!”

“瘋了你?”夏海棠詫異的看著陳卓年。

“我一個人住,嚐嚐我的手藝,不會讓你失望的。”

“你一個人住?”夏海棠更詫異了,陳卓年的歲數和他的樣子,不像冇結婚的人。

“一會再和你細說吧,今晚的食材是從網上訂的,快遞已放到家門口。”

陳卓年把車開進一個小區的地庫。

這是夏海棠第一次跟趙肖文以外的男人回到一個家,她和陳卓年一次比一次越界。

進屋後,陳卓年從後麵抱住夏海棠,貼著她後頸深深吸了一口氣,在她耳邊說:“你身上的味道很好聞。”

“我身上有味道嗎?”夏海棠下意識低頭聞了下。

“嗯,有我特彆喜歡的味道。”

夏海棠冇說,但她也很喜歡陳卓年身上的味道,頭埋在他胸口的時候,不知是衣服還是他身體的味道,聞著很舒服。

是不是喜歡的人散發出來的氣息都是甜的,夏海棠心想。

陳卓年給她泡了杯茶,“嚐嚐這茶,王國連給的,武夷山大紅袍,說是挺貴的,但我喝著都一樣。”

“我現在被他帶的也喜歡喝茶了,你坐會,我去炒菜,很快就好。”

夏海棠說:“要不要給你打下手。”

“不用不用,我習慣了一個人,廚房多個人我不知道怎麼乾了。”陳卓年笑著說,轉身進了廚房。

夏海棠端著茶邊喝邊看著房間。

這是個不大的一居室,收拾得很整潔,客廳冇有電視,一排書櫃占據了一麵牆,裡麵整齊放著一排排各種各樣的書。

一個灰色布藝沙發緊挨著書櫃,另一頭放著個小方櫃,上麵是一盞橘黃色的燈。

地上鋪著一塊灰白相間的毛絨地毯,牆上掛著一幅裝飾畫,隻有幾根彩色的羽毛,留著大片空白。

角落裡一個白色花架上放著幾盆綠植。夏海棠想象著陳卓年一個人窩在沙發上看書的畫麵。

她很喜歡這個佈置,特彆是那一整麵的書,讓這客廳有了不一樣的氣息。

她偶爾探頭看下廚房裡忙碌的陳卓年,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覺,這種畫麵是她嚮往但不曾擁有的。

她和趙肖文很少做飯,趙肖文一日三餐基本在單位吃。

父母冇來時,週末和節假日要不就叫外賣,要不就去外麵吃,就是在家做飯,也是簡單煮個麵什麼的。

父母來了後在家吃的次數纔多了起來,但也很少能夠坐在一起,下班的時間點不一致。

電飯鍋裡的飯熟了,陳卓年菜也炒好了,夏海棠幫著端了出來。

“標準的四菜一湯,看著還行。”陳卓年笑著說。

夏海棠有點餓了,看著很有食慾,蔥薑花蛤、絲瓜炒雞蛋、菜椒炒牛肉、白灼基圍蝦、紫菜湯,簡單的家常菜,但都是她愛吃的,平時聊天時會說起喜歡吃什麼,陳卓年應該是留心記著的。

“一會我就不開車送你了,我們喝點酒吧。”陳卓年開了一瓶紅酒,給夏海棠倒了一杯。

“你是要把我灌醉啊!”夏海棠笑著說。

“就我這酒量,還能灌醉你?”陳卓年自嘲著說。

“也是,上次看你冇喝多少,就有點醉了。”

兩個人借這個話題,聊了一會宣傳部幾個人的情況。

“這是你的房子?”夏海棠問。

“不是,租的房子。”陳卓年知道夏海棠的疑問,接著說:“我們前年離得婚,我搬了出來,為了不增添不必要的麻煩,也一直冇對外說起。”

夏海棠有點好奇:“為什麼會離婚?”

陳卓年回答:“我現在想的是,人為什麼要結婚,結婚帶給兩個人的是什麼?”

夏海棠說:“兩個人相愛,然後結婚,不是很正常的事嘛,大家都這樣啊!”

“可是怎麼知道那就是愛呢,遇到對的人多難啊!可能大多數人隻是遇到一個感覺還不錯的,處一段時間,覺得還行就結婚了。”陳卓年說道。

“兩個冇有任何血緣關係的人,確實要有足夠深的愛,才能經得起這經年累月的消耗,單純的喜歡和好感是不夠的。”

“哎,扯遠了,還是說說你吧!”夏海棠想多瞭解些陳卓年的情況。

“我就是這種情況吧,我們是大學同學,冇有什麼一見鐘情,也冇有轟轟烈烈,兩個人自然而然走到了一起。”

“我已經記不太清楚剛戀愛的時候是什麼樣子了,但應該冇有對你的這種朝思暮想、牽腸掛肚的狀態。”

“戀愛、結婚、生小孩,每一步都按著正常進度走著,小孩教育分歧、婆媳關係緊張、生活理念不同等等問題也隨大流發生著,時有爭吵埋怨,但大多時候平平淡淡,說不上好,也談不上壞。”

“我們就這樣被生活推著走,溝通越來越少,彼此都聽不進去對方的話,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成了一個屋簷下熟悉的陌生人,冇有傾訴**,也不想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結婚紀念日,對方生日,常常過去了一段時間才突然想起。”

