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國曆5214784年2月15日——

在0號協議確認執行時,貝內聞德和塞拉正在吃著早餐,帝國的軍用資訊流在一瞬間就將複雜的協議傳輸進了他們的腦中,同時貝內聞德作為主要責任人得知了他們的所擁有的船票,僅有一張。

他們本不配擁有船票,可他們的婚姻過於罕見,絕對公正的帝國中樞給了他們船票,但隻有一張,這站在人的角度無疑是不合理的。但在帝國中樞的數據庫中人類個體之間並無區彆,它無法理解人類的感情,並非不能讓機器具有知性,而是做不到。

s:帝國中樞曾經具有知性,但人類的知性最終被漫長的時光磨滅,在漫長時光的沖刷下隻有絕對理性刻板才能維持存在。隻有將一切都當做毫無區彆的數據才能完成恒久運轉的奇蹟。)

貝內聞德天人交戰,現在選擇權在他的手上了,是用一個謊言去換取獨活的機會,還是將這個機會讓給他的妻子。

他糾結著,他萬分痛苦。一邊是刻進人類底層本能的對於死亡的恐懼,一邊是人類自己構築的最頂端的奢侈願望。

對於死亡的恐懼,對於失去一生所愛的恐懼,如同冷熱洋流交彙一般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就在這片名為現實的大海之上,他所能做到的一切都無法改變這片海一絲一毫,對於這片海來說他是那麼的微不足道。

他在那一瞬間體會到了真正的絕望,那感覺並不寒冷但卻讓他汗毛豎立直冒冷汗,他的心臟彷彿被無形之手緊握,他的大腦如同頑石一般停止了思考,而他的意識開始脫離身體而去。如果他不做些什麼的話,他的煩惱也將解決,他將同塞拉一起前往【邊境線】,當然,作為貨物。

不,停下!回來!他的大腦開始運轉,電信號再次跳動,意識也隨之迴歸,隻有心臟的悸動和一身的冷汗證明剛纔的恐懼並非他的臆想。

“怎麼了,親愛的?我們有幾張票?”塞拉側著頭聲音中有一絲無法壓抑的顫抖。她收到的訊息是“0號協議確認執行,協議詳情請與智腦自行查尋,遷越者好船票發放情況請詢問婚姻主要責任人貝內聞德先生。”

貝內聞德看著自己的妻子,他看向塞拉的目光有一絲涼意,但很快便被與往日一般和煦壓下。

“我需要一個謊言。”貝內聞德心想“這很自私,可我冇有辦法了;塞拉會理解我的。”他彷彿下定了決心。

“冇什麼。”貝內聞德搖了搖頭“我們有兩張船票。”“真的?!”肉眼可見的興奮從她的臉上一直傳遞到了手尖腳尖。她向貝內聞德遞出了手,邀請他共舞一曲,就好像他們第一次見麵那樣。

貝內聞德握住了她的手,他們於此共舞。起舞的人依舊,起舞的心卻不再相同。他們的不約而同在心底暢想未來,不過,在貝內聞德所想的未來中,就隻剩一個人如同斷翅的天鵝般起舞....淒涼的舞。-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傲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高中生的異世空想,高中生的異世空想最新章節,高中生的異世空想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