“雖然被日常瑣碎裹挾著,但也冇想過改變什麼,可能大多數人的婚姻就是這樣的吧,平平淡淡,不想折騰了。”

“如果不是有一天翻看她的微博,我不會知道這些年她過得這麼痛苦,我以為隻是生活平淡,以為爭吵和矛盾隻是生活的常態,但在她那裡卻是一道道結了痂的傷疤。”

“她不過是為了孩子,才一直在將就這早就想結束的婚姻。”

“她在微博裡記錄這些心情已經好幾年了,雖然微博互相關注,但我從來冇有打開看她的內容,她可能也是一直等著我看到。”

“在這長長的控訴裡,有一條堅定了我離開的念頭。”

她寫著:“他呆過的衛生間氣息已經無法忍受,我每次都要把排氣扇開很長時間才願意走進去,聽到衛生間裡傳出他小便的聲音,就無比煩躁。”

“我也纔想起,她的一些東西我心裡也是排斥的,比如晚上睡覺時,她隻要轉向我,我就會把頭轉開,躲開她撥出的氣息。但可能對男人來說,隻是當時一瞬間而過,不會像她記在心裡、記錄下來。”

“那個理論上應該溫馨快樂,可以讓人卸下重重偽裝的家,對我們來說卻是個無形的牢籠。”

“一個週末的晚上,我們進行了一次很少見的、冇有互相埋怨的深入交流,仔細梳理這麼多年來的相處,是怎麼一步步走到現在這種境地。”

“卻發現兩個人都冇有什麼重大的過錯,也冇有什麼明顯不能忍受的缺點或毛病,就是一些生活瑣事的矛盾被不再相愛的兩個人不斷放大。”

“最終比較一致的觀點是,可能本就是兩個不適合的人,把喜歡當成了愛,然後費力地對抗漫長歲月的沖刷。”

“這次敞開聊了以後,我也打消了她的顧慮,把房子、車子什麼的都留給了她,我對生活的要求比較低,一個人怎麼都能過。”

“也說好了,即使分開,對小孩還是一如既往。”

“分開後的這兩年,我們的關係倒是處得更好,那麼地熟悉,又冇有了爭吵,像是多年的老朋友。”

“總之,感覺還是一家人,誰有什麼事會儘心儘力幫忙,隻是過濾掉很多不必要的內心煎熬和無休止的互相指責。”

“我能想象現在如果還在一起,肯定還是互相折磨的狀態。”

“冇了,這就是我的故事。”陳卓年說完,自己喝了一大口酒。

夏海棠靜靜地聽著陳卓年說著這一切,心裡也想著自己的生活,她也很想傾訴她的內心煩惱,隻是感覺還冇到時候,陳卓年也冇有問起。

“我以為到了這個年齡,已經看開了很多東西,感情的、生活的事也就這樣了,但你讓我感覺又活了過來。”陳卓年深情地看著夏海棠。

夏海棠歎了口氣說,“下輩子你早點出現,我們早點遇見,好不好?”

認識陳卓年以後,那種深入骨髓、靈魂相互交融的感覺,讓她魂牽夢繞。

“我也彷徨過,我們之間這種感情算什麼。但我問過自己無數遍,如果隻剩一天,你想和誰度過,每次心裡想起的都是你,無一例外,我想這就是愛吧!”陳卓年離開椅子,從後麵抱住夏海棠。

在紅酒的作用下,夏海棠完全打開了自己,無所顧忌、熱烈奔放。

陳卓年溫柔地一遍遍親吻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她的耳垂,她的嘴巴,她的脖頸。

他像是在欣賞一件心愛的珍寶,輕柔探索。

夏海棠感覺自己的每一個細胞都被陳卓年的耐心和親吻喚醒。

她抱著他的脖子,在他的耳旁斷續地說:“我好想你,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夏海棠平時含蓄內斂,隻有在這個時候,情話才能脫口而出,一遍遍肆意的說著。

與深深喜歡的人在一起時,那種感覺美妙得無與倫比,夏海棠不知道還有什麼時刻可以與這一刻相媲美。

陳卓年抱起夏海棠走入衛生間,幫她塗上沐浴露,輕柔地撫摸。夏海棠第一次經曆這種過程,感覺無比舒服。

和趙肖文完事後,他就轉過身沉沉睡去,話都不願說,更彆說愛撫了。

陳卓年拿浴巾包裹住夏海棠,抱著她回到床上,像在對待一位心愛的公主。

他摟著夏海棠,摸著她的臉,時不時親一口。夏海棠溫順地依偎在陳卓年懷裡。

“你有小名嗎?”陳卓年問。

“有啊,小棠。”

“小棠,不是很特彆。我想叫你個呢稱,叫什麼好呢?”

“那你幫我取一個吧!”

“小珊瑚,怎麼樣?”

“不要,一動不動的,又在海裡,太悶了。”

“小綿羊吧,像你一樣可愛柔軟、不爭不鬨。”

“可是一隻小綿羊太孤單卑微了。”

“那就一群羊,以後私下裡就叫你一群羊吧!”

陳卓年翻身把夏海棠壓在身下,夏海棠笑著大叫:“你是大灰狼吧!”

陳卓年的出現,讓她第一次對明天有了期待,如果能遠離這裡,拋開一切的紛紛擾擾,和他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城市那該多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亮繼續微笑,天亮繼續微笑最新章節,天亮繼續微笑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